济南爱情故事(五)

说句题外话,好想玩儿大逃猜啊,谁想陪我玩儿,咱们一起呀~

*西皮是健康美丽、方昕暗许以及戏份相对较少的夜雨声樊,啊,今天没有夜雨声樊,标题依然不标,tag依然胡乱打,不必认真~

*大学校园au,ooc,bug我,私设如山,其实就是个无脑小甜饼。

5.不再让你孤单

假如时光能倒流,打死也不会吃那半个西瓜,许昕捂着肚子躺在床上边哼唧边想。

方博正和对门儿周雨联网开黑,游戏的间隙中侧过脸瞪了他一眼:“少在这里虚火啊!”

“怎么就虚火了?我是真疼!”许昕委屈道。

“不是装蒜?真疼?”方博终归不放心,退了游戏走到他床边坐下,“哪儿疼?”

许昕卖得一手好惨,声音里都带了点儿哭腔:“这儿,这儿,还有这儿,都疼!”

“别顾涌,给你揉揉。”

乖巧点头。

尽管心里一万个不情愿,方博也只是撇了撇嘴,尽可能放轻了力道,伸手在他肚子上缓缓画圈按揉起来。

许昕美美地闭上眼睛,由身到心都非常受用。方博是他们六个里脾气最好的,心贼软,怎么闹他也不生气,即便真的被惹毛了,也是一哄就好。越是这样,许昕就越想看他着恼时气鼓鼓苦兮兮的脸,时常捉弄他,方博大多懒得理会。有时连许昕自己也讨厌自己的恶趣味,可偏生又像有瘾头,怎么也戒不掉。

方博这里正揉着,却听屋门一响,马龙和张继科拎着夜宵回来了,“喏,你的,烤冷面加火腿肠,炸的鸡肝鸡心汉堡肉金针菇。”马龙说着,就要把方博的那份儿递过来。

方博才准备接,就被许昕的嚎叫声打断了:“拿远点拿远点,别让我闻见这味儿,我一闻就想吐!”

“哟,咋地了哥们儿?让人给煮啦?”马龙瞥他一眼,“肚子疼?真疼假疼啊?别是装的吧?你少欺负人方博啊我告诉你。”

方博听见这话,立刻便要罢工:“我亩量着你就是装洋蒜,点化人好玩儿啊?贱气!”

张继科正在分那一大袋麻辣烫,把丸子桂花肠甜不辣都夹到马龙碗里,给自己留了一堆甘蓝烤麸豆腐泡,也笑着打趣道:“大蟒你真意赖银,演道演道就行了,还演上连续剧了。”

许昕急了,大呼冤枉:“天地良心,我真疼!”

方博撇撇嘴,手上加了几分劲,在他胃口的位置一按。

“啊!”许昕惨叫一声,腾地从床上跳起来,直奔厕所而去。

张继科和马龙面面相觑:“还真不是装的?”

方博迟疑两秒,也跟着冲进了厕所,很快就从门里面探出头来:“真吐了。”

张继科和马龙对视一眼,各自扒拉两口麻辣烫便撂了碗,默契地一人端水杯一人拿毛巾蹲到厕所门口候着,里头需要什么,方博往后一伸胳膊就给递手里。

“怎木个事儿?恁吃的么?丝孬了?”张继科提高了嗓门问。

许昕吐得昏天黑地,嘴里又酸又苦,根本说不出话来,还是方博回答了他:“吃的外头小摊儿上的凉皮凉菜,末了又啃了半拉西瓜。”

马龙叹了口气道:“你肠胃不强那就得养啊,你不养还要乱吃,你肠胃顶得住吗你就吃,你吃了你又不养。”

“得得得您歇了吧,可别念了。”许昕只觉得头重脚轻,捂着肚子软塌塌地站起来,“我现在只是肚子疼,你再念几句我该头疼了。”正要扶墙往回走,忽然身形一僵,推着门就往外赶人,“快出去快出去,我要憋不住了!”

