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双美架空au】进化论 5

*三次元忙成狗,好悲催,虽然我更得慢,大家也还是要爱我哟~

*噗噗啊,你跟我说实话,你是不是也错拿了女主剧本了?也不知道你的CP啥时候出现,总不能让你和刘乙凑合吧?靖王殿下他不答应啊!

*据说傅老板暑期档上线,我的四生四世终于有盼头了!

5.小酒窝 长睫毛

在生物体的细胞中,控制同一性状的遗传因子成对存在,不相融合;在形成配子时,成对的遗传因子发生分离,分离后的遗传因子分别进入不同的配子中,随配子遗传给后代。

——孟德尔第一定律


走进略显简陋的宿舍,见到崔平阳的瞬间,方孟韦几乎窒息。这个乖巧小女孩的出现仿佛一阵夹杂着碎冰碴的东北风,猛烈地灌进他的肺叶,撕扯他的胸膛。

“小方哥哥!”女孩看见他开心得要命,飞跑过来一头扎进他怀里。

上回相见算来已隔了近两个年头,那时她还只是襁褓里皱巴巴的小团子,眉眼尚未长开,万料不到如今竟出落成了这副模样。方孟韦僵硬地搂紧了怀中的女孩,目光同她背后的方孟敖碰了一下,方孟敖却微微错身避开,偏过头去看摆在床头柜正中的全家福。

陪平阳玩了半日,直到女孩倦极伏在桌上打盹,兄弟俩才终于得着深谈的机会。

方孟敖慢慢掏出火机,点燃了一支雪茄,“抽吗?”见弟弟摇头,便自顾自吸起来,“今天你就把平阳带回去吧,照顾好她。”

“哥,你真要做平阳的监护人?”方孟韦心头巨震,怔怔望着兄长指间缭绕的烟雾,“那孩子……那孩子……”

“孟韦,囡囡要是还在,现在也有二十岁了。”方孟敖叹了口气,柔声道,“保护好平阳,是崔叔交托给我的最后一件事。”

“崔叔……真是自杀?”

“平阳是唯一的目击者,却什么都不肯说。大使馆的人建议让超能力者读取她的记忆,我没同意。”方孟敖垂下头,把玩着手中的崭新的zippo constantine,拇指在机身的十字架图案上反复摩挲,“我不信任特勤局的人。”

“哥,你是不是知道什么?”台灯散下的昏黄光线在方孟敖脸上晕出淡淡的神秘感,方孟韦有生以来第一次觉得他有些看不懂哥哥了。

“我该知道什么?”方孟敖眯起眼睛笑了,“孟韦,你别搅进来。”

方孟韦有一瞬的恍惚,他突然想起了孙朝忠,许多年前,那个人说过同样的话。

这几日,方孟韦一得了闲暇便到阁楼上整理旧物,他在杂物间里找出了一辆单车,年头虽有些久了,擦洗干净后试着一骑竟然还好,下午便载了平阳出门。

午后的阳光暖融融的,平阳坐在车后座上,她还小,环不住方孟韦的腰,只好紧紧揪着他的衣衫,看着街边的行人风景飞快地在眼前掠过,便格格笑起来。不同于她哥哥伯禽,这女孩早慧,只爱一个人安安静静地呆着,因着她容貌的缘故,方家人对她多少有些隔阂,住过来一个星期了,方孟韦还是头一次见她如此高兴。

自谢木兰失踪以来,方孟韦的心情也很久没有这样欢欣舒畅过了,仿佛在这片米色的暖阳中,他和小妹被亏欠的一切时光都能够得到弥补。脚下加力,单车又行过一个街区,在路边的咖啡馆门前停下了。

这家咖啡馆已有了年岁,方孟韦记得儿时他们一家常来光顾,小妹最喜爱这家的甜点,许多年过去,内里的装潢早换了样,也不知那记忆中的味道有没有改变。“平阳,饿不饿?”他把小女孩从车上抱下来,拉着她走进店里,“小方哥哥请你吃蛋糕。”

平阳马上来了精神,松开方孟韦的手自己蹦跳着跑到橱窗前,在一堆五彩斑斓中挑挑拣拣,犹豫半天后狠心抛弃了花样繁多的马卡龙和翻糖蛋糕,择定摆在角落里最不起眼的布朗尼。

“吃这个?”这么大点儿的孩子居然会喜欢这种带着点苦味的甜点,方孟韦觉得有些意外。

“嗯。”平阳点点头,黑亮的眼珠骨碌碌一转,瞟向柜台——侍应生手执拉花针,正在修整咖啡液面上刚刚用奶泡勾勒出的卡通图案。

方孟韦便笑:“小孩子不可以喝咖啡,晚上会睡不着的。”

平阳嘟起了嘴,眼睛仍然瞅着那边,不死心地咕哝:“我就……看看……”

瞧着女孩这副可怜样儿,方孟韦心一软便又点了杯花式拿铁。只见侍应生先斟了些浓缩咖啡在白瓷杯内,而后擎起拉花杯,手腕轻抖,一只白绒绒的小熊便从杯中探出头来,煞是可爱。小姑娘立刻被吸引了去,蛋糕也不吃了,直勾勾地盯着看。

方孟韦被逗乐了,把咖啡推到她面前:“只准喝一小口。”

平阳欢呼着接过杯子,跟杯中的小熊交换了一个浓郁香醇的吻,嘴角立刻沾上了一圈白,方孟韦刚要取纸巾帮她擦,就见她伸出小舌沿唇边一转,柔滑细腻的奶沫全给卷进了嘴里。

“小方哥哥喝。”小人儿咂咂嘴,又把咖啡推回方孟韦手边,“平阳舍不得。”

“那平阳就看不到小熊了。”

“唉,总要融化的。”小人儿竟然叹了口气,“要凉了,小方哥哥快喝吧,小熊在平阳心里呢。”

天气晴好,咖啡很香,一派温馨和暖中,方孟韦几乎要忘了孙朝忠的存在。那个人是烂在他心里头的一根刺,带来的疼痛已经越来越钝,却每每在不经意间扎他一下,要他难过心烦。

平阳忽地一缩脖子:“小方哥哥,外面有人在看着我们。”

抬起头向窗外张望,什么人也没有,可方孟韦莫名觉得,顺着屋檐斜斜投下来的斑驳光影将他们隔绝在了明与暗的两端,孙朝忠站在边缘处,身后铺开着深深浅浅大片的灰,那里有一个他无从知晓的世界。

啪。

在他看不见地方,孙朝忠打了个响指,时间停滞。他突兀地出现于静止的画面里,在被定格的人群中间穿行,走近他爱的人,缓缓向他伸出一只手。

终是没能贴上他的面颊。

孙朝忠发现,被冻结的这帧时间里,那个名叫崔平阳的女孩以肉眼可见的速度勾起了嘴角。

评论(11)
热度(22)
  1. 备份后花园仓鼠国的兔子君 转载了此文字

© 仓鼠国的兔子君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