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健康美丽】男人好难(一发完)

warning:话先撂这儿,本文虽然是现实向,但是各种ooc,情节纯属虚构,如有雷同纯属巧合,谁说我灵魂代言直接上大嘴巴抽。很乱,想到哪儿写到哪儿,一剂猛药,专治各种丧~

BGM点我:黄渤、沙宝亮《男人好难》


让我掉下眼泪的,不止输掉的球;让我依依不舍的,不止大妹子的温柔。

虽然这妹子比我还壮。

方博瘫坐在地上,对着一盆堆成小山的袜子发呆。

正是人间好时节,阳光明媚,红情绿意,他却忽地颓丧起来,被徘徊不去的懊恼遗憾狠狠缠住。都怪我都怪我,他这样安慰索尔佳,可看着姑娘眼中的火光慢慢熄灭,心情还是跟着一点点低落下去,终于在两分钟前成功跌进谷底。

赵雷的《成都》火了一条玉林西路,同是青春的纪念,怎么他的山师东路就要拆迁了。

方博记得很久以前的夏日,那时的天气并不多么热,他屁颠屁颠跟着张继科,两个刚打完球的半大孩子连公交车都懒得坐,从皇亭体育馆出来,穿黑虎泉过解放阁,任由清凉的晚风吹干他们一身臭汗,直到所有的灯都熄灭了自然是不敢,却能轻轻松松在济南的街头走一走,走到山师路的尽头,坐在山师大的门口。张继科请他吃烤串,自己一串他一串;张继科给他加辣椒,自己一勺他一勺;口干了喝汽水,自己一瓶他一瓶;再后来张继科学会了抽烟,自己一根儿,也递给他一根儿。

背后是主席像,屁股底下是马路牙子,张继科坐直了身体,望着这条街上穿梭来去的学子们:不出十年,这些人都会成为我的球迷!

我要拿大满贯!张继科说。颇有一副君临天下的气势。然后他做到了。

我也要拿,方博说。他不只是说说而已。

然而,to be or not to be,it's a question.是默然忍受命运的暴虐的毒箭,或是挺身反抗人世的无涯的苦难,通过斗争把它们扫清,这两种行为,哪一种更高贵?

去去去真当自己是哈姆雷特了。

总有那么一瞬,方博觉得他从小跟屁虫一样跟到大的师兄是那么遥远,即便他赢过他、站在高过他的那边领奖台上触到过圣勃莱德杯的边角,他还是觉得那个人有什么是他难以企及的,需要他走很长很长的路去追。

是什么呢?神挡杀神佛挡杀佛的锋锐,还是于万丈悬崖前惊天逆转的孤勇?

也许他应该接受自己的不完美,也许这就是命。方博有时会想,张继科那样的决绝,把自己逼到死路,披荆斩棘,自绝处辟出血淋淋的生来,那不是荣耀万丈后的加冕称王,那是撕心裂骨后的破茧成蝶,世间究竟有几人能做到?他能做到吗?

可有时候他又想,他做不到,正是因为逼自己逼得不够,也许只需再努力一点点,再前进一小步。于是他继续努力了一点又一点,前进了一步又一步,而济南市市长换了一任又一任,直到山师东路上那些见证了他们誓言的违章建筑在新任的这位大手一挥下都被强制拆除。

方博还是没有拔掉他立的flag。

余路还要走多久?他左手攥着右手。


亚锦赛输球那会儿,有人拍许昕的肩,你今儿……算了,回头去看看老爷子吧,劝劝他——今儿一量,血压又上去了。

哎。许昕答应着,他知道对方没讲出口的是什么。

今日赛后姚彦把老爷子的微博问答截了图发给他,他无言以对。

差一点,还是差一点。即便他状态绝佳,即便他用尽全力,还是没能拼下来。

毛巾水杯往包里一塞,包往肩上一甩,走出场馆,呼吸一口新鲜空气,明天可以是新的一天。是啊,他快乐嘛,刘总教练老说他快乐,刘总教练还说,哈哈,哈哈,等于自杀。可是做人难道不是应该快乐一点才好吗?难道要整天哭丧个脸,抑郁了怎么办?那不还是等于自杀?

