仁者,爱人——读《为往圣继绝学》

作为一个马哲都没怎么学好的学渣,不敢讲什么长评,也是 @青山有鹿  君讲了“意识没有对与错,只有理解的走向和认知的深度带来的个体差异”,我才敢讲讲我浅薄的理解和认知。

“为往圣继绝学”语出北宋大儒张载的“横渠四句”:为天地立心,为生民立命,为往圣继绝学,为万世开太平。

为天地确立起生生之心,为百姓指明一条共同遵行的大道,继承孔孟等以往的圣人不传的学问,为天下后世开辟永久太平的基业。

——多么磅礴的气势,多么宏大的理想。

于是这群怀抱着兼济天下的理想的大儒们搞出了个什么呢?存天理,灭人欲,饿死事小,失节事大。

细想想,曾经,作为学生的我们和程颐眼里的孀妇或许并没有什么不同,只不过得换一种说法:一切事都小,成绩事最大。于是,我们一个个生龙活跳有血有肉的人,在一条名为“教育”的产业链上被加工成了一台台机器。

我为什么会那么讨厌陈优优?因为同是机器,我们都是拼命挣扎着的残次品,她却是个优等品,何况她还那么有身为机器的自觉——她居高临下地指责李熏然“你公然在学校里搞同性恋,不觉得羞耻吗”,她卑鄙地跑去向老师高密害得凌远痛苦熏然受罚却丝毫不认为自己有错,甚至还觉得这是为凌远好。看着陈优优,我悲哀,我恶心。

然后是网络暴力。我爱看《罗辑思维》,讲图灵的那一期里,罗胖子提到了一个概念“庸众的迫害”——人是一种最爱在背地里说人坏话的动物,你特别,你和我们的活法不一样,我们就要站在道德制高点上,骂你、迫害你,迫害你致死。凌远和李熏然之所以承受这样大恶意的原因也正是如此:我们都是异性恋,你们凭什么是同性恋?你们凭什么和我们不一样?我们妥协了,被迫老老实实地当机器,你们凭什么那么勇敢地坚持要当人?你们这是扬人欲,灭天理!

人世间最大的悲剧,不是活人生生被加工成机器,而是被加工成机器的人倒过来维护那条加工他的产业链。

为往圣继绝学,我们到底继到了什么?我们该继什么?还好,我的历史没全还给老师,老师说了,孔子的思想,核心是“仁”。

仁者,爱人。

我们真正该继的“绝学”,难道不是“爱”吗?难道不是如何做“人”吗?

我们不想死气沉沉千篇一律,我们不要成为“德智体美劳全面发展”的精美样板,我们是真实可感有缺点会犯错的人,我们要甜甜蜜蜜轰轰烈烈地爱,不管是和男人还是和女人,我们有爱与被爱的权利,谁也不能剥夺,我特么还有诗和远方!

于是,在文中读到以下句子的时候我泪流满面:为人冷漠、少年有成、自私凉薄、利益优先其余免谈,这些标签让他活得不真实,来来往往的好像不是一个活人凌远,而是一个机器凌远,然后有一天,这个机器做的凌远想当一次活生生的人。

为凌远,也为当年那个被撕碎了的真正的自己。

相信我,我真不是来反专制反封建的,我本意是想对写出了我心声的有鹿君表白,可这似乎不像表白?

原谅我,借着这个表白的机会,发了一次遥远的少年的狂。

评论(8)
热度(27)

© 仓鼠国的兔子君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