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平双美】EBI纪事

*《进化论》会更得很慢很慢,因为它是我写过的最磨脑子的文~

*应该还有人记得这个恶搞联文吧?大过年的写来让大家乐呵乐呵。本章混cp,主《知青》齐勇x《金枝玉叶》法务小哥。知乎体,ooc,慎入慎入再慎入,我今天依然没吃药~

*本文掉落的主要原因是看完《知青》后抓心挠肝地想把孙敬文救回来,把吴敏逮进去。另,跟大家讲一个非常有意思的事儿啊,如果你像我一样补完了《知青》紧接着补《青岛往事》的话就会发现,周萍和张靖严的娃是齐勇……

*牙龈肿痛出血,伸手一摸居然摸到一颗刚刚冒头的智齿!我只是个宝宝我还在长牙~

Chap.4 KTV服务生的知乎答疑

在EBI大楼工作是种怎样的体验?

我是麦霸,EBI资深八卦收集师

@EBI茶水间大妈 谢邀~

题主你是认真的吗?你是真的打算来EBI工作吗?那来我们KTV啊,五险一金,管吃管住,薪酬待遇高居同行业之首,法定节假日加班全三薪,除正常的倒班调休外每月还有一天带薪公休假,最重要的是有福利啊!和楼上那几位总裁亲密接触的机会多啊!有接触就有八卦,有八卦就有情报,有情报就有提成啊少女!

如果非要讲这个工作有什么不好的话,那就是……伤耳朵。老板当年装修的时候为了省钱,用的都是最便宜的隔音材料,所以不管你身处哪个位置,都躲不开某些音痴顾客制造出的噪音的骚扰,音浪太强不晃会被撞到地上,比如……

一个是阆苑仙葩,一个是美玉无瑕,一个挑着担,还有一个牵着马……

恕我直言,您的花式降调十八式一听就是不是隔壁青曲社喵老师亲传。

啊,五环,你比四环多一环……

不好意思,我想您最好出门右转找德云社小岳岳帮您找一下原调。

偶滴歌神啊。

杭州美景盖世无双……

拜托你们选首流行歌曲好不好?

啊啊啊啊啊亲爱的老板请问我可以把这群跑来KTV开相声界同好会的人统统撵出去吗?

不能。

好生气噢,可我还是要保持微笑。

好在作为最常光顾我们KTV的顾客,楼上几位总裁及他们的跟班助理实习生们都称得上是K歌达人,要不然男神形象也太崩坏了。

《诉衷情》是32层明助理的必点曲目。

李警官谈恋爱以后终于不再唱《输了你赢了世界又如何》啦。

45层萧老板最爱《赤血长殷》,他们公司年会的时候我还听见他唱过《王妃》,超赞的!

公孙探长就指着一首《探世界》活了,临近结尾那几句念白他每回都要字正腔圆一板一眼地念出来,那低音炮一样的音质……啊啊啊我又要流鼻血了!

男神们常常聚在一起挤兑大明星郝晨,说他商演上口型对得严丝合缝,郝大明星当时就来了一现场版《You raise me up》,用实力证实人家假唱只是想偷个小懒。

12层的陈导是轻易不肯开嗓的,用他自己的话说,我们这儿档次太低,他唱歌那至少得有一个交响乐团给伴奏,谁知前儿个心情不好被朱摄影师灌了几杯,两瓶Rio下肚后画风大变,又是《我爱北京天安门》又是《有个女孩名叫婉君》,若不是王摄像及时赶到死拦活拦,他还要唱《我是女生》。

49层孙总新招的那个姓方的实习生喜欢老歌,最常点的是《月圆花好》,每每唱到“清浅池塘”必然要跑调,同事们还暗暗取笑过他,直到上个月他当飞行员的大哥跑来看他,也点唱了这首歌……小方童鞋我们错怪你了,和你哥比起来你那真不能算跑调!亏小方还到处吹嘘他哥会美声,《圣母颂》一绝。

对了,你们猜不到吧,庄警官小时候学过好多年芭蕾,“1+0峰会”的时候喝多了还给郝大明星伴过舞。

要说EBI的K歌之王,那绝对得是灵魂歌者齐勇啊,公认的,当之无愧。人家会蒙古长调!至今记得“EBI红五月歌咏比赛”(不要问我为什么会有这么魔性的比赛,楼上总裁们出资办的)上他用蒙语唱的《鸿雁》,你都不晓得酥倒了多少小姑娘!

