【健康美丽/昕博】on the air 21

去码下一章喽~

长宁:

特约评论员科x主播龙、摄像昕x军官博

   warning:1.本文是与        @仓鼠国的兔子君    的联文,一人一章,獒龙昕博,不拆不逆,有大量bug出没,可能ooc,请见谅。    

2.圈地自萌,勿上升真人,勿转出lof。欢迎提意见和讨论,不接受批评和指责。  

3.O.T.A是本文的tag,可以直接戳进去看前文。

      

方博确实对许昕恢复了原来的态度。平和又自然,就像他们真的是多年的好兄弟。

      
      

就像他们,从未有过十年前的那场荒谬滑稽的闹剧,也从未有过那十年的天各一方。

      
      

可到底还是曾有过的。
他们默契的把那些事列为禁忌的话题,不约而同的不去触及,话语间亲切又疏离。

      
      

可有哪有真正的多年的兄弟,言语间没有对以往青春年少鲜衣怒马的怀念,也没有对以后生活的计划和憧憬呢。

      
      

然而许昕已经很满足了。
他对自己说,人要学会知足。
能再见到他,能做朋友,已经是上天的恩赐了。
还要怎样呢。已经很好了。

      
      

忘记过去,也不敢奢求未来。

      
      

现在这样,已经很好了,不是吗。

      
      

可许昕心里也清楚,自己这样子,
好听一点,叫做活在当下。
实际上,不过是勉力维持的镜花水月罢了。

      
      

又能怎么办呢?
镜花水月,也是愿意的啊。

      
      

许昕带着满满的欣喜和小心翼翼继续他的摄像工作,每天最期待的就是张继科得到来能够让他旁敲侧击的打听打听方小博的状况。
张继科也由着他去,许昕开口问了他就提上两句。
终于,这两人心照不宣地维持了一个看似平静的状态。


      
      

可张继科马龙就不一样了,他们,大概谁也不是面对问题能够拖延和逃避的人吧。

      
      

巨大又疲惫的地球无声无息的把越来越长的黑夜留给了北半球的人们。
可是在那些昏暗的夜幕下,在北半球的冗长的叹息中,依然有着有无数的情侣在街头拥抱,在湖边亲吻。

      
      

马龙一如既往地坐在张继科的车里,看着掠过车窗的形形色色的景色。
SUV缓缓的滑到了小区楼下,停在了楼宇门前。
马龙终于开口。

      
      

“张继科。”
“我们……都别闹了。”
“别闹了,好不好。”

      
      

张继科按在方向盘上的手微微颤抖。声音沙哑。
“你……什么意思?”

      
      

“我们已经二十八了,继科儿。”马龙转头,直视着他的眼睛,“年纪不小了……我早就不像年轻的时候,有时间和精力和你较劲,用尽全身力气只为和你争一口气了……我,大概没有那个心力了……太累了……”

      
      

张继科嗓音泄露了他并不是很稳定的情绪,微皱的眉难掩紧张,像是法庭上等待最后的审判的犯人:“那你……想要怎样?”

      
      

“张继科,我们最后打一次赌吧。”马龙笑起来,“谁赢了,谁说了算。好吗?”

      
      

“……赌些什么?”

      
      

“美国大选。”马龙笑起来,眉眼弯弯,依稀和张继科记忆里十六岁的他重叠起来。

      
      

窄小的广播室,明亮的教室,温馨的面馆……
还有那个昏黄灯光映射下的幽暗狭长的巷子。

      
      

时间泽被万物,可到底还是偏爱着一些人的吧。
尤其偏爱这个和十六岁那年一样,却又有着哪里不同的少年。

      
      

没错,少年。
一直是少年。

      
      

“你想赌谁?”
“特朗普。抱歉啦,我选您老人家看好的特朗普。”马龙笑的狡黠,眼里亮亮的闪着光。

      
      

“你怎么知道我看好特朗普?”张继科挑眉,“最近没少关注我啊……”
“我只是……探究一下最近评论员同志状态变化的原因,”马龙正色道,“以免影响节目时的配合。”
张继科笑了笑,装作没看到夜色里马龙发红的耳尖。

      
      

