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健康美丽/昕博】on the air 3

特约评论员科x主播龙、摄像昕x军官博

warning:1.本文是与 @长宁 的联文,一人一章,獒龙昕博,不拆不逆,有大量bug出没,可能ooc,请见谅。

2.圈地自萌,勿上升真人,勿转出lof。欢迎提意见和讨论,不接受批评和指责。

3.O.T.A是本文的tag,可以直接戳进去看前文。


当日在面馆里只顾赌气争胜,并没有仔细思考过那个男孩说的话。而今沉下心来想想,他说的的确有道理。

这确实是一场毫无胜算的战争。尽管开战以来,伊军每一场仗在战术上看来都打得十分漂亮,但掌握着绝对制空权的美军仅用最简单也是最笨的一招——用大范围的空袭尽可能消灭有生力量,一派狂轰滥炸后地面部队再配合推进,便如入无人之境。交战双方根本就不是一个力量级的,这种仗要怎么打?伊军投入越多,伤亡就会越惨重。

如果我是一个负责任的军队统帅,手里还握有十万兵力,我会怎么做?萨达姆倒台已成定势,我何苦率领我的部下给他陪葬?我所要做的,就是最大限度地保存有生力量,无论仗打成什么样子,战后都是要重建家园的,国家需要他们。即便我是一个极端的爱国主义者,缺乏理智和远见,誓死效忠萨达姆,那么目前看来,拼死守卫巴格达已经没有意义,若将这十万人化整为零分散到民间,挑起当地人对于美军的仇恨情绪,每一个普通的伊拉克人,都可能会变成一颗定时炸弹。另外,萨达姆一倒,原本被其高压统治强行压制住的宗教、民族、阶级矛盾统统被释放出来,就如同打开了潘多拉的魔盒……

马龙猛地打了个寒颤,这个国家,将再无宁日。

那个男孩是不是也想到了这一层?马龙忽然很想见到他,即使见面就免不了再吵一架。


八月中旬,考入本省重点高中的马龙顶着烈日穿着迷彩在操场上站军姿,豆大的汗珠滚进眼睛里,生生辣出泪来。

“小小孩子家,学人家染什么头发?”操场另一角,教导主任正在训斥一个男生,声音极大,他们这边能听得清清楚楚。那男生背对着他们,中等个儿,生得瘦而结实,脑袋给剃成了秃瓢,露着碧青头皮,十分显眼。教导主任唾沫横飞骂了他快二十分钟,没见他应声,自己也烦了,摆摆手让他归队,男生便向着他们班的队列跑来。

“报告!”一声口号喊得震天响,直接把教导主任吓了一趔趄。

马龙这时才看清男生的脸。靠,他暗骂,冤家路窄。

几乎同时,男生也发现了他,脸上露出一个意味不明的笑容,像是欣喜,又像是挑衅。

马龙没费什么劲就打听到了男生的名字——张继科,以第一名的成绩从这所学校的初中部直升上来,性子同成绩一样出名,桀骜不驯,但人极仗义,同学们对他又敬又怕,除了背地里说他太狂,倒也没有特别恨他的。

自那日开始,马龙一整个学年都在和张继科暗中较劲,俩人谁也不主动和对方讲话,却事事都要相争。军训时争优秀学员,结果俩人都拿了奖状;课堂讨论时争解题方法优劣,结果不相上下;考试时争头名,结果常常能一起拿到满分。高二文理分科,俩人都进了理科实验班,马龙当了班长张继科当了体委,接着死磕。马龙一直以为他俩会这样拧巴到高中毕业,谁知国庆假放完,张继科竟主动跑来找他了。

“敢打个赌吗?”

马龙虽然有些惊讶,却想都没想就应下了:“好啊,赌什么?”

张继科从书包里掏出张报纸推到他面前,手指头条新闻上敲了一下:“美国大选就要开始了,你看好谁?”

