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双美架空au】进化论 7

*女用小蓝片?嗯,蛐蛐对赵医生的这个形容很准确……然而赵医生的相关剧情,说实话我有点尴尬……

*亲人们啊,我心里其实有点没底,所以继续无耻地求评论~

7.他近水楼台 就地取材

就某种意义来说,生活条件不但能直接地或间接地引起变异,同样的也可以把自然选择包括在内,因为生活条件决定了这个或那个变种能否生存。但是当人类是选择的执行者时,我们就可以明显看出,变化的两种要素是差别分明的。

——达尔文《物种起源》


单车出行虽然最后闹得不太愉快,却让平阳十分开心,在家里说话渐渐多了起来,人也开朗了好些。方孟韦见小孩儿高兴,便常常带她外出,陪她玩耍。

孙朝忠没有再露过面。这让方孟韦踏实了不少,虽然一静下来就免不了要想起他,总好过面对本尊时郁悒焦灼,可心中又分明隐隐地有所期待。见或不见,念过不念,好像只要有关于孙朝忠的,就不适用于任何一种逻辑,无论怎样都不对。

他同那个人,无法可解。

“小方哥哥你看,是那个上过电视的大教授!”便利店里,正在挑零食的平阳忽然兴奋起来,在他反应过来之前扑向收银台前一个准备结账的男人,握着那人的手表达自己的崇拜之情。

“嗯?谁?”方孟韦被蹿出去的小孩儿搡了一把才堪堪回神,随手向购物篮里丢了瓶果汁,然后抬眼向女孩手指的方向看过去。

他险些没认出梁经纶。三年未见,那人瘦了许多,全身的皮肤都呈现出一种虚弱的病态的白,眼眶也微微凹陷了下去,好在穿戴干净齐整,仍旧保持着学者的体面斯文。

“梁教授一向都好?”

梁经纶似乎是被突然跑来的平阳吓着了,生了锈的机器人一样,眼珠极慢地转动着,好半天才应声:“方副局长。”

方孟韦原准备讽几句,见了他这副模样反倒不好发作了,只好点点头。

“方副局长想问我木兰的事情吧?”梁经纶道,“我买了木兰爱吃的桑葚,这是我对于她为数不多的记忆了。”

不管嫌恶恼恨有多么深,大概终究都会被时间磨平的吧,方孟韦想。当初讨厌他的阴险虚伪,连正眼看他都不屑,如今却又觉得他孤单可怜,没来由地,倒产生了同他聊聊的想法,恰好这趟开了车,便自然地捎上了他。

“在所有的超能力者中,识别者最为宝贵的,这是常识。识别者可以轻松地把超能力者从他们潜藏的人群中辨认出来,一眼认出他们所拥有的超能力类型,而我们,只能耗费大量的人力物力时间进行复杂的检测,还不能保证结果的正确性。元帅建立特勤局,无非就是为了最大限度地搜寻整合全国的超能力者,并利用这一支力量来达到目的。可惜特勤局成立至今,一直都没能找到合用的识别者,故而超能力者的寻找和组织工作效率也就一直很低。”梁经纶看着窗外,他的一番话,好像仅仅是说给自己听的,“所以,元帅也就只好动一些念头,比如……人类补完计划。”

“人类补完计划?”方孟韦耸耸肩,“我对这些一窍不通。”

“不明白……最好,但愿你永远也不要明白。”

梁经纶仍旧宿在外文书店,店主是位外国籍女士,同他关系很好,一见面便跟他打招呼:“梁,你回来了,你的朋友在上面等你。”

“我的朋友?”梁经纶莫名其妙地望向楼上。

孙朝忠身着特勤局黑色制服,正站在楼梯拐角处。

还是遇上了。方孟韦有点儿恼,又见他那身穿戴,心里不由得“咯噔”一下:“孙秘书,你……”

“恕我直言,”孙朝忠打断了他,“我奉局长的命令来同梁教授谈话,内容涉及国家机密,方副局长还是回避一下吧。”

既然不受欢迎,那么多待也无宜,方孟韦索性带了平阳直接回家。

“我本来想藏在角落里偷听他们说话呢!”副驾驶座上的平阳苦恼地皱着眉头,“说不定可以搞清楚删掉了梁教授记忆的人是谁。”

“你偷看他的记忆了?”方孟韦稳住方向盘,腾出右手来在女孩的小脑袋上招呼了一下,“不听话!”

小丫头忙不迭地躲闪,口里还不服气地叫嚷:“我就看了一眼!”

“你看到什么了?”

“他没有说谎,他的记忆里有大段大段的空白,尤其是木兰姐姐失踪的那一天,被删除得一丝痕迹都不剩。再有,他作为一个拥有‘过目不忘’能力的超能力者,在特勤局里做过那么多的实验,按理说记忆中应当保存着大量的实验数据,可这些我同样没有看到。”

“那么,平阳,”方孟韦转过头,狐疑地盯着女孩,“你是如何知道他有过目不忘的超能力的?”

梁经纶对孙朝忠的到来倒是不怎么惊讶,自顾自上去开了二楼阅读室的门。书店条件艰苦,实在算不得一个合适的居处。梁经纶睡得少,一天里大部分时间都用来读书,桌上堆满了最新的生物学专著,孙朝忠扫一眼标题,全是外文。

“抱歉,我一个人呆着,乱得很。”梁经纶一面说,一面将散乱的材料整理堆叠起来,总算收拾出块干净桌面,“孙秘书今天来,是要传讯我吗?”

孙朝忠并未凑近,而是在书桌的另一端远远地站定:“问几个问题而已。”

“关于实验还是关于谢木兰?”梁经纶苦笑,“很抱歉,我真的不记得了,特勤局早已经派人来验证过了。”

孙朝忠不接言,只是开始绕着房间慢慢地走动,一圈又一圈,最后在书架前停住,从第三层取下个巴掌大小的樟木盒子,小心地掀开盒盖。黑丝绒垫裹的内里衬托着一只zippo打火机,纯铜蚀刻,纹饰精美繁复,机身中下部那标志性的十字架图案更是十分醒目。

梁经纶神色一凛:“这是朋友送的,我不抽烟,随手扔在那里了。”

“Crux Sacra Sit Mihi Lux. ”孙朝忠忽然道,“康斯坦丁只限量发行了300个,原来梁教授也有收藏。”

梁经纶长叹一声,缓缓对上了下句:“我更喜欢‘Fiat justicia et pereat mundus.’”

评论(9)
热度(13)

© 仓鼠国的兔子君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