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健康美丽/昕博】on the air 8

这么快又该我了……

长宁:

特约评论员科x主持龙 摄像昕x军官博
warning:
1.本文是与 @仓鼠国的兔子君   的联文,一人一章,獒龙昕博,不拆不逆,有大量bug出没,可能ooc,请见谅
2.圈地自萌,勿上升真人,勿转出lof。欢迎提意见和讨论,不接受批评和指责
3.前文戳O.T.A tag

蜜汁小言风
——————————————————————————

张继科扫了眼方博甘拜下风的表情,撇撇嘴,不置一词。
方博点点头,“为了把玘哥支出去好方便代他的工作你也是煞费苦心啊,可算得偿所愿了?”
“怪我吗?我跟他和和气气地商量过要和他换一下我去当次评论员吧,他差点把我打一顿不说,还张口闭口什么‘不准惦记我家小龙人儿,我家小龙人儿是你这黑狗子能惦记的吗?’。怪我把他支出去?这就已经不错了,还他家‘小龙人儿’,我让他看看是谁家的。”张继科翻了个白眼,端起杯子喝了口水。
“你这飞醋吃的,人还没见到呢先吃上醋了。不怪玘哥疼啊,你看马龙那样子,要我我也稀罕啊……”,方博感受到张继科抛来的眼刀迅速转换话题,胳膊肘怼了怼张继科,“说实话,你早就记恨上玘哥了吧……当初在国防大的时候我看你看马龙节目,啧啧,那电视里马龙一和玘哥说话你那眼神都要把玘哥给剐了……”
“所以我现在能和他和和气气地处好同事关系已经很不容易了,你说对吧,方小博儿~?”张继科把手搭在方博肩膀上,眯着一双漂亮的桃花眼问道。
“……呃……对,科哥大人有大量……科哥心胸最宽广了……”,方博名言:我轻易不认怂,认怂起来我自己都嫌弃。

张继科把方博逗弄够了放走了,回到自己电脑前点开《环球视线》的往期节目又开始看起来。



马龙这么多年,除了瘦了些,抹上了发胶,倒也没变多少。明明快三十的人了说他二十刚出头都有人信。
果然是自己的人怎么看都好啊。



他看着屏幕里的马龙认真地听着陈玘的分析的侧脸,突然就和十多年前桌边的少年重合了起来。

那时候自己上不喜欢的课时总趴在桌子上睡觉,马龙叫了他几次没有成效,又见他毫不影响成绩,就干脆放任他在一边睡得香。

在那个夏日的黄昏,两人的座位轮到了靠窗的最后一排,张继科借着地利连着睡了两节课,迷迷糊糊地睁开眼时自习已经开始了,揉了揉眼睛转头看向坐在外侧的马龙。
一句“几点了”还没出口,抬起的揉眼睛的手就停在了原地,

澄黄和暖的阳光洒在那人的脸颊上,把深青色的胡茬,浅淡的眉毛和被自己揪的算不上长的睫毛都染上了柔和的金色。本就白皙的皮肤更是被光映的近乎半透明状态,整个人好看的不像话。

马龙感受到了旁边的声响,转过头看向一时怔愣的人,碍于班级自习放轻声音,弯了眼睛笑眯眯地说:“醒了?张大少爷?”

张继科呆呆愣愣地,像是被妖精勾走了魂魄,又像是被鬼魂迷了心窍,忘了自己身处何方,径直便凑上前去,吻上了那人翘起唇角。

上面还残留着阳光的温度。

马龙吓得差点跳起来,赶紧环视周围一圈,看大家都在低头各自写着东西才稍稍放下心,转头狠狠地瞪了人一眼,表情恶狠狠地差点要把人掐死。

后来,两个人一前一后出了教室,躲在走廊尽头的水房里毫无顾忌地拥吻在一起。

那时,走廊墙壁上挂着的倒计时牌子上,是硕大而鲜红的“100”。





张继科在后来的十年里无数次的想,为什么时间不能永远地停在那个时候。尽管那时候他和马龙都还是不怕虎的初生牛犊,没有后来的军中赫赫有名的“藏獒”头衔和无数观众追捧的金牌主持人名气,没有可以指挥别人的地位,但也没有分离辗转漂泊流浪的十年。

