济南爱情故事(四)

*西皮是健康美丽、方昕暗许、夜雨声樊,标题我就不标了,tag我就胡乱打了,都是成年人大家随便点,打自己的tag,让zz去死吧~

*大学校园au,ooc,bug我,私设如山,其实就是个无脑小甜饼。

 

4.千佛山六结义

济南,作为一个过了十点连公交车都没得几辆的城市,广大人民群众的日常就是五六点钟下班回家七八点钟看新闻追剧九十点钟洗漱睡觉,夜生活?不存在的。也就我们的大学校园及外围周边算个例外——烧烤炸串麻辣烫,餐馆超市大排档,如家七天格林豪泰……呃,后半句去掉——依旧热热闹闹,学子们年纪轻轻,哪里肯过中老年人的日子,早一分钟也不肯歇的。

济南的治安,从全省,不,从全国范围上来看也算得上是不错的了。嘛,毕竟在该干坏事的时间,坏人们想找个干坏事的对象都难,即便找到了对象,举头三尺除了神明还有路灯和监控。然而坏人终究是坏人,治安再好的城市里也难保没有那么几个,你瞧,这不就碰上了。

那会儿周雨从鸡蛋灌饼摊前拉来的小胖子樊振东在506连打了三天够级,刚同他们几个混熟。赶上休息日,室长马龙一高兴,走,咱搞个团建吧,于是美团上团了个欢唱券,一行六人欣欣然奔着两站路外的天天向上就去了。正晌午到晚六点,一下午鬼哭狼嚎,不能详述,完事儿又下校门口的小馆子胡吃海喝,边吃边聊,甚至开了瓶啤的,除去小胖外每个人都多多少少喝了点。这一乐呵,再抬头,已经过了十点半,六个人勾肩搭背往回走,嘻嘻哈哈,还不时哼两嗓子歌。

谁也没注意,那几个酒晕子究竟是什么时候从岔路口出来的,眼见当先一个个儿矮些的傻笑着晃晃悠悠往这边逛荡,张继科揽着马龙的脖子把人往怀里带了带试图避开,但没有成功,矮个儿还是直挺挺地撞了过来,碰上张继科支棱在马龙身侧的胳膊,身子一歪坐在了地上。

张继科心中一紧,娘的,碰茬子了。

果不其然,矮个儿反应了两秒钟,一把扽住了马龙的裤腿:“玩儿门儿你撞我干么?”

不及反应,矮个儿的同伙们就骂骂咧咧地纠缠上来。张继科反手把马龙往身后一拨,自己迎到了最前头:“揍什木?”边说边暗暗点了点对方的人数,好家伙,七个。

“揍么?”一个身材壮硕的撸着袖子走到近前,“我想揍你!”

“就恁?白没数了。”张继科冷笑,“跟个真豆包似的,彪子。”昏黄的路灯光打在他的手臂上,映着短袖下面露出的半截纹身,倒给那壮汉唬了一下。

周雨担心动起手来张继科吃亏,忙紧挨着站到了他旁边,那头便有个精瘦的伸手搡他,周雨一挡,反倒把瘦子推一趔趄,瘦子也是个愣的,挥拳就打。

“操你大爷!”周雨可不是吃素的,歪头躲过瘦子的拳头,他左胳膊特别有力气,顺着劲儿扳住那人前臂,右拳连续捣他小腹,瘦子“嗷”的声蜷缩着倒下,壮汉立刻要出手相帮,张继科哪里容得,“我排使你个比样里!”当即同他打作一团。

“哎哎哎哎哎哎有话好好说别动手啊!”许昕这一天玩儿得太嗨,在酒精的作用下,他进入了一种莫名的亢奋状态,正嚷嚷着,冷不防背后有人偷袭勒他脖子。许昕也是个练家子,并不着慌,只见他身形一矮,就势来了个过肩摔,将偷袭者狠狠掼在了地上,“都说了别动手别动手你非是不听!”

506寝室数方博酒量最浅,偏生许昕憋着坏看他出糗,灌了他最多,打餐馆出来整个人都是飘的,全靠许昕扶着才不曾摔倒。现下许昕跑去茬架,他没了倚仗,叫凉风一吹脑子也多少清醒了些,只是看起来软塌塌的没精神,面对威逼过来的混混,他甚至还往后退了几步:“你你你别个来啊,我告你说我我我可冷能打,冷尔立!”混混当他是个好欺负的,谁想到再要往前,竟被他一记扫堂腿踹飞两米,“我我我冷尔立你哪么还不信呢?”

马龙发誓,他一开始是真想给几个人拉开的,如果不是扽他裤腿的矮个儿恶狠狠的瞪着他的话。

马龙:“你瞅啥?”

“瞅你咋……”

矮个儿没能说完他的台词。他是参与这次打斗的所有人中伤得最重的一个。

永远不要招惹一个东北人,长得好看的也不行。

樊振东本来走在最后,见阵势不好就躲在一旁打110,奈何刚讲清楚地址两边就动上了手,电话都来不及挂大叫着加入战局:“坏蛋!有本事你冲我来,我坐死你!”正巧周雨以一敌二刚撂倒了一个,倒地的那个挣扎着要爬起来,樊振东赶过去一屁股墩在了他肚子上。

这哥们儿后来就常年和斯达舒为伴了。

说话有东北口音的也别惹,嗯。

周雨拳脚不停,居然还腾得出空来为樊振东打call:“牛逼啊,东哥,牛逼啊!”

樊振东被那双亮晶晶的大眼睛结结实实电了一下,不由得心猿意马,再回过神来,他们已经被打包拎进了洪楼派出所,而周雨,正在拍桌子。

“都是我干的,别人没动手!”周雨梗着脖子嚷,“我揍的,一打七!”

