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双美现代au】Top Secret 23

持续半月晴好天气笼回的点点暖意被一阵狂风轻易地撕碎了。上车前方孟韦下意识抬头望了一眼,天空阴云密布,正在酝酿一场风雪。

“真相会很残酷。”孙朝忠说,“你准备好揭开它了吗?”

终其一路,方孟韦都没有给出他想要的答案。

将发飙的医护人员丢给单福明去拦截,方孟韦拉着孙朝忠疯了一般闯进了病房。

“傅明辉?”

被点到名字的人扶着床栏慢慢坐起来,从容地微笑着:“是我。”

“杀人是什么感觉?”

“什么?”傅明辉被问得一愣,但很快反应过来,轻笑出声,“什么感觉?那当真是……痛快得不能再痛快了。”

方孟韦瞬也不瞬地盯着他,片刻后坚定地摇头:“你不是凶手。”

傅明辉马上笑不出来了。“我是!”他大喊。

“不错,从某种意义上来说,你确实是。整整十年,凶手都未曾替宋文磊复仇,却在和你见面之后突然动手,所用手法极其残忍,这是为什么?因为在这之前他一直被蒙在鼓里,直到不经意间从你身上获得了真相,致使压抑十年的仇恨一朝爆发。他原本可以继续他辛苦却平静的生活,是你把他推入了万劫不复的深渊。”

面部肌肉上升,嘴角下撇——教科书式的悔恨表情。

“你也晓得要赎罪,可你所谓的赎罪方式又是什么呢?一了百了?那是最最懦弱的行径!”

“你说得对,我是个懦夫。”傅明辉再次扬起头时,发红的眼睛里已泛起了点点泪光,挂在脸上的笑意被心头的凄冷裂痕撕扯成一片一片,“我早该杀了他们!十年前我就该杀了他们四个!”

“你说什么?四个?他们四个?”方孟韦闻言大吃一惊,一把揪住傅明辉的衣领,“还有谁?陈涛、孙平、郭晓峰,还有谁?”

从哪里开始,就在哪里结束。

小斌,我将要踏上最后的征途,尽管我清楚地知道,那绝不是你所希望的,可是,请握一握我的手,亲一亲我的额头,再给我一个拥抱吧,用这一点仅存的温暖在寒冷的冬夜里送我最后一程。

请你睁开眼睛,再看看我。是我,小斌,是我。

一声也好,多希望再听你唤我的名字啊。

“他们是我见过的最完美的一对恋人。成为他们的朋友,我何其荣幸。”

“他们是那么优秀,成绩名列前茅,球场上技压群雄,走到哪里都是众人瞩目的焦点。”

“陈涛嫉妒他们,嫉妒得要发疯。他家有钱有势,自然也就有人爱巴结他,时间久了,便成了他的小喽啰。我那时候与他同寝,没少受他欺负,挨揍是家常便饭。”


如果我们一开始就对文磊坦白;如果一早讲好要外宿同学家的文磊没有中途折回来撞见我们在一起;如果我的反应能再快一点,能在他飞奔出去之前拦住他向他好好解释;甚至,如果我们能再幸运一点,在他碰到那群混蛋之前找到他把他带回来……

我常常这样问自己,是不是,一切都会不一样。

“文磊自杀的前一天晚上,我从超市买东西回来,在学校附近的小巷子里看见了他。这个叛逆期的孩子不知有什么烦心事,也不知从哪里搞来的酒,把自己灌得醉醺醺的。”

“我想打电话叫文斌来接他,一摸口袋,发现手机忘在宿舍里没带,只好自己送他回家。”

“醉酒的人都死沉死沉的。我费了好大劲儿把他搀起来,才挪了几步,便撞见了陈涛一行人。陈涛领着他的两个小跟班——都是我同寝室的,还带了新近在外头结识的一个小混混。”

“‘瞧,这个小孩儿就是宋文斌的弟弟!’陈涛说。”

“挨了他们一通拳打脚踢之后,我躺在地上,眼睁睁地看着他们拖走了醉得一塌糊涂的文磊。”

我永远忘不了我第一次来探视你时你发病的样子。我的脸,我的声音,我的名字,一夜之间竟全成了你的禁忌,不能被你看见,不能让你听到,不能向你提起。

蒙在鼓里的我们把一切罪责归咎于我们自己,十年来活在无尽的痛苦挣扎之中。

每一个夜晚,我闭上眼睛看到的是文磊冷冰冰的尸体;每一个清晨,我睁开眼睛看到的是神志不清的你。

我甚至不敢让你知道,我一直在你身旁。

“次日中午,我得到消息,文磊自杀了,文斌疯了。”

“我自私,我懦弱,我没敢把我看到的事情告诉任何人,并天真地认为警方能够查出真相……后来才得知,由于目击者众多,案件性质定性为确凿无疑的自杀,所谓的尸检,只是简单做了一下血液化验,证实死者生前并未服用任何药物。谁会想到去检查括约肌呢?”

“其实,即便警方查出真相又能如何?根据刑法第二百三十六条之规定,他们的罪行,不会受到惩罚。”

小斌,对不起,这个双手沾满了鲜血的人已经没有资格陪你走下去了。

我无法原谅。那些毁掉我们的幸福、把我们推入炼狱中整整煎熬了十年的人,我一个都不能原谅,一个都不要放过。

我会亲手结果他们。

从哪里开始,就在哪里结束。

评论(13)
热度(37)
  1. 备份后花园仓鼠国的兔子君 转载了此文字

© 仓鼠国的兔子君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