可是人生就是这样,往往让你见识过生命中最美好的东西,然后失去他。




这么多年……马龙从实习播音到驻日记者,从新闻主播到王牌主持人,他看着自己当年的爱人一天比一天优秀,一天比一天完美,优秀完美到做的时事评论节目被外长在蓝厅新闻发布会上点名称赞“观点犀利有特点,是档不错的节目,我经常看。”;优秀完美到多少男粉丝天天喊着“龙少爷太帅了”,多少女孩子抛弃各路小鲜肉吵着要嫁给他;优秀完美到把一个时事评论节目做成了全台收视率最高到超过八点档的言情电视剧和周末明星云集的真人秀的节目……

这样好的人,曾经放手过一次,怎么舍得在放手第二次?怎么允许自己放手第二次?


自己看着电视里越来越好的他,只好不停地努力,在枪林弹雨里一次次地突破重围,无数次演习的惊险和伤痛,中东非洲印度洋地滚过一圈,努力升衔到了中校,又去国防大学进修……再后来费尽心思进了这个研究所,就是冲着陈玘这特约评论嘉宾身份来的。不同意?出去交流吧您呐!再见不送!

好不容易创造出了再次相见的机会,就没有人能阻止我。






这边许昕失魂落魄地回了台里,整个人懵懵地往办公室走, 也不看路,在拐角径直撞上了刚查完资料出来的马龙。
“诶呦……小心点……”马龙踉跄了一下,抬头看看明显状态不正常的许昕,“昕儿?你怎么了?”
许昕茫然的抬起头,“啊?……哦,师兄我没事儿。”
“怎么脸色这么差?”马龙皱着眉头,伸手搭上面前人的额头,“没发烧啊,这是怎么了?”
“师兄,我真没事儿,不用担心我。”许昕摇摇头,勉强笑了笑。
“你不是去研究所了吗?这是在那受委屈了?就算他们是研究所也不能欺负人啊!”
“没有没有……”许昕马上摇头,“我就是……半路上看到了高中同学,聊了一会儿,想起来了些事儿。没事。”
“那就好……大力哥和秦制片刚刚还说,本来想他们去的,让你打个电话沟通一下,结果你接了电话就自己跑去了,让你回来去报告一下沟通结果怎么样呢。”
“好,我这就去。”许昕点头,改道向楼上走去。

马龙看着许昕的背影,看他状态不好,也收回了嘴边那句“新来的评论员怎么样”的话。
也不急这两天,到时候看到不就知道了?左不过再来一个像玘哥那样的暴脾气罢了。
加上他自己身上工作也多,很快就把这事儿抛在脑后了。






录节目当天,张继科和方博下午有个会议,由于时间紧急,便早就和电视台打好了招呼,派好了车在开会地点等着,下了会就直接去电视台录直播。
方博想着,反正也没有时间送自己回去,不如就跟着走一趟,正好参观一下电视台啥样。
反正也没什么可顾忌的,不是吗?

傍晚,距离节目开始只有不到一个小时了,马龙早已上好了妆,坐在旁边再次地翻看整理好的资料。
“资料不是都看了好几遍了吗?怎么还在看?难得见你上场之前还在临阵磨枪啊。”王励勤路过时看了看马龙的姿态,笑着说,“别告诉我你紧张哦,金牌主持人。”
“诶呀大力哥,你就别打趣我了。”马龙微微红了脸笑,“这不是新换了评论员嘛,到现在我都还没看到人也没磨合一下,配合肯定不如和玘哥默契,毕竟是直播,还是以防万一的好。”说着眨眨眼俏皮起来,“要是说错一个字还得罚100块钱,工资都罚没了怎么办?”
“哈哈哈,你可别来这一套,说林高远那小子被罚我还信。听说上次他播新闻,好不容易全程都没啥差错,结果最后也不知是一紧张还是一激动来了一句‘今年的新闻播送完了,谢谢大家的收看……’,下来刘诗雯差点没打死他……”
两个人笑了一会儿,王励勤看看表,“估计人马上就到了,我下去接一下,一会儿你和他沟通沟通,应该不会有什么问题的。”王励勤拍了拍马龙肩膀,往楼下走去。
马龙低下头继续看资料和稿子,不知为什么心里总有种不安的感觉。




