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健康美丽】欢乐英雄(四)

*预警啥的还是得写:崩坏的武侠au,又名《涨记壳儿漫游奇境记》hhhhhhh副西皮……嗯,可能会来客串,可能给我写成群像了所以写到哪儿算哪儿,凑合着看吧。


6.青龙


如若你运气好,赶路至黄昏时分,在城镇中寻到一家店面大些的客栈入住,那么你多半会遇到许多游侠散客,你一定要混入他们之中,一面填饱肚子一面听他们说些江湖奇闻。

到那时,你不妨问问他们,世间最最厉害的用毒高手是谁。

他们多半会对你报出下面的几个常见名字:蜀中唐门三少爷、倭国忍者鸬鹚、高丽杀手太极虎。

那么你不妨再追问一句:魔教五仙堂的青龙公子呢?

此言一出,满座宾客必将悚然变色,无人再敢多言。他们惧怕青龙公子,已经到了这种地步。

“我亲眼见过他!”一个中年人满脸惊恐,口中喃喃,“一个高丽恶徒偷袭他,被他臂上缠的毒蛇咬了一口,霎时间就化成了一滩脓血!”

别人制的毒还有法子可以解,青龙公子制的却绝无法子可解,只因你根本来不及解,便已经死掉了。

没有人愿意白白死掉,没有人愿意无缘无故变成一滩脓血,于是人们唯有躲着青龙公子,连提他一句都不敢。

但你如果看到他本人,你一定会觉得压根儿没有传说中那么可怕。除了个头稍高些、长相稍微出挑些外,他没有什么特别的地方,甚至,由于视力不太好,他的眼神总懵懵的,带着几分孩气,可这看似多余的几分,反倒使得他的脸孔显得更为生动可爱。

青龙是一个容易满足的人,所以通常情况下,他都是乐呵呵的,因为他实在找不出什么值得抱怨的由头。

越是得不到的东西,人们往往越是想要,得到之后又奢望更多,他却总是觉得自己拥有的已经足够了。他的师父曾说,正是因着这样的心态,他的武功修为达到一定高度后,便难以再进那登峰造极的一步。总有人替他惋惜,他自己倒好像并不怎么在乎。

知足,未尝不是一种福气。

可惜这个道理并没有多少人真正懂得。

一条碧青的大蛇打案几上慢悠悠游过来,攀上青龙的手臂,一圈一圈地缠绕而上,最终停在它惯常呆的位置上,吐出猩红的信子来舔青龙的脸,舔够了便把三角脑袋一歪,舒舒服服窝进他的臂弯里。任谁瞧见这样一条蛇,都免不了要惊讶的——这哪里是条蛇,简直像条狗,乖巧又疏懒,无论怎么看也不像是能将人瞬间变成脓血的毒物。

“小青,你乖。”青龙道。他唤那条大蛇作小青。

若不是有人破门而入,小青本来是打算好好睡上一觉的。它被门扇破碎的巨响吓了一跳,懒洋洋探出头来,却见一个身着白衣、芝兰玉树般的人打门外进来,踱至案几边坐定。

这便是白龙公子了。

小青困得发懵,可还是暂时离开了主人的怀抱,慢慢游到白龙手边,亲昵地用脑袋蹭他的指节,然后张开大嘴,想给白龙摸一摸它的毒牙。

白龙没有动,神情有些不悦。

小青愣了一下,掉转头逃也似的“滋溜”钻回青龙怀里,直往他领口里头扎,只留短短一截尾巴尖露在外面。

青龙见状大笑起来:“师兄,你这是怎么了?你要发脾气容易,吓唬我们小青做什么?”说着斟了一杯清茶推到白龙面前,接着抓住那截尾巴把小青从衣襟里拎出来,让它盘在自己大腿上,轻轻给它抚弄鳞片,小青这才安静了些。

白龙端起茶来一饮而尽,那小巧的玉色瓷杯在他指间转了转,“啪”的一声被掷在地上,碎成五六瓣。

小青身子跟着一抖。青龙忙胡噜它两把,摇头道:“可惜了我的哥窑冰裂纹。”

世人皆知白龙乃谦和有礼的翩翩佳公子,即便有时他心情不好,也只是寒着张脸,叫人不敢靠近,却极少有人真正见过他发脾气的样子。其实他发起脾气来,和小孩儿也没什么两样。

“为着老张?”青龙觑着他的脸色猜测,“为他不肯来,还要说那些话来气你?”

