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健康美丽/昕博】on the air 7

特约评论员科x主播龙、摄像昕x军官博

warning:1.本文是与 @长宁 的联文,一人一章,獒龙昕博,不拆不逆,有大量bug出没,可能ooc,请见谅。

2.圈地自萌,勿上升真人,勿转出lof。欢迎提意见和讨论,不接受批评和指责。

3.O.T.A是本文的tag,可以直接戳进去看前文。

*本文又名《男神们的开挂人生》,挂开得特别大,且到处都是bug,请不要在意这些细节~

*文中所述的那个研究所并不存在,架空的啊架空的~


哟吼,给大家拜年喽,恭喜发财,红包拿来~


许昕时常觉得,生活于他而言不过是场游戏,此番跟着回来走了一趟剧情,却发现主线任务依旧完不成,还得继续刷副本。那个噩梦并没有让他觉得太难过,近十年来的日日夜夜里,这种程度的疼痛他体会过无数次,早已麻木,相比之下,他倒是更担心马龙——他师兄似是终于灰了心冷了情断了念想,上飞机时满脸不成功则成仁的决绝,偶有一个眼风扫过来都冻得他打哆嗦。

可是总会好起来的,无论多么疼都会好起来的。

作为一个副本,日本这地界还是不错的,boss容易打,刷出的装备好,掉落的经验多,非要说有什么坏处,那就是通关之路总长得像是望不到头吧。许昕叹了口气,将镜头对准了曾经把东电社长质问得哑口无言、今番气场全开准备呛声石原慎太郎、明儿大概打算直接正面硬刚安倍晋三的马龙。

他从来就不是一个会停在原地踌躇无措的人。

“尖阁诸岛……”

“请注意您的用词,是钓鱼岛!”马龙恶狠狠地把这几个字又咬了一遍,“世界上没有什么尖阁诸岛,只有钓鱼岛!”

这一年多,他俨然活成了一个战士,勇往直前,无所畏惧。

几乎在记者会结束的同时,秦志戬的电话就来了。

秦志戬早年曾做过中传的客座教授,他的讲座马龙场场不落,常有精彩发言,给秦志戬留下了深刻的印象,后来马龙进入GPTV成了他的下属,由于表现出色,更是受他赏识,被当作嫡传弟子看待,乐得点拨提拔,连带许昕也跟着受惠不少。

“我刚看完直播,很精彩,你做得很好。马龙,你对国际时评还感兴趣吗?愿不愿意回来帮我筹备新节目?”

马龙知道秦志戬同他一样,一直有做新闻评论节目的想法,看样子终于等来了机会。

许昕发现这话真不能乱说,刚刚还抱怨通关的日子遥遥无期,谁料迎头就撞上了传送点。

2013年7月,马龙和许昕正式被调回本部,许昕几乎是一进GPTV大厦的大门就被秦志戬揪着耳朵拎进栏目组帮忙,马龙依然两头跑——一面顾着新节目一面还得搭档刘诗雯播十点档的晚间新闻——忙得团团转,俩人连话都难得说上两句,在茶水间偶然碰见才能得着机会唠个闲嗑。

“悠着点儿,最帅男主播,咖啡因对身体不好。”许昕眼看着他师兄撕开三小袋浓缩咖啡泡到一杯里,忍不住打趣他,“姑娘们要是知道她们的梦中情人天天这么折腾自己,还不得心疼死。”

马龙不理他,端起骨瓷杯抿一口,咂咂嘴,又往杯中丢了块方糖。

“话说,你跟石川就没再联系过?她为了你报语言学校苦学中文,立志要读最好的新闻专业怕也是受了你的影响吧?这姑娘也是肯下功夫,上智大学多难进你又不是不知道。她是真喜欢你,你倒好,临走了,都不让人家跟自己逝去的初恋好好道个别……”

“我可不像你,有那么多招惹小姑娘的闲心思。”马龙说,皱着眉头灌药一般将咖啡饮尽了。

许昕点上根烟叼在齿间,懒懒地吸:“日本女孩儿可是大方得很,搞不好追到中国来啊我跟你讲。”

