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双美现代au】Top Secret 25

*写的时候单曲循环了我非常喜欢的一首歌,KOH+《最爱》,电影《嫌疑犯X的献身》片尾曲。原著小说好看,电影也好看,大家应该都看过吧,那就不用我安利了。听歌戳这里~

*前儿追了直播,不得不说,相比较而言,《他来了》这剧山影拍得不怎么走心。浴巾的出现真真是个惊喜,香港警察啊!除了一口过于标准的普通话外完全不违和~熏然哥上线时间好短,然而在看到他虚弱到极点却依然清亮无畏的眼神时我就知道,没有什么能打败他,因为阳光就在他的眼睛里。

*剧荒,重刷《到爱的距离》。同是医疗题材,有的剧拍得像段子,如《青年医生》;有的剧拍得像心灵鸡汤,如《产科医生》。然而良心好剧收视率不如段子和鸡汤~


周正松松执着水果刀,力度把握得十分巧妙,闪着幽蓝色寒光的冰冷锋刃贴覆在仇人的脖颈上,沿着骨节间隙轻轻一划,便带起层层战栗。他只消稍微多使一丝劲儿,光洁柔软的皮肤就会被割破,沁出点点血珠。那块皮肤下面更深一点的地方,藏着条纤细的脉管。鬼使神差地,他伸出手指按上去,感受着它的搏动,想象着其中汩汩流淌的鲜血,想象着那暗红色液体喷涌出来的样子。

它们温热又黏腻,溅上他的指节,弄脏他的手掌,染红他的衣襟,再也洗不干净。

真脏,他想。恶心得要吐,胃里空空如也,又什么都吐不出来。

为什么……还是没有人来呢?

“你们是警察吗?”当孙朝忠和方孟韦撞开锈迹斑斑的铁门冲上这方宽阔的天台,他这样问他们。

我已经等你们很久了。


我讲过的,从哪里开始,就在哪里结束。

二十五年前,两个淘气的男孩儿不约而同地溜上这个天台玩耍,在这里,他们初次相遇,成为好友。他们两家住在同一社区,也就十分自然地进了同一所小学,升入同一所初中、同一所重点高中,考入同一所大学。在平淡的日子里,他们互相扶持,分担苦楚,共享快乐,自然而然的,他们走到了一起。

这就是我和宋文斌的故事,一个再普通不过的爱情故事。非要说有什么不普通的地方的话,只有一点——我们是同性。

所以,我们不能坦然地牵着手走在阳光下。我们的爱要避开所有人,包括文磊——他的弟弟,那么乖的一个孩子,我也一直是当做自己的亲弟弟待的。

十年前的一个周末,文磊要去参加同学的生日聚会,讲定了宿在朋友家。于是我便在当天晚上跑来找文斌。

那是我们第一次在一起,也是唯一的一次。

现在想来,只能解释为命运的捉弄——中途返回的文磊撞见了一切,在我们从惊慌中反应过来之前,狂奔了出去。

我们在街头找了他一夜,再见他时,他却已成了一具冰冷的尸体。

文斌当场崩溃。“文磊恨我们,他是因为我们才自杀的,是我们害死了他。”——这是他清醒状态下讲出的最后一句话。

文斌自此失了神智,老师、同学还有当初丢下了他们兄弟俩的生母都来探望他,他一个也不认得了,尤其不能见我——他看到我的脸,听到我的声音,甚至单单是听到别人提起我的名字都会发病,大哭、嘶吼,歇斯底里。

我每天都在想他,想得要命,可又不敢见他。

我有多痛,有多恨,你们能想象吗?一个星期里,我愁白了头发。

你们看看我,看看我脸,听听我的声音!我通过手术把自己变成了这副样子,只有变成这样我才可以留在他身边照顾他,日日相见,却不能相对。

换做是你们,可以原谅那四个人吗?害死你的弟弟,逼疯你的挚爱,让你在本不应该由你来承担的愧悔哀痛中挣扎十年,你们可以原谅吗?


“我很好奇,你们是怎么找到这里的?”周正揽着半昏迷状态的人质倒退了半步,后背抵在天台边缘的围栏上。逆着光,扭曲的五官和狰狞的疤痕全部隐在阴影之中,使他的脸孔看起来像一个噬人的黑洞。

“很简单。”方孟韦向一旁的孙朝忠丢了个眼色,微微转身,“杀掉这个人,你的复仇就完成了,这对你来说意义重大,你一定会选一个于你极其重要的地方来了结这件事。”借着侧前方孙朝忠身躯的遮掩,他避过周正的视线,摸到了别在腰间的手枪,“你不会回疗养院。前三次作案你都刻意选择了远离疗养院的地点——你手上沾染的鲜血让你感到自我厌恶,你决不会让这些罪恶发生在宋文斌的近旁。何况……”

周正握刀的手极轻地抖动了一下,这个微小的动作并没有逃过方孟韦的眼睛,他马上偏过头,向孙朝忠做出个“去求援”的口型。孙朝忠会意,瞅准周正分神的时机,倒退几步,从铁门溜了出去。

“何况什么?”周正回过神来,反问。

方孟韦见他似乎并未发觉孙朝忠已经离开,心下暗暗舒了口气:“何况今天,你要了结的,除了你仇人的性命,还有你自己的。”

======================================

我的碎碎念为毛越来越多了?后心疼~

评论(5)
热度(38)

© 仓鼠国的兔子君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