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健康美丽/昕博】on the air 24

特约评论员科x主播龙、摄像昕x军官博

warning:1.本文是与 @长宁 的联文,一人一章,獒龙昕博,不拆不逆,有大量bug出没,可能ooc,请见谅。

2.圈地自萌,勿上升真人,勿转出lof。欢迎提意见和讨论,不接受批评和指责。

3.O.T.A是本文的tag,可以直接戳进去看前文。

 

林高远收拾好晚上的稿子去吃饭,打领导办公室外路过,从半开的门一眼瞥见闫安在里头挨训,那两道粗海苔眉蹙得死紧,几乎要拧成了团,便故意停住脚步,吐舌头扮鬼脸地逗他。

闫安气呼呼地做了个“去死”的口型,又恭顺地低下头去继续受教育。

林高远笑得正欢,冷不防秦志戬寒着脸出现在门口,给他唬了个半死,掉转头一溜烟跑走了,门也在他身背后“嘭”的一声摔上了。

眼看直播就要开始,闫安才带着满身戾气火急火燎赶过来,把头往机器前一埋谁也不理。林高远见状不由得好奇,又不敢直接问,便去捅一旁的苏苏:“他怎么啦?”

苏苏凑到他耳边小声说:“下午的《新闻在线》节目里出了个播报事故,他一分神在放报道片的时候把画面切回了演播室,好在那个时间段看电视的人少,估计没几个注意到的。老秦发了好大的火,骂了他将近一小时了吧。这还不算厉害的,”说着冲另一边努努嘴,“你看那位,也没见哪个领导说他,今儿一整天死样活气的。”

林高远顺着她指点的方向瞧过去,就看到了摄像机后颓丧到生无可恋的许昕。

“不过演播室里的两位……”苏苏又道,“我是不是看到了满屋的粉红爱心泡泡?”

林高远白了她一眼:“快把你那副腐女嘴脸收起来,我龙哥不玩儿这个。”

“你确定?”

“我当然确……哎?”

这俩人是怎么回事?平时明明是火药味十足的啊,现在同处一室气氛不光和谐甚至还可以说有点小暧昧?

林高远愣神的工夫,马龙已经讲完了开场白,微笑着将温情的目光投向身旁的张继科:“张先生,你怎么看?”

张继科眯起桃花眼,开始了他的长篇大论。

“我很遗憾,我想我们可能很快就能看到朴槿惠总统留给青瓦台的凄美的一塌糊涂的背影了。此前她所做的丢车保帅的行为——紧急更换秘书团成员是绝对满足不了韩国民众的,如今崔顺实已经被逮捕,更多的真相被曝光之后,事态会进一步恶化。顺带一提,韩国的历任总统,除了李明博,就没有一个得到善终的,他杀的、自杀的、蹲监狱的,不一而足,这也是韩国政体本身的一个尴尬之处。”

“作为一个地域狭小、资源匮乏的小国,想要立足于世界,只有发展经济这一条路可走,由于它们的这一天然劣势,中小型企业无论是竞争力还是对经济的拉动作用都是极其有限的。很简单的一个道理,试想,如果欧美的大型企业进驻,中小企业根本无力与之抗衡。所以朴女士的父亲前总统朴正熙当年之所以能创造出‘汉江奇迹’,财阀功不可没。三星、LG、乐天,我相信大家都听说过吧,只有这样的大企业、大财团在世界上才有竞争力,对吧?但是这里有一个陷阱出现了,像三星这样的企业如果突然出了什么问题,比如破产,那么将对整个韩国造成毁灭性打击,别的不说,最直接的一点,有多少人要失业?这足以让韩国社会面临崩盘的危险。所以你是韩国总统的话,你敢随便动这些财阀吗?”

“况且,韩国的大选模式基本是照搬美国的,总统候选人要竞选,就跟美国一样,是需要大量的政治资金的。找谁要?谁出得起?只有找财阀吧?可是人家财阀也不傻啊,你要钱我就白给你啊?凭什么?我不得要点儿报酬吗?你当选之后得给我政治上的好处才行啊,对吧,所以历任韩国总统和财阀们之间这些钱权交易也就不难理解了。此次事件中牵扯到三星大公子李在镕的部分,说白了大概就是朴女士和他通过崔顺实及其所组建的财团完成的利益交易而已。”

“更为严重的是,朴槿惠总统本身甚至已经被她的亲信们架空了。有过她那种遭遇,早早失去父母,一夜之间被全国人背叛孤立,是很难去相信别人的,也就难以和旁人相处。她自己也说,几乎无法同国民好好交流,那又如何能知道国民的想法和需求,从而制定出对应的大政方针来呢?她自上台以来制定的一系列政策,包括对‘岁月号’事件的应对措施,至少在我看来是挺一言难尽的。不得不说,崔顺实一家在朴槿惠总统早年最困难的时候也没有离开她,这是非常难能可贵也非常令人感动的,也难怪朴槿惠总统会如此信任他们、依赖他们。当她同旁人无法沟通、不知如何是好的时候,也只能寻求他们的帮助。然而在这种情况下,她如何组建她的团队,如何工作?连演讲稿都要由崔顺实来帮忙修改的话,她的幕僚、她任用的官员,比如大家应该有印象,2013年爆出性丑闻的发言人尹昶重,是不是崔顺实替她选定的?那么对韩国民众来说,这样一位总统,她究竟能做什么?她不就是一个傀儡吗?她怎么可能把国家管理好?要她有什么用?”

“坦白地讲,我很同情朴槿惠总统。身世坎坷,命运多舛,年逾六旬仍然孑然一身,她实在是吃了太多苦。仅剩的两个亲人都和她不太亲近,如今连她最好的朋友也做了伤害她的事。我相信大多数人也像我一样,不愿意把她想象成太坏的人。事情真相尚未明晰,也不能排除崔顺实所为她完全不知情的可能性,但将如此大的权柄授予其亲信,本身就是错误的。希望在之后的人生中,她能碰到一个真正待她好的人吧。”

“哇,科哥好厉害。”林高远听得入神,边说边往嘴里塞海苔。

“是啊。”沉默了许久的闫安切好镜头,轻轻“啧”了声:“怪不得小姑娘们都迷他,他是有点个人魅力啊。”

王励勤扫他俩一眼,道:“那你俩就好好学着点,也让你们秦老师省点心,工作的时候一个个蔫得像草,八卦的时候没你俩精神的。”

啊,也只有张先生这么优秀的人才配得上马前辈吧,我还是完全不行呢。石川佳纯暗想,心里一难过,连保持身材的大计也不管了,忧伤地吞掉了一整条巧克力。

“有些女孩子特别喜欢韩国,做梦都想去韩国。我在这里想提醒那些哈韩的姑娘们,回归现实吧,韩剧里都是骗人的。真正的韩国,物价高的离谱,新鲜的肉、菜、水果都贵,泡菜一类的腌制食品吃多了会致癌的——啊,我好像忽然明白了韩剧里为什么会有那么多得白血病的女主角了。啊,忘了讲了,韩国还有不少邪教组织,崔顺实的父亲崔太敏、‘岁月号’所属船务公司的会长俞炳彦都是邪教组织的首脑,还有著名的‘五大洋’案件……”

还没结束吗?耍帅也要有个限度吧?被失恋困扰的许昕从摄像机后探出头来,愤愤地望向张继科,真想举火把烧了这个情场得意的家伙!

TBC

评论(14)
热度(89)
  1. 仓鼠国的兔子君仓鼠国的兔子君 转载了此文字  到 张马屯总站
    仓鼠国的兔子君:

© 仓鼠国的兔子君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