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健康美丽/昕博】on the air 25

又该我啦~

长宁:

特约评论员科x主播龙、摄像昕x军官博

warning:1.本文是与   @仓鼠国的兔子君 的联文,一人一章,獒龙昕博,不拆不逆,有大量bug出没,可能ooc,请见谅。

2.圈地自萌,勿上升真人,勿转出lof。欢迎提意见和讨论,不接受批评和指责。

3.O.T.A是本文的tag,可以直接戳进去看前文。

很抱歉才更新啊~

————————————————————

节目做完,张继科和马龙依然散发着谜一样的的恋爱味,虽然客客气气但就是让人看着有秀恩爱的重大嫌疑。
许昕推开办公室的门,看到马龙还在伏案备注资料,张继科窝在一边的沙发里玩手机。
“师兄,还不走啊?”许昕到座位上收拾起了东西。
“我还得过一会儿的,不着急。你先走吧,不用管我。”马龙头也没抬的回到。
“好啊那我先走啦,走的时候想着闭灯啊。”
“好,知道啦。”
许昕揣起手机拎起椅背上的大衣。

张继科抬头瞟了一眼,刚好看到许昕穿上大衣之后伸手翻了翻领子,领口有什么东西落了出来,便随口一问:“诶许昕,你这戴得什么啊?十字架吗,这链子还挺好看的。”
许昕身体僵了一下,又想起了方博当年闪着笑意的眼睛,支支吾吾的道,“就……就一个怀表,也不是什么……名贵的牌子。”
“怀表?挺少见的啊,借我看看呗。”
许昕踌躇了一下,还是抬手摘下了怀表,轻轻地放在了张继科手里。
“你这家伙,我又不是不还你……”张继科仔细的看了看表上的花纹,随口一句“这怀表挺眼熟的啊,我好像在哪见过?”
“在哪见过?”许昕挑了挑眉。
张继科眨了眨眼,想了想,“好像……是在大博儿的抽屉里吧。”
许昕一下子懵了,像被是定在了原地。
方……方博?
站了许久后,抿了抿唇,一把拽过张继科手里的怀表推门离开。

许昕焦躁地在停车场踱来踱去。
刚刚他一冲动就想直接跑到研究所去找方博问个明白。跑到车子边,才冷静了些,认真地思考了一下。

方博……他还留着那快怀表。
那是不是……是不是代表着……他还喜欢……还喜欢着自己?
如果他不喜欢了,完全没有必要留着它,对不对?自己那么对他,那样浪费他的情意,辜负他的真心,他早就该把那个怀表扔到不知道哪个垃圾堆里了,对吧?
所以,方博,还喜欢自己,对吧?

简直再没有什么事情比这件事还能让人感觉开心了。

天知道自己在听到张继科那句话的时候是什么感受。
像一个被救赎的罪人,重获自由的囚犯。
激动又兴奋,愧疚又难过,劫后余生,失而复得。
如闻天籁。

可那又能怎样呢。
秋日晚间徐徐的凉风就是那盆兜头破过来的凉水,让他冷静了下来。
就算方博还喜欢自己。又能怎么样呢。
他们两个人都清楚,回不去了。早就回不去了。
就算方博还喜欢着他……大概也不会原谅他了吧。
就算是自己,也不会原谅自己这种人渣啊。
那天他听得清清楚楚,方博的老首长对他的印象是多么差,甚至到了咬牙切齿的地步。
方博当时该是抱着多么大的绝望和厌恶讲述了他们俩当年的那些事情,才能让一个与他素未谋面的人对他产生那样的印象。

当然,那也是自己活该。
做了那样的事,活该挨打挨骂。
毁人前途,伤及人心,那不是一句“不是故意的”或者一句“年少轻狂不懂事”就可以抹消掉的。

许昕抬手抹了一把脸,拉开车门发动车子。
到底还是开往了研究所的方向。

他不甘心。

如果他这辈子都没能与方博重逢了,他便认了。那是老天给他的惩罚,他没办法,他必须担着。
如果重新遇到方博,方博再也不喜欢他了,他便认了。那是他自己造的孽,他无能为力,他得受着。

可是,他重新遇到了方博,方博还喜欢着他。
这简直就是上天的恩赐。
不去争一争,他不甘心。
他会后悔一辈子。
他会一辈子错过那个人。

他不原谅,就去求他原谅。一天求不来就一个月,一个月求不来就一年,一年求不来就十年。
便是一辈子都搭在这个人身上又有何妨。

那是他自己欠的债,他必须负责,他得去赎。

许昕把车停在远处的停车场,心知自己进不去大门,便站在研究所门前等着。
研究所大概也倒了下班时间,有人陆陆续续的往外走,路过时顺便打量打量他。
许昕根本不在意那些人投过来的眼神,一心寻找着方博的身影。