数月后,《环球视界》开播,架好机器跑趟厕所的工夫,许昕一下瞄见了石川佳纯的名字,您还别说,电子显示屏上排版整齐的新录用人员名单突然出现一串四个字儿是挺显眼的。

我的嘴可能开过光,许昕想。

节目组新成立正缺人手,偏生把石川调了进来。就石川那股子殷勤劲儿,明眼人没一个看不出来她暗恋马龙,哎哟喂,那是得机会就往马龙面前蹭啊,有多近凑多近,一副日本女孩特有的温柔乖巧样儿,你还不好意思嫌烦。爱心便当继续送不说,每天早上多加了块巧克力,哼,还是明治的,原装进口。如此这般,倒也不见马龙十分推拒,毕竟做了同事,只好客气些,总不能驳人面子。然而,到底架不住旁人八卦,现下整栋楼内连保洁大妈都在猜他俩是在国内领证还是去日本注册。

唔,真倒牙。许昕承认自己酸,可是你得理解大龄单身男青年的苦衷啊,眼看当初陪他喝酒恸哭悼念初恋的师兄找着了第二春,他却还誓死坚守一腔不变的真情,试问换你你能不酸?

也不晓得马龙心中还有没有他那个奔了军中清华的旧爱。

不过,情感纠葛嘛,交给人自个儿去头疼就好,光是陈玘已经够许昕心烦的了。我是摄像哎,摄像!许昕在心底怒吼,又不是谁的小助理,凭什么鞍前马后地伺候一个特约评论员?

但凡有本事的人,脾气都有那么一丢丢古怪,陈玘便是如此。许昕听说此人在军中外号“杀神”,经历是相当传奇——十六岁参军,凭你比哪个科目,赢遍全集团军无敌手,维和的时候生擒过恐怖分子抢救过友军伤员,二等功三等功不知立过多少,因为违反纪律下放连队种过菜养过猪,国防大学进过修,再后来就到了研究所,去年刚升的副研究员。镜头前一坐,嚯,英俊帅气,神采奕奕,见解独到,言辞犀利,美中不足是说话有点结巴——也丝毫不妨碍一众大姑娘小媳妇天天蹲电视机前对着他发花痴。

只是,不公平吧……一年多了,每天给陈玘端茶倒水,许昕一声“谢谢”也没落着,人家的笑脸都冲马龙去了——“小龙人儿,你真棒!”您拿我师兄当孩子哄呐?怎么马龙就人见人爱呢?你们到底哪只眼睛看出他乖来的?

蓝瘦,香菇。许昕伏在办公桌上百无聊赖,满腹牢骚。

抱怨归抱怨,面对一大摊子工作,还是得元气满满地迎头顶上去啊。

不过大力哥你这是什么意思?

“陈副研究员五天后要到国外去参加为期两周的交流会,接替他做这几期节目的人研究所已经给找了,你去先打个电话联系,这是号码。”王励勤隔着半间屋飞了张卡片过来,嘴里不住地催促,“赶紧的,回头我和咱领导忙完了跑一趟好定下来。”

“哎大力哥这明明是石川的活儿啊……”

王励勤以他的招牌式冷淡很好地诠释了什么叫不怒自威:“石川在准备材料,没空。再说了,你觉得让一个日本人给这种级别的单位打电话合适吗?”

许昕接过卡片看了眼,国防战略研究院下属国际关系研究所第一研究室。呃……好吧,还是我比较合适。磨蹭一会儿,终于生无可恋地抓起电话拨号,暗自盘算那头不管谁接,非得怼上几句,方解这一肚子怨气。

“您好,第一研究室。”

语调绵绵的,带点小口音,叫人听着没来由的想笑。

“您好?”

许昕傻了。那是他一辈子也忘不掉的声音。

“您在听吗?”