方博迅速退了出来,反手带上门:“不轻快啊。”

“吐也吐了,泻也泻了,胃里没食儿也就好了。”马龙说。

“得给他扎固扎固。”张继科搁下杯子去扒拉自己的药箱,一样一样往外拿药盒,“哈点药吧,PPA、黄连素、胃复安。”

许昕出来的时候,整个人直晃悠,刚坐下就叫张继科塞了一嘴的药片。

“唔唔,唔唔唔唔唔!唔唔唔……”

“学活啥?住嘴!”张继科吼他。

许昕只好乖乖吞下了药片。

“上吐下泻,我怕恁是痢疾,压一压吧。”

马龙上手摸了摸许昕的额头,“有点热啊,”随后递上一支甩好的体温计,“夹上。”

如马龙所料,许昕体温真的升上来了,37度7。

“这可不大赛。”张继科说,话音未落,就见许昕急急地随便抄起一只盆接着,又吐了——这回吐的全是清液,里头依稀可见几片仅仅化开了一点儿的药。

方博惊叫起来:“天爷哎你哪么吐我脸盆里咧?真窝囊……”话说一半儿声音便小下去了,面上万般不乐意却还是自动自觉地靠上去给许昕拍背顺气,“药都吐了,要不再吃点?”

张继科搡他一把:“你可白闹了,药含能乱吃?多哈点儿水吧,白脱了水。”

然而许昕很快就把喝下去的水也吐了出来,再一量体温,得38度5。

“不成,上校医院吧。”马龙先就急了。

方博马上反对:“校医院那帮蒙古大夫都不行,胡儿马约的,再给耽误咯,得上二院!”

时针已经走到了10和11之间,宿舍大门早落了锁。马龙当先下楼叫醒宿管,张继科和方博费劲吧啦架着人高马大的许昕,总算一步步挪到了一楼,用滴滴叫的车来得倒快,直接停在了楼前头。

“你回七睡吧,”张继科把许昕塞进后座,拍拍马龙肩膀,“我和方博弄着他就行了。”

马龙就瞪他:“你仨都不回来我哪睡得着?”

张继科一愣,居然憨乎乎地笑了:“噢,恁怕黑。”

所谓二院,是指老省立第二医院,老早就改名叫齐鲁医院了,然而济南人提起它来,还是二院二院的叫,看病也都还认那里。大晚上的,急诊科门口居然排队,值班医生许是连轴转累得不轻,喊号的声音都有气无力:“下一个。”等挨到他们,时间都往十二点上数了。大夫量过体温问过症状就开药单,话都懒得多说,只催他们去打吊针,方博颠颠跑去划价交钱,回来絮叨:“让咱给赶上了,这一伐子全是肠胃感冒。”手指头戳许昕脑袋,“就是皮精神,这下看你还炸歪吧。”

许昕无力反抗,乖乖由着他戳,他人早软得跟面条似的了,到点滴挂上之前又吐了两回,肚子早空了,吐出来的除了水就是胃液,疼得一阵紧似一阵,一个消炎的小瓶下去,人消停了,困神也上来了,往连椅上一歪就开始犯迷糊。他脑门儿上已经见了汗,方博怕他着凉,还脱了自己的外套给他盖上。

剩下三个可没有一个敢睡的,生怕错过了换药瓶的时间,张继科上下眼皮都快粘一块儿了,见护士换上一个大瓶,估摸着滴完最少得半小时,嘱咐马龙方博留意着,自己踱出去醒神,到门诊楼外头,就在那墙角旮旯里一蹲,摸出根将军,衔嘴里点燃了。

“我还当你出来吹吹风,你可好,跑这儿抽上了。”

张继科叼着烟一回头,马龙肩头微缩,就站在初秋的凉风里朝他笑。

“提神嘛,恁来一根?”