随手一刷,是赛前姚彦在朋友圈里晒的自拍,抱着狗笑得甜甜美美,配文是一句“fighting”。

许昕被感染了,终于还是轻笑了一下。这些细小的温馨总能让他一瞬间幸福感爆棚,仿佛拥有了全世界,所以还求什么呢?已经够幸运了呀,上天已经待他够好了,老话说了,知足常乐。

可老话又说了,人争一口气,佛争一炷香。

老话说了,人要惜福。

可老话还说了,不想当将军的士兵不是好士兵。

所以老话就特么是个坑,许昕想。

你对得起老爷子吗?他问自己,退休了又返聘,那么大年纪了还回来带你,与你共进退,把全部的心血都压在你身上了!老爷子甚至说,愿把倒霉事都承担下来,把好运留给你!整天替你操心,一场场看着你赢得惊险输得狼狈,他为你愁得睡不着觉,被窝里偷偷地抹眼泪,就是因为你不争气!

你是左直的独苗呀!他骂自己,你那反手能看了?你那退台的坏习惯没了?你那放高球的套路全改了?你那一到关键分就走神的臭毛病好了?所以你这小富即安的心态是怎么回事?

你瞧瞧马龙,教练们常常无奈地看着他说,你瞧瞧人家马龙!

有回同马龙闲聊起这回事来,马龙便问他,大蟒啊,你为什么打球,是因为打球使你快乐吗?

对啊,不然呢?

马龙停了粘拍子的手,重重地叹了口气,我是因为,如果没有球、不打球,我没法活。

现在他终于知道,到不了,那个人的位置至今他仍然到不了。他搏杀,他冲击,马龙像堵墙般一一挡回来;最最激烈之时,他难免心态波动焦急出错,马龙的防守却严密得一个小漏洞都吝于叫他窥见,连他好不容易撕开的小口子也被近乎疯狂的跑动救回。

接下来的决赛许昕全程围观,亦是真心敬服——磕上小胖这样的对手,碰上那么凶狠的搏杀,还能做到胆大心细出手果断,换成自己,怕是免不了手一抖白送两个机会,马龙却是始终绷紧了,分毫不松。

女双决赛开始前,许昕在走廊里遇见了正抹着眼泪的樊振东。

长久以来,虽然疼着宠着宝贝着,口中一口一个“小胖”的叫,可训练场上赛场上领奖台上,谁真的拿当他小孩儿待过?男双从首轮打到决赛,一路并肩作战,许昕甚至觉得,好些时候,他比自己还要稳当几分,可现下看来,终究还是个孩子啊。

能说什么呢?能劝什么呢?只能上手拍拍他肩膀,“胖儿,不哭啊,不哭。”

“昕哥……”小胖软乎乎地叫了一声,“我……就两分,那么近……”

许昕忽地想起早先看录像听见的张怡宁的解说,声音冷冷的,想必人也是寒着脸:“技不如人,回去练吧。”

“没事儿,胖儿,咱回去练,咱俩一块儿练,哥陪你练,好吗?”

19年世乒,20年奥运,小胖二十二三,正是当打之年,自己可就往三十上数了。仅仅两分之差,转身便是两年,那整整四局,又要怎么算呢?


张继科拿枕头把脸蒙上,闷头一睡大半天,再睁开眼来,“技改”两个大字就“咣当”一声迎头砸在他脑门儿上,给他整个人砸得懵懵的,晃荡起来冲澡洗漱穿衣,再晃荡着往餐厅去,走到半路一掏兜,得,没带手机。

周雨端着盘子溜达过来,看他一声不响耷拉着眼皮往嘴里塞面包,便笑嘻嘻地打招呼:“哟,哥,稀罕啊,今儿没刷微博呢?”