“您……您好。”许昕终于反应过来,低低应道,“这里是GPTV《环球视界》节目组。”

“啊,是为了评论员的事儿吧。”对方轻笑,“事实上我们已经……”

许昕忙不迭地打断他:“台领导很重视这档节目,我们可以面谈一下吗?要是方便的话,我现在就去找您,您……”他再也无法掩饰心头的惴惴,喉头发梗,“您贵姓?”

“免贵姓方。”


研究院门口执勤的卫兵斜着眼瞟许昕:“你是GPTV的?看着不像啊。”

大爷的,一着急随便扥了件什么就套,怎么就把林高远的衣服穿出来了呢?许昕低头看了眼身上的粉红色流苏外套咬牙暗骂,我说咋这么瘦呢!

“你们电视台的人品位还真特别……”说话间,值班室的窗户里探出了另一颗戴着军帽的脑袋,上下打量了他不下三十遍,“得,等着吧,刚接了内线,博哥说了,马上出来接你。”

自听到“博哥”俩字儿起便嗞啦嗞啦冒起了火花的许昕的神经在看到方博本人之后彻底烧断了。他几乎不敢认——通身笔挺军绿衬得那人神采飞扬,潇洒又威风,再不是他怀里矮小委屈的一节藕瓜,肩头“一毛三星”闪闪发光——已经是个上尉了。许昕跑上前想拥抱他,可他像只惊慌的小鹿般跳开了。

“GPTV的许先生?”方博眸中掠过一丝错愕,但坚持了不到半秒便被公式化的微笑所取代,“许先生你好,我是实习研究员方博,关于评论员我们……”

许先生?你我真的……生分到这个地步了?

“我不是什么许先生!”许昕几乎是在吼了,“方博儿!博儿!是我!许昕!你叫我什么都好,许大蟒,许瞎子,你以前不都是这样叫我的吗?”他凝视着方博,试图从他眼中寻到些微湿润的痕迹,然而那两汪晶亮却始终风平浪静,毫无波澜。

“博儿,都是我的错,是我不好,我一直想跟你道歉……”

“许先生,您……”方博顿了顿,似乎在斟酌用词,“您别开玩笑了。”

“我没有开玩笑!”许昕急了,“你怎么会认为我在开玩笑?我找了你快十年了,你相信我!”

方博偏过头不理会他,抬腕看一眼手表,自顾自道:“我还有一堆工作要做,只有不到十分钟的时间跟你谈论节目的事情,现在已经过去了八分钟,看来你没有什么要说的。抱歉,我先回去了。”说着一侧身灵活地避过了许昕抢上来想要扳他臂膀的手,向卫兵小哥使个眼色,“煜东,麻烦你了,帮我送一下。”


许昕觉得自己很有必要报个班学点擒拿格斗提升一下武力值,毕竟肩宽腿长长了一八一的大个儿却叫个看着也就一七五左右的小兵背沙包似的当街撂倒拖行了将近一百米实在不是啥光彩的事,何况那个被方博唤作“煜东”的小兵放下他的时候还在幸灾乐祸:“告我去吧,我敢保证你调不出今天的监控来。”

“方博你听着,咱俩没完!我会一直等着你的!”许昕大喊一声,挣扎着站起来,拍拍屁股走了。


目送着人走远了,方博才丢下窗帘角踱回办公桌边找同事聊天:“科哥我真服了你,那个交流活动明明该你去的,你是怎么算计孔指换成玘哥的?”

“很简单。”张继科打了个哈欠,从一堆文件中抬起头来,“还记得上回日本统合幕僚监部派的那个什么水谷吗?就老挑事儿那个。我跟孔指说,他要非叫我去,我碰见那小子一次就揍一次,不把他揍到生活不能自理我不姓张!”

呃……厉害了,我的哥。


TBC

————————————————

前儿才和苏苏 @长宁 说过,我俩写文就是俩极端,她是玩命抠细节,我是玩命取进度~

评论(29)
热度(218)
  1. 仓鼠国的兔子君仓鼠国的兔子君 转载了此文字  到 张马屯总站
    仓鼠国的兔子君:

© 仓鼠国的兔子君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