“诶,昕哥!”没等到方博,倒是遇到了樊振东周雨两个相携着出了大门,许昕都没有注意到两人,还是樊振东先开口打的招呼。
好歹是一起去过叙利亚战场的人,他们之间的关系一直不错,回了国也没断过联系。
“嗨,小胖。”许昕笑着向他们招招手,“下班了?”
“嗯嗯,”樊振东拉着周雨走到近前,“科哥不是去电视台上节目了嘛?你……”
许昕笑着摆摆手:“没有,我是来找方博的。”
周雨挑了挑眉,开口道:“博哥?博哥今天好像要加班。我刚才过去的时候听他说过会儿再走。”
“啊……这样啊,没事我不急,我多等一会儿就好。”
“博哥不一定什么时候能出来呢,我还是和门卫说一声,让你进去吧,总不能一直在这站着啊,怪冷的。”周雨笑了笑,转头和樊振东说了一句,“你等我一会儿啊,东哥。”
“好,去吧。”樊振东抬手紧了紧周雨脖子上的围巾,圆圆的脸带着笑,可爱的不行。

看着周雨哒哒哒的跑到门卫亭的背影,许昕疑惑的问了一句,“我记得周雨好像是比你大啊?”
“啊,小雨是比我大……”樊振东又笑了起来,挠了挠鼻尖,“就是叫着玩呗。”

“昕哥,我们先走啦!你进去吧。”
许昕看着两个人拉着手离开的背影,心想:现在的年轻人,真会玩。
要是我叫方博一声博哥,他能不能开心点?

许昕轻车熟路地找到方博所在的办公室,只见满屋只剩方博一个人还在加班,神态认真,一看就是投入了眼前的事情。
许昕轻轻地推开房门,可方博到底是当兵的,第一时间就转头看向门口处,眼神锋锐。
一见是许昕,紧绷的身体便放松了下来,惊讶地挑眉开口,“许昕?你怎么来了?怎么进来……”
许昕笑了笑,走到方博桌边:“我来找你,在楼下看到胖儿和小雨了,他们给我带进来的。”
方博点点头,坐在座位上抬头看向许昕,“你有事找我?怎么了?”
许昕靠到方博的办公桌上,长腿交叉,低头组织了一下语言:“就……来问问你点事儿。”
“嗯?”
“……我刚刚听继科说,他在你抽屉里……看到过这个。”许昕伸出了手,露出了一直紧紧握在手心里的怀表。灯光下依稀还能看到怀表上的水渍,想来是从那只正微微颤抖的骨节分明修长白净的手上沾上的汗意。
方博微微低头,看到许昕手里的怀表后一瞬间愣住了。心绪瞬间乱了起来。

许昕看不到低着头的方博的表情,就紧紧的盯着方博的后脑勺。
突然让他想起了高中时代。
自己靠在方博的桌边,和正在低头写练习册的他扯皮聊天。
连方博后脑处的发旋儿还是和好多年前一样。
现在想想,自己当时还真的是很讨厌啊。学习的时候聒噪地在人家耳边巴拉巴拉讲话,如果是自己该早就发脾气了吧。可方博还是一心二用,始终都是耐心的陪他说话,从高一到高三。

就在两人即将要被压抑的沉默淹死的时候,许昕开口了,“博儿?”

“我……”方博抿了抿唇,“我确实还留着这个怀表。不过……我也没什么别的意思啦。你不要误会啊,就是单纯觉得它蛮好看蛮别致的。”

许昕站在原地愣了好久,才焦急又语无伦次地开口,“博儿,当年是我不对,是我不好……可是你说实话好不好,就当我我求你了,你告诉我……你是不是……是不是还……”许昕支支吾吾,怎么都没有那个脸面说出“喜欢”两个字。

方博这时候开口了,低头拉开了自己的抽屉,“抱歉,可能是让你误会了?我是真的没有别的意思的……刚好你今天来了,那这个就给你吧。就当作是物归原主了,刚好还能和你手里这个凑做一对,完完整整的也不错。”
方博从抽屉深处拿出自己的怀表,在手心里摩挲了一下,递到了许昕的面前。

许昕看着眼前的和自己手里情侣款的怀表,一动不动的站在原地。甚至连自己该不该接下来都不知道。

————————————————————————————

东哥和小雨这个称呼是个梗😂因为胖儿也会叫小雨嘛,而且双打夺冠的时候,胖雨拥抱,雨哥那个嘴型明显就是“牛b啊东哥!太牛b了!”😂😂😂
当时我的内心就是现在的年轻人真会玩😂😂😂
并且很想开车了😂东哥小雨什么的😂你们懂的😂

以及,宝贝们,我大学开学且开始军训了(军训要被训疯了,累的想死T_T),时长半个月,一直到十一之前。所以兔子写完下一更之后,这半个月可能更文比较困难了,只能十一更文了,抱歉了~すみません~

评论
热度(82)
  1. 仓鼠国的兔子君仓鼠国的兔子君 转载了此文字  到 张马屯总站
    仓鼠国的兔子君: 又该我啦~

© 仓鼠国的兔子君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