昨儿熬夜看完了送审版《风筝》,看到凌晨三点,眼睛哭肿了。

高君宝说:你等着,或许有一天,你不愿意看到这样一个情形,一些中国人,将一无所有,无产,无知,无情,无法,无德,无美,最后都变成无赖,睁着眼睛说瞎话,张着大嘴说屁话,昧着良心说假话,荒唐无耻到不知道自己的灵魂为何物,什么诚信廉耻,什么正义礼让,阶级斗争转为利益之争,实用主义甚嚣尘上,没有信任、没有责任、道德沦丧,甚至贪污腐败,唯利是图,勾心到脚,尔虞我诈,这些都是今天大家互相揭发,互相批斗,互相出卖,人整人,人斗人的结果。

六哥说:江山,我们用命帮你们打了下来,可你们现在的所作所为,对得起那些同志吗?

钱部长说:永远不要向国家提条件。

以上台词估计在TV版里就都给剪没了。总局成双,并肩智障。

听说国家队都开始招杂技演员了啊,嗯,想给和劳改农场那俩管教长着一样嘴脸的乒协和那谁谁谁(我要是打出他全名来怕是秒屏)唱首《凉凉》,智障和抄袭最配了。

想写一个信仰崩塌的故事,下不去手。

想看壳儿和龙队像剧中的宫庶和延娥一样接头。

壳儿说:同志,你找谁?

龙队说:故友,一个故友,他是我同甘共苦心上人。

评论(7)
热度(16)

© 仓鼠国的兔子君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