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健康美丽】欢乐英雄(五)

*预警啥的还是得写:崩坏的武侠au,极度ooc,可能给我写成群像了所以写到哪儿算哪儿,凑合着看吧。

*关于七杀星及命格的描述引自度娘百科~

7.七杀

七杀,南斗第六星,乃将星,遇帝为权,主肃杀。七杀入命者,刚直偏激,逞强好胜,冒险犯难,人生大好大坏成败难论。

青龙很早就听魔教长老们谈起过七杀,藏獒的嫡亲师弟,听名字就不是个善茬,肖氏一脉的弟子果然没有一个不勇猛狠厉的。后来通过他师兄同藏獒混熟了,真正得见七杀本人时,青龙大失所望,眼前的少年身上哪里有一丝肃杀之气?周身从线条到气场都圆润得紧,总让他忍不住想去揉一揉,捏一捏。

藏獒有次闲聊时揭他师弟的短,说幼时师门试炼,对手招架不住七杀,急得要哭,七杀心一软,手上便相让起来,反被对手逆转,输完自己又坐地大哭。青龙跟着笑了一回,心下暗叹,面软心慈乃是行走江湖的大忌,这七杀也不过就是空占了个霸气十足的名号。

那以后青龙常和七杀玩闹,他觉得这少年可亲可爱,只是太过善良,容易吃亏,也存了护着他的意思。可不知道为什么,和青龙自己的阳光灿烂比起来,少年眉间总像笼着一朵乌云。青龙逗他,他笑,只是笑意浅浅地浮在脸上,给那片乌云一遮,怎么也投不进眼睛里。因着这抹不晓得来自何处的淡淡忧愁,青龙对少年产生了极大的兴趣,他想靠近他,读懂他。

青龙偷看过少年练功,回去便对着白龙感慨,肖门果然都是不要命的,那么一个身量未足的小人儿,倒真对自己下得去手,哪里用得着这样较劲的,都不能算是练,简直是自我撕扯磋磨了。

交手也是见过的,少年不是没遇到过难缠的对手,有时对手占尽先机,可无论被压制到什么境地,无论身上被刺出多少道伤痕,他从不肯认输求饶,总有本事把对方拖到最后一秒,逼至完全崩溃,他便得以反败为胜。

青龙想,换作自个儿,断不能对自己发狠的,何苦来?

高手对决,各凭本事,藏獒拼死,七杀搏命。

这样一个连性命也不顾的七杀,他眉间那朵乌云是由何而来呢?他在纠结什么,痛苦什么呢?青龙不明白,却第一次深深体会到,人世间原来真的有挣不脱放不开求不得。

直到他见识了少年的另一面。

倭寇进犯黑木崖,己方大队人马中了敌人调虎离山之计,跟随藏獒前来相助魔教的少年单枪匹马把守五龙隘,陷入敌人重围,待青龙带领教众飞马赶来支援时,少年已浑身浴血,敛尽了平素的温软和气,凌厉一如他手中的长刀,锋刃翻飞间,十数名倭国好手尽数丧命。待青龙纵马冲入敌阵橫剑挡在他身前,少年只是苦涩一笑:“许瞎子,你可来了……”整个人瞬间脱力,全靠右臂拄着长刀强自支撑,才不曾软倒。

等青龙击退了众倭寇,列阵完毕,再寻七杀,只见下弦月挂在天上,七杀以刀为拐杖已慢慢走出了好长的路,他回头向青龙一瞥,整个身子几乎都没入了黑暗,只有双眸是晶亮的,青龙恍惚觉得,七杀星就封印在他的眼睛里,在两汪孤独寂灭的激流中沉了底。夜色这样浓,风这样冷,远远地,青龙却还是能清楚地感觉到源于他的暖。

青龙想得出神,壶中茶忘了续,早冷透了,一抬眼却见七杀自斟了一杯,端起来便要喝,忙打落他的手:“不许喝!凉茶最伤脾胃,这一杯下去,过会儿你又要嚷疼了。”

七杀只得放下茶杯,悻悻道:“不喝,也还是一样会疼。”

青龙一面沏新的茶汤上来,一面笑道:“我这茶若是引你犯了陈病,你师兄绝饶不过我去。”好一会儿没听到七杀有回应,再要去逗他时,却见那人垂了头,搭在桌沿上的指尖微微打颤。

“我想我师兄了。”七杀道,“也不知道他现在在哪儿,有没有口热茶喝。”

青龙道:“你放心,他能照顾好自己。”

七杀道:“每个人都这么说,每个人都认为他什么都能做好,也必须做好,好像他做不好,他就不配叫藏獒了。”

青龙闻言一怔。

七杀道:“青龙,你说人世间为什么就没有什么是圆满的?难道就没有让所有人都满意的法子?”

青龙道:“当然没有。”

七杀道:“我刚入师门时年纪还小,总想让大家都开心,可总有人因为我不开心。我若进步得快,胜过同门的师兄弟,输的人就要不开心;我若输给他们,师父就要为我担忧,我自己也难过。后来我明白了,这世上总有人生气,总有人忧虑,总有人痛苦,我没法让每个人都快乐,所以我那时候的愿望就是努力不给别人添麻烦。而我师兄,他年纪那么小的时候就一心只想着赢了。”

青龙道:“别这么说,你……很好。”

七杀摇头道:“我说的不是这个。我师兄后来对我说,你别以为赢有什么好,你赢得多了,你就不能输了,非但不能输,你还不能哭,不能说,不能难过。我那时候不懂……可是这么多年,我真的,一次也没有,见他哭过。你说,他是怎么做到的呢?人怎么可能没有眼泪的呢?”

青龙没有办法回答。

七杀又道:“就连他中了焚心,最疼的时候,他也不说,他还想对我们笑一笑,装得像没事儿人一样。饶是如此,外面那些人也不肯放过他,他们把他推上去,架得那么高,高兴的时候鼓掌欢呼,逼着他在高处累死,不高兴了便巴不得他掉下来跌得粉身碎骨,那些人里,有多少当初还口口声声说喜欢他的……他们当他是什么?少林寺的机关铜人吗?就因为他是藏獒,他就不可以累,不可以疼,不可以有哪怕一小会儿脆弱的时候,连流一滴眼泪都不可以。青龙,你告诉我,这是什么道理?”

青龙沉默了一会儿,柔声道:“没有道理,实在是一点儿道理也没有。”他叹了口气,又道:“人们岂非总是在做没有道理的事情吗?对你师兄、我师兄,对我,对你,他们什么时候讲过道理?”

七杀把头垂得更低,指尖颤得更厉害了。

青龙伸出手,轻轻覆在他的手上:“我这里没有别人,你累,你疼,都可以告诉我;想哭,想喊,也都没有关系。在我这里,你做什么都可以的,你脆弱的样子,也是可以给我看的。”

七杀喃喃道:“他们呢?他们要怎么办呢?”

青龙道:“他们也是可以的,他们有彼此。”

七杀抬起头来,两颗煞星随着他的动作穿越激流,缓缓浮出了水面。

TBC

评论(6)
热度(59)

© 仓鼠国的兔子君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