“有什么好刷的啊。”老张憨笑,放下叉子掰手指头数数,“我都不用看,一眼望去六个心疼我的,七个骂我的,八个要求正视我的病情,九个疯狂艾特刘指,十个人一起展望我退役,还都特别真情实感,你说我还刷什么啊。”

周雨抿了抿嘴唇,有些后悔开了这个话头,本来想逗人笑笑,这下子根本不知道该接什么好。

“哥……”

“哎哟快别用你这情意绵绵的大眼睛看我,肉麻!”

周雨扁扁嘴走开了。

安慰这东西,真的有必要吗?张继科闷闷地想,有时还不如刺挠他两句来得直接痛快,打乒超也听过主队球迷满场嘘声,多特蒙德也见识过欧洲观众翻腾人浪,而他那会儿是初生狼崽,又倔又拧,旁人越是贬损他,他越是憋着劲儿赢给他们瞧。

可如今,这只孤狼归群了。

褪去年少轻狂,收敛一身尖刺,蓦然惊觉肩头沉甸甸的,多了份责任担当。

被赞了这么多年大心脏,到临近比赛,面对众人的瞩目和期待,竟会生出心理负担来,这是连他自己都没想到的。

夜里,他睡不着,跑去找刘总指谈心。有心理负担,是哇,说明你成熟了,刘总指摸着肚子说,这事儿呢,也好也不好。

好吗?哪里好?张继科只觉得这点来之不易的成熟逼得自己越发难受了,尤其是当他又打出一个不满意的球的时候。

卧槽,卧槽,卧槽!他气得想摔拍儿,喃喃地骂,也不知道是在骂球还是骂自己,它不转!它不够转啊!

训练间隙他会走到旁边的球台观摩,许昕新近换了碳素底板儿,调高了正手海绵的硬度,杀伤力和相持能力都见增长,吴指一高兴炒了好几回芽菜给他们加菜。聊天时又听正指导说,女队为了严防平野也练了新的路数,连丁宁这样旋转见长的也加快了球速和衔接,技改颇见成效。

适应新球费劲的怎么好像就剩了他自个儿?

正指导就笑,技改是什么啊,技改就是把你引以为傲深入你血肉的习惯用钝刀子一刀刀剜出来揉碎了再重塑,还不一定能成功——有的特顺利,有的就难如登天,这和年龄啊身体状况啊什么的都有关系——有时候真就是命。

张继科也笑,您什么时候看见我认过命了?

微博上不是一堆盼着你认命退役进娱乐圈的吗?正指导故意逗他。

哎哟您可拉倒吧!技改是剜肉放血,不过疼点儿,退役那可是剔骨掏心,您还让不让我活了?

然而四十天终究太短。越临近大赛他越急,愈是急愈是打不好,愈是出错。

别绷着自己啊!正指导又急,你说你跟马龙学啥不好学这个!

这怎么是学呢?张继科想,如果真是命,这可能就叫个命理循环。


庆功宴上张继科喝了很多,比16年新年队内联欢喝得还多,并不闹场,就木愣愣地坐那儿,见谁都嘿嘿嘿傻笑。小胖和高远过来敬酒的时候却被他一边一个搂住了脖子:“哥高兴!哥替你们高兴!”

“哥啊,你喝高了。”小胖扭着脖子挣扎。

“我们胖儿啊,还小呢,好孩子——想哭就哭,想笑就笑,是福!”张继科又说,说完头一歪,竟然靠着小胖迷糊过去了。

小胖叹了口气,球迷们都说他少年老成,笑他是花季老将,可哥哥们还是说他小,说他是孩子。

那么什么样才能叫男人呢?