“不抽。”

“那恁站远点,白熏着。”

“没事儿,我能闻。”马龙一面说,一面两步来到他旁边蹲下,“还行,不难闻。”

张继科狠嘬了口烟,忽然打开了话匣子:“我初中学会的抽烟。那会儿住校,快期末了,我发高烧,不好意思耽误人家复习啊,自己个儿七挂水七。学校旁边有个小诊所,是级部主任她对象开的,谁有个头疼脑热都七找他看。那天他给我扎夯针,就出诊七了,他侄儿在那儿看着。他侄儿吧,技校生,不大正干,在那儿玩游戏。吊瓶里吧,可能有安神的药,我困神上来了想迷糊啊,我就说哥,恁能给看一下针吧,我害困。恁猜他说么,他说我忙着嘞,我这儿有烟,你抽上一根儿就不困了。烟是二马,现在这牌子都木有了,可呛,抽完真清醒了。结果他叔回来给我俩好一顿熊。”

“你也够惨的。”马龙乐了,“我也说说我。我是我奶看大的,刚满月就叫我妈丢给我奶了,我爸妈那会儿贼忙,我早上还没起床他俩就上班去了,我都睡着了他俩才回家,周末还加班,我小时候都记不住他俩长啥样。我跟他俩,就好像隔着我的整个童年——我知道他们不是不疼我,只是错过了彼此最该亲近的时间,就……就那啥了。”

“有件事儿,说我记仇也好小心眼儿也好,我总也……其实已经很模糊了,我可能也就四岁?不大到五岁吧,为数不多的一次,他俩接我回去。下楼梯,我奶家是老楼,台阶挺高的,平时我奶都会挺小心地牵着我走,可他俩好像很着急,也不管我,就一个劲儿催我快走,结果就最后两级台阶,我一下踩空摔倒了。我妈第一反应是大笑,说我怎么能这么笨,我爸就训我走路怎么不看道。当时我脚扭到了,特别疼,我跟他俩呆在一起一整天,他俩没发现,我也不敢说。他俩是根本不懂怎么照顾小孩,我是完全不知道该怎么和他俩相处。”

马龙讲到这里好像哽了一下,伸手抹了把脸,抬起头来,脸上还是乐:“说这些干啥……挺矫情的吧。”

“木一。”张继科摇摇头,老神在在地盯着他看了一会儿,说,“有我哩。”

“昂?”马龙没反应过来。

“崴脚得冷敷,有我哩,以后我给你冷敷。”

张继科那双大耳朵上泛起了一点点红。

“好啊。”马龙又笑了,这一回笑得特别开心,“以后我也不会让你一个人打吊针了。”

护士来换上了第三个瓶,方博无聊到开始数点滴数,都半个多小时了,那俩人怎么还没回来?这样想着,他轻手轻脚地探进许昕衣服里从他腋下取了体温表出来看,还好,烧算是退了。

许昕迷迷糊糊哼唧两声,往方博那头拱了拱,睡熟了。

TBC

——————————————————————

方言小课堂

虚火:虚张声势。

别顾涌:别乱动。

亩量:估计。

点化:捉弄。

真意赖银:真烦人

怎木个事儿,恁吃的么,丝孬了:怎么回事儿,你吃了什么,是不是变质了

给他扎固扎固:给他治治。

哈点儿水:喝点儿水。

学活啥,住嘴:喊什么喊,闭嘴。

胡儿马约:糊弄。

回七:回去。

这一伐子:这一阵子。

皮精神:一味傻疯傻闹,没心眼儿。

炸歪:咋咋呼呼的样子。

顺便做一个小科普,这里说的PPA,是指吡哌酸片,也就是PipemidicAcid,多用于治疗肠道感染,是比较安全的常用非处方药,并不是国家明令禁止用于感冒药、止咳药中的有害成分苯丙醇胺Phenylpropanolamine,虽然缩写都是一样的。这应该是常识吧,然而我到现在都记得,大学时候我同学拉肚子,我给她吃吡哌酸片她死活不吃,非说这药是国家不让生产的,说的我好像是不法药贩子一样,解释到心累,唉。

黄连素片,也就是盐酸小檗碱片,多用于治疗肠胃炎。

胃复安,别看着这药叫胃复安就以为它是治胃病的,它是镇吐的。

最后还是提醒一句,文中这种小病就自己吃非处方药的行为是不好的,不提倡,虽然我大学时候就是这么过来的,但是,嘛,我那时候是条件艰苦啊,大家不要效仿,有病还是要去医院!

评论(16)
热度(48)
  1. 仓鼠国的兔子君仓鼠国的兔子君 转载了此文字  到 张马屯总站
    仓鼠国的兔子君:

© 仓鼠国的兔子君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