“能使恁了夯?揽事儿是吧?”张继科气坏了,上手就要削他,“上边子七!还轮不着恁!”

“老子特么一人做事儿一人当!”周雨吼。

张继科恨得原地转着圈找家伙:“我铆不使恁个犟孙种!”

事儿还没处理,他俩先快掐起来了,许昕和方博一人一边拉着劝。

樊振东很是无语,他看看这个,又看看那个,最终一动也没动。

马龙打电话回来,看到的就是这么幅画面,往俩人后脑勺上各招呼了一巴掌:“吵吵啥吵吵啥!你俩是不彪?给我消停的!”安静了。

最后是系主任王皓来领的他们。好在对方本就是片区挂了名的小流氓,无理在先,王皓又贼护犊子,动用关系找了分局的领导,总算把他们完完整整保了出来。

折腾大半宿累得要死,六个人各自回了宿舍便呼呼大睡,歇到晌午才陆陆续续起床。马龙盘腿坐在床上发了呆,将昨夜的事儿前前后后回思了一遍,这要不是王皓保着,就他们惹的这事儿,少说也得吃个处分,哪能这么教育教育就算了?越想越觉得险,少不得抱怨两句,下铺许昕倒应了声:“这要搁我们那儿讲,就是走背字儿,该到城隍庙去拜拜了。”

“你一说我倒想起来了,”方博插嘴,“济南的三大名胜里就有千佛山,还没领你们去爬过呢。”

马龙一听,当下拍板,明日周日,继续团建,登千佛山,好好去去晦气!

次日清晨,一行六人起大早打车来到了千佛山公园,先在园门口买了香——方博早告诉过他们,这些东西若进园以后再买,价钱要贵一倍。为照顾晨练的,园区规定早晨六点半前本地人持身份证免票,除方博老老实实出示身份证外,其余都混在遛弯儿的大爷大妈队伍里,幸好工作人员查验并不十分严格,他们成功地溜了进去。

一进园门,方博就如同退回了幼年,在宽大的驰道上撒欢似地来回跑,道两旁的十八罗汉石像他每一个都要摸摸,开心得不知道怎么好,惯常的满嘴济南话竟全都给收了回去:“我小时候整天跟着我爷爷来,哎,还是这个样子,一点也没变。”

大家也乐得见他如此开心,随着他拾级而上,依次拜过灵官殿、三清观、财神殿、福寿宫,往上是一尊东西横卧的大卧佛,右手托头,双目微暝,神态安详。六个人一一在佛前磕过头、敬了香,心中都觉得说不出的轻松宽泰。略过另外收费的万佛洞和观音院,再走两步便到了岔路口,方博拉着他们靠右行,绕上去就是著名的唐槐亭了。

“这课就是‘秦琼拴马槐’,相传唐朝的大将秦琼在这棵树上栓过马。”方博指着亭旁的一棵古木说,“秦琼,知道吗?就是马踏黄河两岸,锏打三州六府,孝母似专诸,交友赛孟尝,威震山东半边天的……”

“哎哟哟方小博儿,你今儿怎么这么聒噪?”许昕忽然出声打断了他,一面笑呵呵地揽过人脖子胡噜脑袋,“往常也没见你这样能说,今天爬山数你最欢,了不得啊,一张嘴就说评书似的吧啦吧啦秃噜了一大串儿!”

方博拿手肘捅他:“本来就是评书!我爷爷最爱听的《隋唐演义》,没听过吗?”

“我知道我知道,贾家楼四十六友结义嘛。”许昕继续逗人,“怎么,难不成你想仿效他们结个拜?”

话刚出口许昕就后悔了,从站在对面的张继科脸上,他瞧见了难掩的兴奋。

“我觉得这想法挺好。”张继科表示。

许昕看向马龙,指望他能拦下这个无比中二的提议,然而他失望了。

“昂,我听继科儿的。”

周雨中二起来比张继科还严重,至于樊振东,他望天儿,一副不管大家做什么他都随大流的姿态。

事实上,过程不像许昕想象的那么中二,没有特别的仪式,没有“不求同年同月同日生但求同年同月同日死”的誓词,大家不过是在兴国禅寺里一齐进了把香,磕了几个头。张继科说,男人嘛,在一张桌上喝过酒就是兄弟了。爬到山顶,马龙看着人家系许愿带的有意思,买了一把六根上印“登上千佛山,全家保平安”的红色细布条,收尾相接结成一条,拴在赏菊阁的栏杆上,同小情侣们的同心锁在一起。

咦?总觉得哪里不对。

站在山顶上纵目远眺,齐烟九点早已没了踪迹,只见高楼林立。

方博望着四下的美景,若有所思。

许昕来戳他:“老听你提爷爷,老爷子是不是有日子没来爬山了?等有工夫我跟你陪老爷子再来一回。”

“爷爷……不在了。”

许昕愣住。

“诶——”方博双手环成喇叭,向着山下大喊,“来——晚——啦!”

“哎——”山路上绿荫掩映处,传来一个老者中气十足的应答,“来晚了一点儿点儿啊!”

TBC

————————————————————

方言小课堂

1.揍什木:干什么。

2.我排使你个比样里:我踹死你。

3.尔立:厉害。

4.能使恁了夯:能死你了啊。

5.上边子七:一边儿呆着去。

6.我铆不使恁个犟孙种:我打不死你这头倔驴。

脏话我就不细翻了~ 


有机会去爬千佛山的话你们可以试试,你喊“来晚了”,真的有人会这么回答,年轻人喊的比较少了,但是老一辈都这样。好像是某种约定俗成?

评论(42)
热度(71)

© 仓鼠国的兔子君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