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健康美丽/昕博】on the air 23

虐大蟒的事业还继续吗?我有点下不去手了……

长宁:

特约评论员科x主播龙、摄像昕x军官博

warning:1.本文是与  @仓鼠国的兔子君  的联文,一人一章,獒龙昕博,不拆不逆,有大量bug出没,可能ooc,请见谅。

2.圈地自萌,勿上升真人,勿转出lof。欢迎提意见和讨论,不接受批评和指责。

3.O.T.A是本文的tag,可以直接戳进去看前文。

虐大蟒虐的我自己都心疼😂😂😂
大蟒渣到我都看不下去了😂😂😂

重复一遍,一切情节出于剧情需要,勿上升真人!勿上升真人!勿上升真人!ooc我的锅!ooc我的锅!ooc我的锅!
和真人没有关系!

————————————————————————————————————

“表?emmmmm…………”方博挠挠头,试图强行装傻,“叔,啥表啊,你说啥呢?”
“别装!”邱贻可直接一巴掌搂了一下自家侄儿的脑袋,“以为我忘了?!我可没忘!你是不是还留着那个破怀表呢!”
“没有没有!”方博拿出自己爱党爱国爱人民表忠心的劲头,就差立正对天发誓了,“真没有叔,我早就给扔了!不信你找!真没有!”
邱贻可怀疑的扫了他两眼,特意看了看他脖子,确认没有系着东西,“真扔了?”
“绝对扔了!”
“你小子……别让我发现你骗我。”邱贻可总算是放过了这话题。
“肯定不会,肯定不会!叔你再吃点,别浪费。”方博推着邱贻可坐会位置上。
呼……放单位抽屉果然是正确的选择……

说起来,这怀表还有点故事……

大概在……高二的时候吧,许昕当时的第已经数不清多少任的红颜知己要过生日,还是十八岁成人礼,央着许昕送她礼物,还要情侣款。许昕嫌这些女孩子无聊又矫情得紧,懒得应付这些费心力的事情,可又惦记着人家长的漂亮,才处了两周不想这么早就分手,没办法只好拉来方博,让他想想该买什么礼物。
方博侦查完各家店铺的状况,带着许昕上街挑选。

“戒指不行,搞得像结婚似的……我又不是真能和她处长了……”

“项链?不要。她要情侣款的,我一个大男人戴什么项链!手链也不要!”

“胸针?那是什么玩意?哦……这也太简单了,这么便宜,她又得说我糊弄她了,不行不行……”

“情侣衫?什么啊,也太没创意了……而且还这么难看,我都不好意思穿……这个鞋也不行,看着穿着就不能舒服……”

“水杯?我的天方小博这个图案多土啊!你怎么看得上!而且买了也没有用我也不用水杯啊……”

“手表?这个还行……可我平时不带手表啊,不舒服,没这习惯……算了算了……”

方博无奈了,“你到底要什么啊,都大半天了,就挑一个呗!怎么哪个都看不上啊!这么认真干什么,你不是不打算和人家……”

“不行,这是两码事,只是玩玩归只是玩玩,可我许昕拿出去的东西,必须是最好的最有创意的最有特色的!”

神经病。要是十年后的方博在肯定会这么评价。

可没办法,这时候的方小博还没修炼到那个看破红尘层次,只好一边习惯性的无视自己隐隐疼痛的内心一边继续任劳任怨仔仔细细的帮他寻找合适的礼物。

“诶,许昕,你看这个怎么样?”方博拉过旁边心不在焉根本没注意商品的许昕,指着摊位上一对做工精致花纹繁复的怀表。
“怀表?这个不错……”许昕拿起摊位上的那对怀表,打开表盖来回看了看,“看上去还不错啊,老板,多少钱?”
老板热情的推销着自己的产品,“这对怀表要五十,小伙子你别看他贵啊,质量好着呢,电池禁得起用,能用好几年呢,而且那表壳表链都是铜制的,结实着呢,不容易坏,摔到了也不容易留痕迹不好看,可实用呢。”
“也不知道你说的是真是假……行吧,就它了。”

秒针哒哒哒哒的转着,代表着时间的流逝。
那时的许昕和方博谁也不知道,老板说的确实是真话。
后来他们就知道了,因为,他们各自用了十年的时间,亲身证明了,这个表,质量是真的很好。
好到方博的“等它坏了就把它扔掉”的心思,一直也没有机会付诸行动。

你们问后来它怎么又变成方博的了?
很简单啊,没等那个红颜知己过生日呢,许昕就跟她掰了另结新欢了,买的生日礼物自然就没有用处了。到再后来在他收拾杂物的时候看到了,看方博想要,就随手送给方博了。

“方小褶,你喜欢这个啊?那就送你好了,反正我留在这也没用……”
“不用不用…………我……我要两个也没有用……你……你送给我一个就好,另一个……另一个……你就……就……自己留着吧……”
“那也行,那这个给我,也算是咱俩这么多年……呃……兄弟感情的见证,对吧!哈哈哈……”许昕笑着拍方博的肩膀,没有注意到方博复杂的表情。

其实这么看起来许昕也没什么错,毕竟他也不知道方博的心思。而正常的发小,不都是这样的吗。

可糟糕的是,并不是这样的。

许昕心里清楚,自己知道方博的那些心思。
方博心里也清楚,许昕知道自己的心思。

许昕更知道,方博知道自己知道他的心思。

可许昕不说。

许昕装作不知道的样子,仗着方博不会捅破那层窗户纸,借着朋友和发小的名义,占着人家心里情人的位置,享受着本属于伴侣的权利,消费着本应给予爱人的感情。
与此同时,还搂着另一个人。
准确的说,是另一群。

可是,谁让方博愿意呢。

方博后来也对自己说,怪不得别人,谁叫你自己,愿意呢。

直到一段时间以后,许昕翻箱倒柜地从床下积满灰尘的角落翻出自己不知道什么时候掉到那里的怀表时,用颤抖的手指的把它擦拭干净时,痛哭流涕地把它系到脖子上时,才明白,
是自己,愚昧且傲慢,蠢笨又无知,错过了最好,最好的那个人。

许昕方博这边怎么看都像是没有未来了,可张继科马龙这边倒是前景甚好一帆风顺。

张继科一反常态地老早就到了电视台,看样子还是特意打扮了一下,一身西装没有一个褶皱,皮鞋擦的锃亮,头发用发胶做了个造型,甚至离得近些还能闻到古龙水的味道。
进了电视台,竟隐隐约约地带上了些紧张的情绪。一身帅气的行头加上天生含情桃花眼,不经意间让路过的小姑娘们脸红心跳。可本人竟是一点也没意识到,把那些纷纷回头注视他的小姑娘们抛在身后,匆匆就搭上电梯奔着马龙的办公室去了。
徒留一群小姑娘望着他的背影嘁嘁喳喳议论起来。

张继科一进马龙的办公室,就开始不自觉的散发荷尔蒙,板着脸坐在沙发上看资料,一脸正直地拗造型,强行自然不造作的耍帅。

刘台长刚好路过,隔着玻璃墙打量了一下张继科,轻笑,“像个开屏的花孔雀似的。”

当晚节目准备的时候,苏苏拎着化妆箱进了化妆室,一看见张继科就挑眉笑到:“哟,今天真帅啊!不用化了,已经挺好了,准备节目去吧!”


评论(5)
热度(101)
  1. 仓鼠国的兔子君仓鼠国的兔子君 转载了此文字  到 张马屯总站
    仓鼠国的兔子君: 虐大蟒的事业还继续吗?我有点下不去手了……

© 仓鼠国的兔子君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