白龙不作声,眉头微微蹙起。青龙便晓得自己猜得不错,又道:“若是身份对调,你难道肯老老实实跟着来?”

白龙不答。

青龙道:“你绝不肯。我也是不肯的。‘焚心’虽不致命,却比致命的毒还要可怕,它一丝一丝地消耗人、折磨人,便是来了这里,也无法根除,不过稍稍缓解苦痛,倒要叫人看见自己最狼狈的样子。换了我,我也一定要逃走的。”

白龙仍然不答。

青龙道:“我不光要逃走,为了不让你跟上来,不让你继续找我,我还要说好些过分的话来气你,气得你再也不理我、不管我,那才好。”他忽然轻轻叹了口气,又道,“你心里明明桩桩件件都想得透了,却还是要生气,唉,这世上除了老张,本也没有别人能让你这样生气的。”

白龙道:“有,你。”

青龙奇道:“咦,这就怪了,我哪里气你了?”

白龙道:“你若能制出‘焚心’的解药,我哪里还有机会生气?”

青龙道:“我早说过,我已配出了解药的方子,只差一颗千年雪莲子作药引。这药引万万缺不得,也绝无旁的药材可以替代。”

白龙道:“堂堂五仙堂主,竟也没有别的法子了?”

青龙道:“你便是杀了我,烹了我的小青,我也找不出别的法子了。”

白龙猛地站起身来,扭头就走。青龙也不管他,待他去得远了,突然又道:“小矮子,还不出来?你要躲到几时?”

“许瞎子,说谁矮呢?”伴着这声呼喝,只见一名劲装青年自梁间飞跃而下,两个鹞子翻身后钉在青龙面前。青年中等身材,确乎不及青龙生得高大,圆圆脸儿,瞪着双圆圆眼睛,一头短发刺棱棱毛茸茸,看得人情不自禁想上手揉两把。青龙才向他伸出手,他就受惊似地整个人往后一跳:“好好说话,不许摸我头!”一面说,一面自顾自向案几旁坐了。

原本安静蜷在青龙膝头小青忽而精神起来,嘶嘶地吐信子,豆儿样的小眼睛直勾勾盯着圆脸青年,似乎对他很感兴趣。

圆脸青年被蛇盯得发毛,再开口时便结巴上了:“它、它老盯着我看、看啥玩意儿,你、你快把它……哎哟!”

说话间,小青一跃而起,“噌”的窜上了青年的身子,待人反应过来惊叫出声时,已在他脖子上缠了两圈。

青年大惊:“许瞎子,你快把它弄走!”

青龙笑道:“小矮子,还叫我瞎子不叫了?”

青年瘪嘴道:“哼,不叫就不叫。”

青龙道:“你别怕,它不咬你,它这是喜欢你。”

青年道:“我不喜欢它!”

青龙拍手笑道:“想不到大名鼎鼎的搏命刀客七杀,竟也有这么怂的时候。”言罢朝小青勾勾手指,小青见了,用信子舔一口青年圆润的下巴,慢慢游走了。

“七杀”这么霸气的字眼,听起来虽和这圆脸青年不怎么相称,可确确实实是他的名字。颈间的危机甫一解除,七杀便长舒一口气,恨恨道:“你捉弄人!我今日失了先机,不宜再同你动手,改日一定降服了你!”

青龙微笑应道:“是是是,改日改日,如今还是寻你师兄最要紧。”

七杀奇道:“你知道我师兄在哪里?”

青龙道:“这还不容易猜?我师兄去哪里,你师兄就在哪里。”


TBC

评论(5)
热度(42)

© 仓鼠国的兔子君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