“马龙,别看资料了,过来介绍一下。”王励勤带着人进了演播厅,“这是新来的评论员,张继科。那位就是我们的主持人,马龙。苏苏呢?快去带他上妆,马龙,你们俩趁着这时候赶紧聊一聊磨合一下。快点,没时间了。”

“愣着干啥呀,快点啊。”


马龙抬头站起来时就已经听不到其他任何的声音了,只有王励勤介绍的“张继科”三个字在耳边炸响。

张继科……



张继科?



张……继……科?



张!继!科?!





那个人一身深绿色的正式军装,笔挺而锐利的站在离自己十米外的地方。肩上的“两毛二”像是能自动发光,和他这个人一样耀眼,满是引人注目的锋芒。
目光直直地盯着自己,像是要把人拆了切成碎片吃掉。

黑的不像样子,还裹挟着那么尖利的气势向着自己汹涌而来。
哪里像张继科了。



……哪里都像啊。



马龙脑海里仅剩的唯一想法却是——自己的预感果然是正确的。





所有的人、事、物都似乎自动成为了他们的背景,喧闹的人声,机器的嘀嘀声,各种工具碰撞的声音……似乎都减弱了,甚至消失。

古路无行客,寒山独见君。*







最后,还是刚刚被拖来给评论员上妆的苏苏见了这场面,不受控制地喊出一声,“张继科?!”
打破了这僵持的局面。

张继科转头看向苏苏,愣了一下,挑了挑眉,“哟,没想到你也在这,好久不见啊。”
苏苏讷讷地点点头,看向另一边的马龙。

所有人看着张继科一步步向前走去,带着军人的铁血和埋藏极深的柔情,停在马龙面前。

笑着伸出手,说,“马主播,久仰大名。”




两个人静静地站在那,一个不肯伸出手,一个不肯收回手,就这么对峙了起来。以两个人为中心散发出来的强大气场,似乎都能看到类似中二修仙剧或着综艺特效一般的背后的火焰和头上互相碰撞的气压。
别说资历稍小的工作人员,就是王励勤一时间也不知说什么好,只能保持沉默。

最后还是苏苏强行硬着头皮开口,“那个啥……继科你先来化妆吧,衣服也得换吧,节目快开始了没时间了……你俩赶紧沟通一下。”拉住两人进了化妆间。

周围人都松了一口气。

倒是化妆间里,面积体积都小了,气氛更压抑起来。
苏苏把张继科推到隔间去换衣服,转头看着靠在一边的马龙,皱着眉摁上他的肩膀,“班长,你怎么样?”
苏苏好多年没叫过他班长了。

“我没事儿……”马龙摇摇头,“就是突然来这么一下没有心里准备而已……也没啥可磨合的,我先出去冷静一下吧。让我缓缓,一会儿还直播呢。”
“好。”苏苏点点头,把人放走了。

这边张继科换了套常服出来,苏苏把人按到椅子上开始上妆。

“……这么多年没见,怎么黑成这样了。当年不还挺白么。”
“你见过几个当兵的长的白?”张继科翻个白眼。
“你俩也是可以,一个白的反光,一个黑的发亮。绝配。”,苏苏手上不停嘴上还不忘吐槽,“我还是给你化白点吧,要不一会儿工作人员打光板都不知道往哪搁,你俩都没法正常的出现在一个画面里。”
“随你。”张继科闭上眼睛任苏苏摆弄,“你怎么也在这?啥时候见的他?”
“放心,我不和你抢男人,啊。”苏苏翻了个白眼,“我两年前来的台里,之后不久班长他就从日本回来了,然后就开了这个节目。之前发生过啥我也不知道……他这两年几乎一直都这样,冷的吓人,我也不敢问他……你俩……咋的了。”
“还能咋的,毕业即分手呗。”张继科用类似玩笑的语气说到。
“为啥?异地恋时间长了?”
“呵,我俩连异地恋的机会都没有,直接就分了。”
“……那你现在又回来找他干啥?”
“追回来呗。全世界就这么一个喜欢的人,只能凑合过呗,还能咋的。”
“…………行了,算你想的开,加油吧,十四年抗战呢。”苏苏手上工作不停,“我是管不了你俩,你俩折腾去吧……年度大戏不看白不看。”






