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双美架空au】进化论 4

*前文(主要是第三章)的内容做了些修改,总算是理顺了,真的超费劲的,然而总算更了,答应的艾特 @♪_ Irene Adler 

*本章大方上线,重要人物解锁~

*《青丘狐传说》的剧情和台词……哦,我还是看脸吧~


4.有了天空为何世界还有地心引力


事实上,着手一个规模这样大的工作是需要一些勇气的,但是,这可能是我们最后解决问题的唯一办法,这个问题的重要性在关系有机类型的进化历史方面是难以过分估计的。

——孟德尔《植物杂交试验》


“队长!”

男人毫不理睬,闪电般向着停机坪上的那架“蓝鹰”直升机飞奔而去,高大的身影很快隐没在舱门之内。一分钟后,“蓝鹰”在众人惊愕的目光中升空,飞离机场。

“回来!你给我回来!”指挥塔内,值班上校脸上已然失了血色,一把夺过话筒狂吼出声,“方孟敖你疯了吗?你会被击落的!”

几声尖利刺耳的电流噪音响过,通讯被直升机上的人单方面切断了。

接线员慌了神:“现在怎么办?”

“还不赶紧上报!”值班上校气得要骂娘,“他飞进C国领空最多需要十分钟,如果因此引发两国冲突,咱们就都等着吃枪子儿吧!”

脚下是笕桥空军基地,正前方便是两国的天然国界——笕江,方孟敖挺直腰背,举目向更远处望去。此地与乌托邦共和国驻C国大使馆之间直线距离约为600千米,“蓝鹰”的平飞速度最高可达395.87千米/时……

崔中石温和的笑容仿佛就在眼前:“孟敖,我现在在大使馆。如果我遭遇不测,请你务必保护好平阳。”他的语气那么平静,好像所讲的不是即将到来的危难,而是家中一件再普通不过的琐事。

不像求助,倒像是遗言。

不祥的预感袭上心头,方孟敖只觉头皮一阵发麻,整个人都给深深的无力感陷住,直坠入深渊里去。

无论怎样加速,他好像都没有办法及时赶到大使馆,就如同十四年前,即便拼尽全力,也闯不进那座被封锁的剧院。

Ave Maria.


“蓝鹰”缓缓降落在大使馆前的草坪上,比预计时间快了近二十分钟。此次飞行过程异常顺利,竟未遇到麻烦,想来国防部和外交部定是动用了全部可调动的力量同C国交涉。方孟敖顾不得考虑这些,从驾驶室里一跃而出,快步跑向使馆大楼。

早有一个矮胖的中年人迎候在楼门前了,那人向他躬躬身子,眯缝着眼笑得一脸谄媚:“方大队长好啊,敝人是经济商务处参赞马汉山,不知您今日驾临……”

方孟敖那双比鹰隼还锐利的眼睛立刻盯住了他:“崔中石在哪里?”

马汉山便装傻,目光闪烁:“崔中石?那位崔先生是叫这个名字?”话音刚落,他的手便被一只骨节分明的大手握住了,心下立时犹疑起来,“方大队长,你这是干什么?”他刚想抽手,方孟敖用的力道就又大了几分,将他的胖手箍紧了。

“马参赞,带我去看人。”

恍惚间,马汉山觉得,眼前人扼住的并非他的手,而是他的咽喉。

门窗没有暴力侵入的痕迹,现场干净得很。

崔中石静静地躺在地板上,握枪的右手垂在身侧,那抹方孟敖再熟悉不过的微笑还挂在脸上,神态安详得好似睡熟了一般,只鬂间染上了淡淡几斑血痕——子弹洞穿了他的太阳穴——这是他身上唯一的伤处。

偌大一座楼宇,竟是死寂一片,半点人声也无。

马汉山喃喃道:“好好的,怎么就这么想不开,连孩子也忍心撇下……”

方孟敖这才从震惊中回过神。

女孩只穿了件单薄的睡衣,蜷成小小一团缩在床脚,眼圈哭得通红,活像只受了惊的白兔。方孟敖忙脱下制服外套把她裹好,女孩半张脸都埋进衣服里,乌亮溜圆的眸子呆呆望着他。

方孟敖的心不由得一颤。像,太像了,连眉梢处的小痣都分毫不差。

“哥……”女孩张了张嘴,发出极细的一个音,一开口泪珠便再不能收束,哇的一声大哭起来。

“囡……平阳?你是平阳?”方孟敖紧紧抱住了面前这个还在不住打摆子的小身体,“不哭不哭,哥给你唱首歌好不好?”

浮云散,明月照人来,团圆美满,今朝最……

许多年前,母亲也是这样哄囡囡的。

哭声渐渐小了。

“乖。”方孟敖从衣袋里摸出颗水果糖,剥开给平阳衔着,然后伸手蒙住了她的眼睛。经过崔中石尸体身边的时候,平阳柔软潮湿的睫毛来回蹭他的手心,痒痒的,方孟敖却觉出来些粘稠的疼。

咔哒。女孩把糖果咬碎了。


次日清晨,两份材料同时送抵笕桥空军基地,一份是对方孟敖的处理结果:解除现役军职,发交国防部另行处置。而真正让方孟敖感兴趣的却是另一份——崔中石的遗嘱。

“我当事人一旦身故,崔平阳之监护权即刻移交于方孟敖。”律师将几页装订好的文件推到方孟敖面前,“您看,这里有我当事人的签名。”

“这是什么意思?把平阳交给我照顾?崔婶呢?”

“我当事人的全部遗产会由其妻叶碧玉女士及其子崔伯禽继承。”

“也就是说……”

“也就是说,妈妈和哥哥不要我了,对不对?”

方孟敖闻声回过头,平阳不知何时已经悄悄凑到了桌边。小孩儿显然是刚睡醒,头发乱蓬蓬的,眸子里笼着淡淡一层雾气。她个头还没有桌子一半高,飞行夹克披在她肩上简直成了件长袍。

“不是不要你,只是……”把小孩儿抱到膝盖上坐稳,方孟敖发了愁,该如何向一个年仅三岁的孩子解释连他自己都还没搞清楚的事情呢?

“没关系的,我不难过。”平阳小大人似的拍拍方孟敖的手,“大方哥哥,签字吧,带我回家。”

评论(12)
热度(18)

© 仓鼠国的兔子君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