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健康美丽】点球,进了!(三)

*做个前文链接~

 

前篇《老铁,干了!》:;本篇《点球,进了!》:

 

亲人们啊,求你们赏点儿评论吧~

 

迎战霸州海润的前一小时,马龙仍执着地在体育新闻推送中搜索卡卡,依旧是漫天的“出轨”和“卡洛琳新欢”,这年头网媒真是一点儿正事儿也没有,队座大人感叹着,终于刷出一条“经典长途奔袭破门再现大联盟赛场”。配图中,那张俊秀的脸被胡茬掩了大半,34岁的追风王子已颇显沧桑,再往下翻是网友们队形整齐的评论——你来过一阵子,我思念一辈子。

马龙看得一阵心酸,下意识地往旁边伸手,却捞了个空。哦,对了,那个家伙在北京撩妹呢。

思绪就这么忽然飘回了十年之前。德国世界杯给一众看客留下的印象被时间冲刷到今天大概就剩了“黄健翔疯狂解说”和“齐达内头顶马特拉齐”,相比之下,巴西与法国的对决大概没有多少人记得了,对于马龙来说则不然。

大热倒灶,五星巴西的失败仿佛一场宿命,女主播轻柔的语调让端着餐盘的小龙仔没来由的心慌,胡乱扒拉两口就丢了筷子飞跑回宿舍。

拨号的时候他还是迟疑了一下,他已经很久没同张继科联系过了。

然而电话很快就接通了,那头的人气喘吁吁,大概在晨跑。

继科儿……

哎。

五星巴西,输了。

嗯。

卡卡只进了一个球。

嗯。

下一届……还要等四年。

……

继科儿?

龙,等着我。

心给踏踏实实地塞回了腔子里,马龙挂掉电话,转身投入训练。

而藏獒也不愧是藏獒,真的没有让他等多久。同年十一月的某个晚上,马龙在公寓门口接到了他。离开时背着处罚,现下以陪练的身份归来,并不是多么光彩的事。他个子蹿了一大截,人也结实了,挺拔如哨所旁一棵茁壮成长的小白杨,孤零零一个人拎着皮箱站在灯影里,手里端了碗热腾腾的关东煮。

那人看到他的时候嘿嘿一笑,龙,你都胖了。

马龙也笑,你倒是瘦了。

俩人谁也没再说话,站在风口上就着一只纸碗稀里呼噜地分吃了那份关东煮,三串丸子三串青菜,抹着马龙喜欢的甜辣酱,连汤也喝了个精光。

然后因为喝风凉了胃一起捂着肚子哎哟了整晚。

没有童年的小孩子都不会长大,他们只是把那个天真的自己藏进了心底。呃,大白杨是个例外,他就是个小孩子。

港澳行的时候,一照面孙杨就哒哒哒跑来找马龙告状,龙哥龙哥,科哥哭鼻子来着。

马龙着实吓了一跳。张继科前不久在直播里讲“累了,打不动了”,当然,迷妹们都知道他人来疯一犯满嘴跑火车还是G字头和谐号,紧张了一阵儿,瞧着没有坏消息传来,便不太当回事儿了。只有马龙心里清楚,奥运会结束后,这家伙脑袋里是当真存了退役念头,只不过犹豫着没定。这当口掉眼泪,该不会……

别听他瞎说,藏獒紧走两步赶过来,不好意思地挠挠头。

大白杨冲他做了个鬼脸。

谁哭了啊,藏獒心想,打死都不能承认。

前几天倒时差睡多了,路上一丝困意没有,闲得难受。都怪孙杨,抱着iPad往他那边蹭,科哥科哥,我下了《那年那兔那些事儿》,一起看吧。

什么鬼?听名字就幼稚的要死,不看不看。

看嘛看嘛。

就不看!

最后他还是屈服了。大白杨仗着个儿高,一把搂住了他的脖子,掰着他脑袋冲屏幕这边凑,他总不能闭上眼睛吧?

两季带番外,大白杨哭掉了三大盒纸巾,关了平板擦着眼泪儿扭头看藏獒,科哥,你也哭了。

藏獒背过身去偷偷抹眼角,我没有。

大白杨不依不饶,你就是哭了。

藏獒翻白眼儿,那啥,风沙好大。

大白杨傻乎乎地信了,哎?是不是窗户没关好啊?我瞧瞧。

拜托,你俩在飞机上呢!

藏獒的耳朵红了。

龙,我刚才和孙杨看了部大片,可棒了。

是嘛。

我特别喜欢里面的一句台词。

哪句?

藏獒特认真地盯着他,我们的征途是星辰大海。

马龙瞬间笑出声来,是啊,每一只兔子都有一个大国梦嘛。

藏獒一时愣住,站在原地反应了三秒,耳朵又红了。

马龙笑得更加开心,他知道,继科儿不会再说想退役的话了。

TBC

评论(11)
热度(81)
  1. 仓鼠国的兔子君仓鼠国的兔子君 转载了此文字  到 张马屯总站
    仓鼠国的兔子君:

© 仓鼠国的兔子君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