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健康美丽/昕博】on the air 9

特约评论员科x主播龙、摄像昕x军官博

 

warning:1.本文是与 @长宁 的联文,一人一章,獒龙昕博,不拆不逆,有大量bug出没,可能ooc,请见谅。

2.圈地自萌,勿上升真人,勿转出lof。欢迎提意见和讨论,不接受批评和指责。

3.O.T.A是本文的tag,可以直接戳进去看前文。

 

亲人们,元宵节快乐啊~

 

“现在的姑娘们,追星就是跟的一阵风,小鲜肉吃腻了,自然得啃啃大棒骨。”

不得不佩服他们这位双商爆棚的刘台长,有如此见识,晨会后找四五个平日里爱上网的同事鼓捣几下,那投票活动还真就轰轰烈烈地搞起来了。马龙捧着手机随手刷了刷,呵,张继科居然也注册了微博,不到两小时粉丝数便破了十万。

不过这内容……

当先一条便是个万赞零回复惨案:瞧瞧奥巴马给自己挖的坑。后附网页链接。马龙点进去看,是路透社评论美日同盟的稿子,半个中国字儿没有不说,通篇都是“防卫白皮书”“新安保法”一类的词汇,奔着舔脸来的众迷妹有几个真正关心过国际关系?怕是都看傻眼了。再去翻超话,果不其然,妹子们已经开始发愁了——男神是高冷学霸,交流不能怎么办?在线等,挺急的。

也不知道是该怪这些女孩子不学无术,还是该怪张继科不解风情,总觉得刘台长这个搞热度的计划很快会遇阻啊。马龙苦笑着摇摇头,退出了客户端。他哪里还有空闲去顾旁的事情,单是桌上这一沓马拉巴尔联合军演的材料就够他心烦了——天晓得今晚美日印三国会被张继科嘲成什么样子。

“我们这几个年轻的同志,是哇,确实要提醒,最近特别是许昕,是哇,这样下去你很危险。”

许昕木愣愣地抬起头,眼中一片茫然。

他这副样子,连性子一贯温和的制作人秦志戬也看不过,连声叹气:“一天天的,心思也不知道飞哪里去了。”

谁想吃罢晚饭,散漫了半日的许昕突然回魂,神情竟难得地忧郁了起来。

张继科溜达进GPTV大楼的时候时针刚刚指上八点,许昕已经在大厅里等他了——准确地说,等的还不是他。

“您一个人来的?”许昕慢慢收回望向张继科身后的视线,笑得有点难看,“上次和您……”

“你说方博啊,他还在单位筹备新课题。”张继科应道,耷拉着的眼皮幅度极小地撩了一下,似乎困得很,然而他目光飘过来的那一瞬,许昕却感觉自己像被两道X射线由上而下扫了个透,“这边直播结束他差不多也就下班了。”

许昕一口气呛在嗓子眼儿,低头生咳了半天。

“日方为什么对本次演习如此重视,张先生,您怎么看?”

闫安做了个鬼脸,海苔眉一高一低地蹙着:“我都不大敢切二号机了,一给特写总觉得咱们龙大主播想咬我。”

林高远不知从哪里钻出来,凑到屏幕前面:“我瞧瞧!我瞧瞧!”

“有什么好瞧的?”苏苏打他们背后经过,闻言停住脚步,“不用看我都知道,别说特写了,你切全景看看,画面里头是不是整个演播室的气压都偏低?”

“可不是嘛,低得起静电啊,噼里啪啦冒火星子!”闫安干咳两声,道,“石川,你知道怎么回事吗?”

“诶?”被点到名字的石川佳纯怔了怔,旋即惶急起来,“是我的材料有问题,给马龙前辈添麻烦了吗?”

见这小姑娘一派天真模样,闫安反倒不好意思再开她玩笑了:“没,我就随口一问。”

“可是……”

闫安正要把话岔开,林高远却又开了腔:“石川姐今天是不是忘记送……哎哟!”

苏苏赶不及捂住林高远的嘴,急了直接拿拳头捣他,给傻小子疼得龇牙咧嘴,闫安回头恶狠狠瞪他一眼,他便老实了。

“别捣乱。”王励勤适时出声制止了这场胡闹,“三号位三号位!”

“众所周知,日本将在七月份进行参议院选举,当然要烘托下气氛。紧接着两次炒作中国海军的舰艇穿越所谓的日本领海是来跟踪这次演习的,极力渲染中国对演习的反应,呵,”说到这里,张继科停顿一下,轻蔑地笑了,“不然,这场演习被他们吹得再厉害,恐怕也不会有多少人相信,修改宪法、解禁集体自卫权有他们所说的必要性。”

直播总算顺利完成了,走出办公大楼,马龙自由呼吸着初夏夜里清新微凉的空气,顿觉浑身轻松。

叮,语音消息。

“抱歉师兄,我有急事,先走了。”