许昕莫名的感受到了自家师兄最近的好心情,加上自己勉强算得上是得偿所愿,每天哼着歌努力工作奋发图强,心情好的一塌糊涂。
丝毫不知在通往自己思念多年的人的路上,前方还有着一只凶神恶煞的拦路猛虎,一道悬崖峭壁天堑深渊,等着他。

      
      

彻底搅乱了他勉力维持的自欺欺人的现状。

      
      

十月底,研究所迎来了一个方博期待已久的客人。
邱贻可。
方小博同志当年的新兵连连长。兼干叔叔。

      
      

方小博接了电话,顾不上旁边刚进门找他的许昕,就赶忙到研究所门口接见邱叔的大驾。
邱贻可一把把他拽到怀里可劲的揉了揉头发,“大zier,想叔叔没有!”
“诶呦诶呦,叔您轻点!”方小博捂着头把自己解救出来,嬉皮笑脸的道,“哪能不想呢!天天想呢!”
“瓜娃子,亏你还有点良心!”邱贻可大手拍了拍方博的后背,开始询问近况,“最近混的咋样啊,在这呆着有没有人欺负你?陈玘那磕巴咋样?老久没看到他了……”
两人在门口寒暄了近五分钟,邱贻可才注意到跟着方博跑出来站在一旁的许昕,拍了下方博,“zier,这是你朋友?把人扔在旁边半天了,不介绍一下?”
“啊……叔,这是我朋友……”方博像是突然想起了什么,立刻改口,“呃……大蟒。”
“果然是朋友啊,”邱叔爽朗的笑起来,伸出手和他握了一下,“抱歉啊,我和方博有一阵子没见,太激动了,没照顾到你,不好意思啊。”
许昕赶忙摆摆手,有些手足无措,“没事没事,我不介意的……”
“zier你也快下班了吧?”邱贻可得到了方博点头的回应,转头看向许昕,“大家都是朋友,走,我请客晚上喝一顿。”
“那能让您请呢,叔您好不容易来一回,我请我请……”

      
      

一个小酒馆的包间里,三人端起啤酒一人干了一杯后,才开始热热闹闹的聊起来。
方博开口问到:“叔,听说你已经升营长了,啥时候回来的?探亲假啊?”
“恩,探亲假。回来看看老婆闺女……前天刚回来,这不想起来你也跟着张继科那小子调到这来了么,就来看看。张继科那小子今天没看到,混的咋样了?听说还把陈玘的工作给抢了?这小子干得漂亮啊!”
“科哥现在混的好呢,参加评论节目一群群的小姑娘迷他迷的不要不要的……”,方博笑着交代近况,“许……大蟒就是他们节目的摄像,之前我们还去了一次叙利亚交战区,就他跟着去的。”
“挺厉害啊你小子!”邱叔惊讶的看了他一眼,“没看出来有这胆量啊……不错不错。”端起酒杯示意他来一杯。
许昕连忙跟着端起酒杯,摇摇头,“没什么没什么……都是小事情,不值得说的。”
两人一杯酒下肚,关系肉眼可见的拉近了许多。邱贻可拍着许昕的肩膀,笑着问方博,“zier,这小子不错啊,你俩在电视台认识的?认识多久了?”
方博还没来得及搭话,许昕就说到,“没有,我和方博以前就认识了,我和他是高中同学。”

      
      

许昕没注意到方博脸上一瞬间的慌乱,可邱贻可看到了。

      
      

气氛突然沉重了起来。
邱贻可缓缓把搭在许昕肩膀上的手拿下来,表情也沉了下去,又打量了许昕一遍,“小子,你……”
刚开口,就被方博打断了。
“叔……”

      
      

“你别说话。”邱贻可抬眼扫了扫方博。
“……”

      
      

“小子,你叫什么?”
“我?……我叫许昕啊。”许昕疑惑的看了看两人。

      
      

方博表情复杂,抬手捂住了脸。

   
评论
热度(84)
  1. 仓鼠国的兔子君仓鼠国的兔子君 转载了此文字  到 张马屯总站
    仓鼠国的兔子君: 去码下一章喽~

© 仓鼠国的兔子君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