“克里吧。”

“我赌小布什连任。”

马龙最看不惯他那得瑟得眉眼都快飞起来的样子,张嘴就呛他:“算了吧,小布什的政绩一团糟,伊拉克局势也在持续恶化,怎么看都输定了。”

“我要是输了,就在课间操的时候在校园广播里喊话。”张继科的笑容里带着种不容置疑的神气,“我就喊,我被马龙打败了,我服了,马龙宇宙超级无敌第一帅!”

哎呀呀,他这爆棚的自信心究竟是从哪里来的呢?

“你呢,乖仔?你敢喊吗?”

“叫谁乖仔呢?有什么不敢的,喊就喊。”

不得不说,这个无比中二的赌注对于马龙还是很有吸引力的,他整个人都沉浸在同张继科决一死战的渴望和兴奋中,所以当他意识到这简直是给刚刚提成校广播站站长的自己挖了个大坑的时候,已经是第二天早上,他连个反悔的机会都没有了。


“张继科……宇宙……超级……”直到站到话筒前,马龙还想挣扎一下,混在大课间嘈杂的人声和背景音乐里,他涨红着脸吐出的那几个字根本没人听得见。

张继科盘腿坐在他身后拿本练习册扇风:“你那叫喊啊?你那叫蚊子哼哼!快点儿,别磨叽,赶时间。”

马龙从来受不得人激,气性一上来哪里还顾得上面子,当下一咬牙一跺脚,连音乐也关了,抓起话筒大吼:“张继科宇宙超级无敌第一帅!”

一嗓子出去操场上立马就炸了锅,他们班团支书——后来有幸和马龙进入同一家电视台当了化妆师的苏苏,当时捂着心口差点儿厥过去——这一位后来成了他们学校腐文化传播事业的先驱者。

在隔壁间办公的教导主任赶在马龙第二嗓子吼出来之前把俩人拎进了政教处。

“广播站站长?玩忽职守,以权谋私,撤职!张继科你笑什么笑啊?别以为我不知道,马龙这么老实一孩子怎么想起来干这种事儿?肯定是你挑唆的!”

以下省略教导主任足足十分钟带口音的国骂。

“你俩给我罚站去,站到放学!”

俩人虎着脸一前一后踱到办公室外,马龙正气不打一出来,掩上门指着张继科便飙了句脏话:“智障!”

张继科下意识回嘴:“傻逼。”随后一怔,瞬间破功,捂着肚子大笑起来。

“张继科你笑什么啊?”马龙拿拳头使劲儿捶他,“你还好意思笑!”

“哈哈哈哈哈哈哈……”

“喂!”

“哈哈哈哈哈哈哈……”

“你有完没完?”

或许是张继科的笑声感染力太强,最后马龙自己也憋不住了,俩个人搭着肩膀笑作一团。

马龙一边笑一边又上手捶了张继科好几拳:“就你想那二了吧唧的台词,太丢脸了。”

“谁让……”张继科扭着身子躲,笑得快喘不上气了,“谁让你输了的……”

“张……继科儿,你能不能告诉我,你是怎么猜到小布什会获胜的?”

张继科略一沉吟,清了清嗓子道:“因为他无耻。”

“哈?”马龙愣了,“这算什么理由?”

“大选,说白了就是打宣传战。”张继科收敛了笑意,表情前所未有的认真,“克里的竞选政策太温和了,甚至可以说是优柔寡断。他不会推销自己,又不肯攻击对手,这和等死没什么两样。反观小布什,他敢于作秀,不遗余力地往克里和共和党脑袋上扣帽子泼脏水,赢的当然会是他。”

苏苏软磨硬泡好容易撺掇了班主任赶来政教处替张继科马龙求情的时候,看到的就是这样一副景象——两位优等生正激烈地讨论着什么,声音极大,神情极投入,完全无视过往师生投向他们的异样眼神。

“苏苏啊,”班主任发自内心地感叹道,“我觉得他们根本不需要我们来救啊。”

善良的团支书再次捂住心口:“强强最带感了,所以到底谁攻谁受啊?”


TBC

评论(11)
热度(158)
  1. 仓鼠国的兔子君仓鼠国的兔子君 转载了此文字  到 张马屯总站
    仓鼠国的兔子君:

© 仓鼠国的兔子君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