当天晚上,先是某知名论坛热门中一篇《史上最酷炫评论员》的文章迅速登上热门,之后各大新闻网纷纷发稿描述当天GPTV的《环球视线》节目评论员和主持人激烈辩论,甚至还有将张继科本人在军队的事迹披露的稿子。不到两个小时,“张继科”就登上了鑫朗微博的热搜排行榜第一名,一群妹子纷纷在新闻下感叹“太帅了啊啊啊啊!”“这生平简直是部drama!”“秒速圈粉不解释!”


第二天晨会,先是马龙在会上公开做了自我批评反思,之后秦志戬便提出了,评论员在节目里表现有些过激,不是很适合这个节目,能否和研究所商量一下调换的问题。

坐在上首的刘台长对这个问题不置可否,叫人下发了昨天节目的索福瑞数据对照表。

“大家可以看到,这是昨天的《环球视线》数据。收视率明显要比往常高,是哇,平均要提升一个百分点。而且,截止今天早上七点,是哇,GPTV官网上新一期节目的点击率已经超过了一万,这是往常一天才能获得的点击量,是哇。”,刘国梁靠在椅子上说,“大家应该也知道,昨天节目也引起了较大的轰动,是哇,在各个网站上点击率关注度也十分的高。”
下面的各个部门总管纷纷点头,互相凑到一起低声讨论起来。

马龙看着手里的统计数据,心下有了结论,低头不言。

“大家可以看到,张继科带来的影响是非常大的,是哇。而我们的合作是一种双赢。”刘国梁双手交叠放在桌上,“所以,我的建议是继续和张继科合作。大家觉得怎么样?”
各个与会人员都表示没有异议。
刘国梁转头看向马龙,“马龙,这个决定对你来说你有什么不方便吗?”
马龙摇摇头,“没有。”

“那就好,”刘国梁点点头,“那我们来讨论一下下一个问题。刚好这一期的节目产生了巨大反响,是哇,我有一个设想,能否在网上开展一项投票活动,是哇,进行宣传,请网友进行“你更支持哪一项观点”的投票,甚至可以在英国是否脱欧的结果揭晓之后,在正确的一方进行抽奖,是哇,这种活动平时宣传部也经常会有,是哇,像什么张继科马龙刘诗雯他们的签名,甚至马龙的发胶林高远的粉色流苏衣服什么的,这都可以拿来送嘛,是哇…………”

众人哄堂大笑。

之后便没有马龙什么事了,马龙便也没听进去,眼神僵直地发呆。

到底……还是逃不过这一劫啊。






——————————————————————————



注:出自唐代诗人刘长卿《碧涧别墅喜皇甫侍御相访》







写的时候我有种自己在写小言的错觉。。。感觉好矫情啊😂😂

獒龙成功会师!撒花!

拼命给自己加戏成功!撒花!

你们要理解,毕竟虽然十多年不见但继科天天在屏幕里看着龙队,可龙队是的确实打实是十年一眼也没见过

我现在完全抑制不住自己体内的洪荒之力。。好想写观众杀龙cp粉和獒龙cp粉掐架😂(什么心态)好想写龙队为了气继科和苏苏在一起😂(什么鬼!要在一起也得佳纯妹子好吗😂)

评论(34)
热度(161)
  1. 仓鼠国的兔子君仓鼠国的兔子君 转载了此文字  到 张马屯总站
    仓鼠国的兔子君: 这么快又该我了……

© 仓鼠国的兔子君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