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健康美丽】欢乐英雄(三)

*崩坏的武侠au,又名《涨记壳儿漫游奇境记》hhhhhhh副西皮……嗯,可能会来客串,可能给我写成群像了所以写到哪儿算哪儿,凑合着看吧。你们可以猜猜今天客串的这俩人是谁,应该很好猜的~

 

*终于回归了我的不正经风格23333

 

5.八尺

 

晨光熹微,大地还没有从昨夜的清梦中醒来。

藏獒却已经醒了。

他身处一间大练功房之中,这房子的角落里放着一张又软又舒适的大床,他正躺在这张大床上。

他是被一阵古怪的歌声吵醒的。他没有法子不醒,如果你听到这样古怪的歌声,你也是没有法子不醒的。

“像我这样优秀的人……我也这样说……你为什么不说话……一个人的寂寞两个人的错……”

准确地来说,那几乎不能算作是歌声——完全分辨不出旋律,连词句也七零八碎,藏獒闭着眼睛听了半天,也无法辨别出它究竟出自哪一首歌,若是声调平缓些也就罢了,偏偏时而沉闷时而尖厉,奇诡异常,全无一丝和谐处,简直足以扼杀周围一切有生力量。

藏獒忆起早年曾嘲笑周掌柜五音不全,现在想来,周掌柜唱歌只能算得难听,这一位可确确实实是刺耳了。他忍了又忍,强自支撑,越听越觉得内息紊乱,腹中翻江倒海,见那歌者仍没有停下来的意思,终于决定开口阻止他。

若再容那人唱上片刻,藏獒只怕自己要走火入魔。

然而他并未开口,那歌声便已止息。

“啊!”歌者突地尖叫起来,一张嘴便是惊天动地,“啊!流氓!”

藏獒被吓了一跳,还不及回神,歌者的声音却又变作温软:“哪个见过你这样的,换衣服都被你看到了!你看我的腹肌,帅吧?哎你发型怎么那么酷?”言语间还带着几分颇为熟悉的口音。藏獒还在暗暗纳罕,忽听得另一个声音道:“我为什么要叫你来?把科哥都吵醒了!”

藏獒蓦地睁开眼睛,他面前站着一个高个子青年——非常高,已近七尺,却并不因此显得干瘦单薄,肌骨匀称结实,让人一望而知是个练家子,有趣的是,再矮小瘦弱的人站在他身旁也并无威压之感,反而觉得说不出的踏实安心,相比之下,他的相貌虽俊俏,倒显得不那么突出了。

那青年十分关切地看着他,轻声道:“科哥,你好点儿没?你看这怪不好意思的,把你都给吵醒了。”

藏獒摆摆手道:“无妨,阁下是……”

青年道:“在下是天禽派一个不成器的弟子,科哥唤我大岐就好。这一位……”他指着一旁的另一人,正要介绍他,那人却自己抢上来握住了藏獒的手,道:“科哥好,我是张好看。”

那人一讲话,藏獒便明明白白地知道他就是方才的歌者了。

“张……张什么?”大岐一怔,反应过来后眉间立刻浮起了嫌弃之色——并没有维持多久,他终究还是无奈地笑了出来,“科哥,这位是我师兄。”

张好看闻言竟作出极浮夸的娇羞之态来,向大岐肩头一扑:“嗯~~~~~不要~~~~~”他的长相和名字实在不怎么相符,与大岐相比,个子还要高出小半头,身形精壮,但显得瘦长许多,活像竹竿成了精。这一扑的动作虽夸张,却十分自然,逗人发笑,又不令人厌烦。

大岐忙将人推开,向藏獒道:“抱歉,我师兄人跳脱了些,科哥你别见怪。”

藏獒微笑道:“没有,他心性天真烂漫,很有趣。”

大岐这才放了心,又道:“科哥,你已睡了整整两天两夜。侯哥送你来时你烧得浑身滚烫,服了两丸‘九花玉露丸’才慢慢压住热。他和果儿不放心你,白天黑夜的不合眼,在你床边守到你退了热才回去。侯哥知道你不愿去魔教,不想勉强你,便托我师兄弟二人护送你前去,也算我俩还白龙公子一个人情。”

藏獒沉默片时,方笑道:“我听闻天禽派黄真人座下有三大弟子,贤弟既叫我唤你大岐,自不必多说,好看兄弟想必便是江湖中人称‘白鹤亮翅’的那一位了。”

张好看佯怒道:“是‘大鹏展翅’!”

