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双美架空au】进化论 2

2.别问我恶类或善类

 

像在身体构造的情形里那样,各个物种的本能都是为了自己的利益,据我们所能判断的,它从来没有完全为了其他物种的利益而被产生过,这和我的学说也是符合的。

——达尔文《物种起源》


“完了完了!”

一大早就这样吵闹的再没有别人,只会是谢木兰。口头念叨着工作繁重要早起,贪睡的习惯却总也改不了。她是家中唯一的女孩儿,父亲和姑父心疼她一落生就没了母亲,难免宠她多些,把她惯坏了。

“多大的人了,还赖床。”方孟韦对这个姑表妹也是头疼得很,说过她不知多少次,全给她当了耳旁风,“时间还早,你慌什么?”

“梁先生打了电话,说国防部派的督察下午要来,叫我赶紧去。”谢木兰从楼梯上跑下来,手忙脚乱地往身上套毛衣,“来不及了,车子在外面等着了!”忽然想起理好的数据表忘了拿又折返回去,鞋底拍打着楼板“咚咚咚”响个不停。

“车?谁派的车?”方孟韦步出大门,院外果然停着一辆轿车,赫然是特勤局新任局长徐铁英的座驾,司机小刘倚在车头抽烟,副驾驶上坐着孙朝忠,远远望见他便向他点一点头:“方副局长。”

方孟韦当然认得孙朝忠。这位随徐铁英空降下来的机要秘书比他高一届,军校里同过两年宿。他本以为就算最后落得不欢而散,往年也是实实在在好过的,当不至于如何生分,可听对方口口声声是“方副局长”,“师兄”两字便哽在喉咙里不上不下,心下暗叹人情竟凉薄至此。

“方副局长早。”小刘也瞧见了方孟韦,忙跟他打招呼,“孙秘书去送一份要紧的文件,梁教授那边正着急实验,徐局就叫我接上谢小姐。”

“麻烦你了。”

“方副局长太客气了,哪有什么麻烦的,何况又顺路。”

方孟韦无声地笑笑,扫一眼车身,目光经过副驾驶时,像跨越一道障碍似的从孙朝忠头顶掠过去了。

谢木兰一时收拾停当,慌不迭地要走,程小云忙包好两个三明治追着塞在她的手包里:“来不及也要吃饭。”见她连帽羽绒服才穿了一只袖子,便扯住给她整理妥当,拿长围巾细细地裹好领口,最后套上帽子,茸茸一圈毛领子把她那张瓜子脸藏得严严实实,只露出双乌溜溜的大眼睛。

方孟韦走回门边等她:“你们那个梁教授……”

谢木兰早猜到了他要说什么:“你总讲梁教授阴险,我看你才阴险。”说罢气愤愤地跑了。难为她脚蹬笨重的雪地靴,还在结了冰的地面上跑得飞快。

“摔倒了可不许哭!”方孟韦一直送她到院子外面,顺便来取晨报。信箱里还另有张帖子,是崔中石一双儿女的满月酒请柬。

物价在涨,失业率也在涨,连方孟韦这不关心时事的人也能感觉到,经济一直在坏下去,报纸上却依然一片歌舞升平。

表妹打车窗探出半边身子,调皮地冲他挥手。

被打断的话只好等她回来再讲。尽管对她一个乌城大学的普通研究生来讲,能参与最高端的实验是再好不过的机会,他还是不希望她去。特勤局那种地方几乎人人都是超能力者,她那点修改记忆的异能根本不足以自保。

可谁也没想到,这竟是他最后一次看见这般明亮鲜活的谢木兰。

官方给出的说法是失踪。

方孟韦急红了眼睛:“失踪是什么意思?今天上午你们派人把我表妹接来,现在跟我说人失踪了!在特勤局失踪了!梁经纶呢?梁经纶在哪里?”

“人、人已经送、送进医院了……”小职员哪里见过副局长这个架势,顿时吓成了结巴,“我、我们刚、刚刚给梁教授做过检、检查,发、发现他、他的记忆被大、大量删、删改过,谢、谢小姐的超能力就、就是……”

方孟韦马上听出了话里的关窍:“什么意思?你们怀疑我表妹使用超能力删改了梁经纶的记忆后畏罪潜逃了?”

“不、不,方、方副局长,我、我们……”

方孟韦不做声,只是恶狠狠地盯着那个小职员。

小职员身后书桌上的台灯忽然从中间裂开,就像被一把无形的刀竖直劈成了两半!

方孟韦环顾四周。

视线所及的范围内,所有的台灯都裂成了两半。

他听到徐铁英的声音:“小方,你冷静一点。”

如果不是孙朝忠这个时候出现在他面前的话,他或许还能保住最后一点理智。

“方副局长,请你听局长的。”孙朝忠机器人一般,脸上没有表情,声音没有温度。

方孟韦看着他的眼睛,他的眼里也没有一丝波澜。

你凭什么……凭什么这样对我。

方孟韦抬头望向天花板。

徐铁英头顶的日光灯“啪”的一声断作两截,断裂处嗞嗞地冒着火星,徐铁英惊得后退半步,下意识地缩起了脖子。

孙朝忠站在原地,一动没动。

你怎么……还可以这么冷静?

你是谁?朋友还是敌人?

你是孙朝忠吗?

特勤局大楼里所有的日光灯管突然一齐碎裂,在随之降临的黑暗中炸开朵朵烟花,紧接着,墙壁开始出现一道道裂痕,石灰水泥块夹杂着碎玻璃噼里啪啦往下落,整栋建筑顷刻间陷入一片混乱,人们尖叫着四处躲避。

没有人看清孙朝忠是如何出手的,连方孟韦自己也没有。

可他在意识抽离之际清清楚楚地听到了一声“孟韦”。

评论(13)
热度(21)

© 仓鼠国的兔子君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