哦,别瞎惦记了,人家已经名草有主了,他的挚爱就是萧老板手底下那个加班有瘾的法务小哥,不才我也是他美满爱情的见证者之一,嘿嘿。

有客人来了,我先离开一下,回来再接着讲~

--------------------------------------------------

妈呀,这么一会儿功夫评论就破百了,我有点方。

某几个人真是够了,你们怎么这么污!我们老板做的是正经生意你求特殊服务是几个意思?@黑猫警长 @似天鹅的步伐 警察蜀黍快抓住那几个人!再有咨询这种问题的直接联系EBI扫黄办公室。

还有那个求包厢.avi的,别看别人就说你,侬要西啊,在评论区求这个你是嫌自个儿活得太长了吗?楼上总裁们都有小号的知不知道?让他们看见了分分钟灭了你知不知道?懂不懂规矩?想看哪对CP的私信我邮箱地址……哦,文件太大了我还是给你发云盘链接吧。

你们想多了我发的是我和我亲爱的同事们齐心合力收集的瞎眼虐狗日常。

大家好像都对灵魂歌者的爱情故事很感兴趣呢,那我就讲讲好了。

灵魂歌者和他相方相遇在一个月黑风高的晚上,阴冷的天气,最适合杀人了……

我只是渲染一下气氛而已。

其实就是那天萧老板刚谈成了一笔大生意,到我们这儿来开庆功会,法务小哥一高兴喝得有点多,他家住的比较近,说啥也不让别人送,非要自个儿步行回去,回家路上经过一工地。

法务小哥走着走着,忽觉周身一寒,借着昏暗的月色朝前一望,妈呀!正前方站着个无头人!法务小哥吓了一跳,不由得惊叫出声。

那无头人闻声动了动:“你瞅啥?信不信我削你啊?”

在冷风和恐惧的夹击之下,酒意上涌,法务小哥只觉胃里一阵翻江倒海,“哇”的一声吐了出来。

“地包儿,咋地了?”一个低沉浑厚的男声划破夜空,在耳畔响起。法务小哥心中一动,半抬起头循声望去,前面不远处,突地冒出了一对黑白分明的大眼珠子!

记忆就此断篇儿了。

法务小哥后来是被一副坚硬的脊梁骨硌醒的,睁开眼睛,他发现自己伏在一个男人瘦削的肩背上。

“哟,醒啦,别急,这就背你回家。”

这句话在寒冷的冬夜里温暖了一颗几乎冻僵的心。

说真的,这个人一点都不会照顾人。法务小哥被粗暴地剥了衣服扔上床,差点没把隔夜饭给颠出来。背他回来的人瞟他一眼,寻了个垃圾桶套上塑料袋搁在床边,撂下他家钥匙掉头就想走。最后是及时赶来的好友照顾了他大半宿。

次日清晨,法务小哥一醒来就问:“背我回来的那个人,你记清楚长相了吗?”

“怎么不记得?劳改头,皮肤黑得像锅底,人瘦得像杆子,长得跟刚放出来的似的。”

黑点儿怎么了?瘦点儿怎么了?人家爷们儿啊!

经过一番调查,法务小哥终于知晓了“爷们儿”的身份,其实人家就是在那个工地上干活儿的一位农民工兄弟,名叫齐勇。

顺带打听出了他那天晚上奇异经历的真相。

那个所谓“无头人”是齐勇的同事兼哥们儿、外号小地包儿的民工孙敬文,那天夜里起身如厕,一时事毕,法务小哥瞧见他的时候正在摸黑系裤腰带,头垂得很低,黑灯瞎火的,远远看去就似没有脑袋。而齐勇因为皮肤太黑……微弱的天光下能让人从黑暗中分辨出来的就只剩了一双大眼珠子。

不要在意这些。

总之我们可爱的法务小哥终于在这个世界上找到了比加班更美好更重要的事物,并不可救药地沉溺于其中了。你是没见过他那个热情劲儿啊,一年365天天天往人工地上跑,冬天送温暖夏天送清凉,春天送盒饭秋天送羹汤。

对此齐勇表示,他一开始是拒绝的,后来也就没法拒绝了。再贞烈……啊呸,再正直的汉子也怕缠郎啊。

何况缠郎还无私地为他和他的伙伴们提供了无偿的法律援助,讨回了拖欠多年的薪酬。欠他们工资的是一女老板,叫吴敏,几年前携款外逃了,正赶上去年“猎狐行动”,人跑到非洲埃博拉疫区都给抓回来了,该!

再后来?再后来俩人就好上了呗。当年齐勇因为家里贫困被迫辍学,现在考入了所名牌大学继续完成学业,还和萧老板签了合同,毕业后直接进他公司工作。

年初三EBI全楼大聚会,齐勇破天荒唱了首《小苹果》。

忘了告诉你们,法务小哥的外号叫“青苹果”。

--------------------------------------------------

完了完了!被老板看到了怎么办?在线等,急!

我好方,谁来抱紧我?

--------------------------------------------------

谢谢大家的关心,老板并没有解雇我,反而给我升了职,加了薪。

最后告诉大家一个好消息,EBI又有新的公司要进驻了,总裁姓陈,经理姓罗,正发招聘启事呢,你们看着办吧。

编辑于20XX-XX-XX   1314条评论 作者保留权利

评论(8)
热度(9)

© 仓鼠国的兔子君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