大岐哄道:“好,好,是‘大鹏展翅’。”

张好看方才喜了,自去打熬身体,又唱起了那没有调子、词句凌乱的歌。藏獒眼见他将天禽派的掌法拳法自最基础处起,一路一路反复研习,周而复始,随口问道:“他每日都这样吗?”

大岐道:“我们师兄弟三人中,他天资最高,练得最苦。习武本就枯燥乏累,病痛也是难免,他时常逗趣哄我们笑,笑过后我们也才觉得不那么苦,不那么难捱。江湖中也常有人骂我贪玩不务正业的,我……唉,我当真不如他。”

藏獒道:“待贤弟伤愈,总有一日可以像他一样的。”

大岐苦笑道:“想不到这也被科哥瞧出来了。”

两人正聊着,却见张好看练得累了,仰躺在地上小憩,眼睛直勾勾向上望。藏獒循着他的目光望去,只见一根长竹竿两端系了绳子,高高地吊在房梁上,便问大岐:“那是何物?”

大岐道:“那是他的梦想,也是我们天禽教所有弟子的梦想。这竹竿离地八尺,他那招‘白鹤亮翅’若练至顶级,一纵身正可从那竹竿之上越过。现下只差两寸了。他每日苦练,便是靠着这意念支撑。”

藏獒点头道:“我方才只觉得他有趣,现下看来,他不但可爱,更是可敬。大岐兄弟也是如此。”

大岐笑道:“科哥谬赞了。”

藏獒道:“同大岐兄弟聊了这许久,我心里很是痛快,倒觉得身上轻松了好些,大岐兄弟可愿扶我下床走走,也同令师兄闲话几句?”

大岐喜道:“难得科哥有此兴致,可见是好多了,只是你高烧这一场,身体此时还虚弱,略走一走还回来躺着吧。”言毕便小心地把藏獒搀了起来,慢慢行至张好看身边。

张好看笑嘻嘻地,一个鲤鱼打挺跳了起来,也伸手来扶藏獒。他手指还未触及藏獒衣襟,突然“啊”地大叫一声,僵立在原地动弹不得了,大岐未及反应,身体竟也僵住了。

藏獒出手如电,转瞬间已点中了他们的穴道。

大岐吃了一惊,道:“科哥,你这是做什么?”

藏獒道:“多谢二位贤弟这几日的照拂,藏獒永难忘怀,定当报偿。二位诚心待我,我原不该如此,只是……恕藏獒断不能跟随二位去见白龙。”

大岐不解:“这是为何?科哥与白龙公子乃刎颈之交,感情甚笃,连我们都晓得的。”

藏獒笑道:“你们不晓得。我同他互不相扰,他不来就我,我也不去就他,方是道理。”略一思忖,又道,“二位的穴道,一个时辰后自解……唉,我中毒以来内力失却大半,二位大约不必等上一个时辰。藏獒告辞。”言毕整整衣襟,大步而去,竟不回头。

藏獒一走远,大岐便焦急起来,向张好看道:“这可怎生是好?咱们拍胸脯跟龙哥和侯哥保证过的,现在可怎么跟他们交代?我竟大意了!你怎么也……唉,本来也不该指望你的。我为什么要叫你来?”

张好看不气也不急,依旧乐呵呵的,就好像这世界上根本没有什么值得他生气着急一样:“左右我们现在一动都不能动,不如,我来给你唱首歌吧。”

TBC

————————————————————

张好看老可爱了!虽然个性飞扬跳脱,可是整天逗大家乐,多好啊。那么调皮的人,每一次讲到自己的梦想的时候又特别特别认真,刷微博看到他整天针灸,也是挺不容易的了。有时候我想,他这样咋咋呼呼,何尝不是苦中作乐,就像我文里说的,笑一笑,日子才显得不那么难熬。

大岐在微博上也挨过骂,被说整天晒吃喝玩乐又上娱乐节目不务正业,又有几个人知道他六月份车祸骨折,全运会带伤参赛又骨折,年底才算基本痊愈。

这个世界上,没有一个人活得容易呀。

所以在你想要张嘴指责谁的时候,想想上面那句话。

骂人?你都不一定有这个资格。

评论(5)
热度(48)

© 仓鼠国的兔子君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