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双美现代au】Top Secret 32

*BGM小田和正《woh woh》,听歌戳我~

“唔……这样啊。”方孟韦笑着点点头,“谢谢你。”而后提上行李,绕过那人径直向前走去。

那人万没料到方孟韦对他这番狠话仅仅报以一笑,心下不由得有些纳闷。

“也恕我直言,”已走出好远的方孟韦突然回过头,“微表情管理这门功夫,您修炼得可远远不如孙朝忠到家。”

窗明几净,地板锃亮,冰箱里塞得满满当当,书橱衣柜明显被重新整理过,连话费水费电费燃气费都交过了——账单按照面积由小到大依次叠放,左上角对齐,用回形针别住了,搁在餐桌上最显眼的位置,上面压着家门的备用钥匙。

真是强迫症患者才干得出来的事。方孟韦无声地笑了。

生活如同一场相声,方孟韦一直以为自己说的是单口,孙朝忠不过是个总也逗不乐可又从不吝惜鼓掌喝彩的看客,到现在才明白,他分明是他皮笑肉不笑的捧哏,熟知每一个包袱所在,卖力帮他抖着却还老是装作不经意。

这也就罢了,你演一半自己个儿鞠躬下场把逗哏的晾在台上是几个意思?望着那串钥匙,方孟韦忽然特想把孙朝忠扥回来演一晚上《口吐莲花》。

日子也便这么过。

谢木兰较常人长出一倍多的蜜月终于度完,赶在劳动节前飞回J市,落地第一件事就是群发短信请一众好友来家里狂欢,时间定在下周,她小哥作为伴郎理所当然在受邀之列。

“我就不去了。你大哥执行任务路过K城,要过来呆两天。”何孝钰边说边从厨房里捧出满满一饭盒干炸带鱼塞进方孟韦的背包里,长嫂派头十足,“饿了路上吃。”

方孟韦连忙推让:“我带点面包就成了,这个留着给大哥吃吧。”

“有的是。”何孝钰道,“孙朝忠临走前送了三大箱来,我一个人哪吃得了这么多?他就说你不会做鱼,托我得空做了分些给你……孟韦?”

“没事儿,师姐。我没事儿。”

怎么可能没事儿。

长途车四个小时颠到J市,方孟韦悲哀地发现他到早了。

开门的是一脸惊慌的谢木兰:“经纶他临时出去开会,小哥,我只是想煮个方便面的……”

方孟韦凝视着她手中小锅里一团焦黑的糊状物,有生以来第一回心疼起了他表妹夫,二话不说撸袖子下厨,刷锅洗菜切菜煮面一气呵成。

谢木兰瞧着她那素来十指不沾阳春水的小哥忙里忙外,自己想帮忙连个手都插不下去,一时便有些怔愣,直到看见方孟韦舀了小半匙白糖要往面里加才回过神:“哎,小哥,那是糖!面条里面放什么糖呀!”

“你懂什么?这叫提鲜!”方孟韦头也不抬。

“哎,小哥你眼圈怎么红了?”

“热气熏的!”

评论(24)
热度(42)

© 仓鼠国的兔子君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