耳听得一声呼啸,许昕那骚包的路虎恰巧从他身边飞驰而过,眨眼工夫就连尾灯都瞧不见了。

首都百物皆贵,尤以房价为最。马龙知名主播的头衔再风光,挣的那点工资也不足以支持他买四环以内的房子,五环的倒是凑合,可早起上班不管是开车还是乘地铁一路上都难如西天取经,于是回国这些年,马龙一直住着单位分的单身宿舍,又省钱,又近便。许昕家里虽然富裕,却怕麻烦,索性同马龙做了邻居,用自己工资攒了辆好车,每天上下班捎着他师兄。马龙虽有驾照,奈何车技不佳,不太敢上路,便没动过买车的心思,也乐得沾师弟的光,谁成想这师弟会有一日丢下他自个儿跑了。

马龙正傻站着干瞪眼,叮,又一条语音消息。

“评论员先生顺路,我托了他送你回家。”

再抬眼,离他三步远处已停了辆白色的中华V5,张继科正从车窗里探出头来。

马龙立刻冷下脸来,客客气气道:“张先生不用麻烦了,我自己打车就好。”

“你师弟让我送你的。”张继科说,“他不放心,一定要我看着你进家门。”

马龙内心早把他那裹乱的师弟骂了百遍,面上则竭力维持着一派轻松平和:“他也太小心了,还当我是小孩儿呢。您真不用管我,我这么大人离了他还回不了家了?”

“噢。”意外的,张继科并没如他所料有更多纠缠的意思,只是点一点头,“那你现在和你师弟说清楚是你自己不要我送,不然倒像是我小气不肯载你似的。我答应了人家,回头没法跟人家交代。”

张继科真是有激怒他的本事,马龙咬着牙想。若不是刘国梁突然出现,他俩可能真会把昨儿在演播室里尚未打完的口水仗搬到电视台大门口继续上演了。

“哟,你们俩这是要一起回家?”刚下班的刘台长心情极好,乐呵呵地同他们打招呼,“这就对了。年轻人,是哇,要多交流多沟通才有默契,才能把节目做得更好,是哇。”一边说一边拍了拍马龙的肩膀,推着他往中华的副驾驶方向走,甚至十分自然地帮他拉开了车门,“正好,你俩一路上讨论讨论明天的节目,是哇,争取把收视率再往上提一个百分点。”

就这样,马龙被稀里糊涂塞进了张继科的SUV,车开出老远,他那位不明真相的上司还站在原地微笑着向他挥手。

这叫什么事儿!

车里的气氛异常古怪。

张继科尴尬地摸摸鼻子,顺手打开车载音响:“那什么……想听啥自己调。”

电台女播音员柔美的声音飘了出来:“下面为大家送上一首卡朋特兄妹的《Yesterday Once More》。”

歌是好听,可配上此情此景,简直是在恶心人。马龙顾不上征得车主同意了,赶紧换台。

“有多少爱可以重来,有多少人愿意等待……”

换!

周杰伦轻轻地哼唱:“想回到过去,试着让故事继续,至少不再让你离我而去……”

换!

蔡依林喃喃地低吟:“你对以往的感触还多不多,曾让我心碎的你我依然深爱着……”

怎么连男神女神都成心给他添堵?还真就不信邪了嘿,再换!

“到现在还是深深地深深地爱着你,是爱情的友情的都可以……”

有完没完!

这边厢在前任车里被几首情歌逼得几欲抓狂的马龙不知道,他的倒霉师弟许昕要比他惨上千倍,此刻正四仰八叉瘫在水泥地上,爬都爬不起来。

您别说,同是研究所工作人员,办公室里坐着的跟大门口站岗的就是不一样,拿过肩摔这一项来说,整套动作流程上没有任何区别,腾空而起的瞬间,许昕甚至感觉到对方硬生生地收住了至少三成的力道,可这回怎么就摔得格外疼呢?

始作俑者方博站在一旁,小心摩挲着手腕,方才周身暴起的杀气已然消失殆尽,头发软软地垂下来遮住眼睛。时间仿若倒回了从前,许昕记得,自己每每揽着他的肩把他欺负得要哭不哭的时候,他也是向现在这样低着头,“许瞎子!”气恼又委屈的一声,然后任由自己揉他脑袋。

“许先生。”

流转的光阴停了。

“摔疼了吧,真对不起。可您大晚上在这黑灯瞎火的路上跟踪我做什么呢?”

“博儿我……嘶……不是……”许昕一着急竟挣扎着站了起来,“我就是想送你回家而已,我不太放心你一个人走夜路!”

“哦,那您现在应该放心了吧。”

讥诮的意味太过明显,好刺耳,那不是从前的方博会说的话。许昕茫然地睁大了双眼去寻他记忆里柔顺的发丝上翘的嘴角,此刻方博就站在他面前,那思念反倒更加强烈。

“您可不可以不要再跟我开这种低级玩笑了?”

微温的旧梦碎了。

TBC

——————————————————

这里的科科是军人嘛,所以就别玛莎拉蒂了,要不打老虎拍苍蝇的找上他怎么办?本来还想着北京现代呢,经评论区的亲人提醒,现代是中韩合资的。不成,咱得支持国货!在吉利和中华之间犹豫了一下,还是中华吧,V5看着还不错,关键是好听啊,V587!

评论(31)
热度(197)
  1. 仓鼠国的兔子君仓鼠国的兔子君 转载了此文字  到 张马屯总站
    仓鼠国的兔子君:

© 仓鼠国的兔子君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