他问过龙队,龙队想了想,认真地说:“男人啊,就是……再苦再累再疼再难过,都得笑,咬着牙笑。”

这话是直通赛那会儿问的,彼时他高举第一张直通门票站在聚光灯下,他科哥则一个人孤零零呆在队尾,等着刘指宣布他退出后两个阶段的消息。他后来看到网友截的视频,科哥最后挥手的那刻,眼底有细碎的波光闪动。

列队的时候龙队有意放慢脚步等科哥,但科哥没有跟上去。队友们见惯胜败早有了经验,在这些事上都保持着高度的默契,三三两两说笑着,装作不经意实则十分小心地避开科哥,将他让到一边。

男人的眼泪是不能让别人看见的,龙队说。尽管如此,他还是后退半步,越过十几个人,不时向科哥的方向张望。

我尊重你,尊重你的骄傲和脆弱,但我要你知道,你不是一个人,我在——这是一个男人能给予另一个男人的最大程度的体贴。

把科哥扶到沙发上躺好,林高远伸了伸懒腰,忽然问,小胖,你恨龙队吗?

恨?那你恨昕哥吗?小胖笑了,为什么要恨呢?嫉恨这东西,从来是最没用的,不仅没用,还会蒙了你的眼睛,缩小了你的格局。想要胜利,谁不是死磕自个儿,设法让自个儿变得越来越强,有时间去恨别人,还不如多练几个对拉。你瞧水谷隼,他倒是有那闲工夫,一会儿说人家用什么违规胶水,一会儿给国际乒联写信——可他也就那熊样了,上不去了——境界决定了你能到达的高度。

另一张沙发上,喝high的刘总指正拉着李隼指导絮叨,小胖随便听了一耳朵,暗笑总教练不愧是总教练,醉话都是一股团建味道。

老李啊,有平野这么个对手跳出来,是哇,也不是个坏事啊。你看丫头们进步得多快,就连小朱,是哇,之前你这么愁她,现在主动进攻的意识也提上来了。所以说啊,人一生中要是没有个势均力敌的对手,是哇,那也太可悲了,没有那么个人逼着你,是哇,你永远不知道你能变得多强大,你也永远不知道,你还有多少上升的空间,你还有多少种可能。


庆功宴后,队里几位老大哥尚未尽兴,生拖了酒量不错的马龙去续第二摊。刚打一圈,便收到了来自王励勤的微信语音聊天申请,马龙随手点了个免提,就听得那头鬼哭狼嚎:“男人好难,做人好难,白天男子汉晚上汉子难……”

马龙一个手抖差点把手机扔出去,反应过来赶紧切回听筒模式:“大力哥,你那边什么情况?”

“呃……简单点儿说就是输球阵线联盟。”

复杂点儿说就是王皓指导从国内带来的三瓶雪花干啤落桌子上忘了拿,宴席结束后,例行收拾摊子的大力哥在单间内发现了两个喝剩的雪花空瓶,循迹而去,又在走廊里发现了扶额长叹的周雨。

“房间的隔音效果不错,总算没被人投诉。”周雨一面说一面推开了房门,“这都单曲循环六七遍了。”

房里头五个大男人互相揽着肩膀,捧着不知道谁的iPhone,声嘶力竭,动情之至:“男人,请原谅他很平凡;男人,有时他有苦难言……”许昕情绪异常激动,连眼镜被甩掉了都浑然不觉;方博边唱边打嗝,看样子刚吐过;樊振东林高远压根记不住歌词,从头到尾跟着瞎哼哼;最后半瓶雪花被张继科紧紧握在手里充当话筒。

这般壮观的景象马龙并无缘得见,他火急火燎赶到的时候两个小的已经被架回了各自的房间,王励勤费劲巴拉拽着许昕,方博葛优瘫在周雨的床上打呼噜,激情献唱的就剩了一个张继科,手里还攥着那半瓶酒。

马龙上来就夺:“你给我把酒放下!”

张继科:“我不!”

马龙:“放下!”

张继科:“就不!”

马龙气急,手上加劲儿一把抢下酒瓶,扬脖儿灌了个底儿朝天。

“男人,没有你想象强悍,快乐总是短暂无路可退时要学会勇敢……”略尖的奶音合进节奏里,一上来就差点把张继科带跑调。

王励勤深感自己犯得最大的错误就是把马龙叫回来,没帮上忙不说,还给张继科找了个陪唱的。张继科的嗓音低沉,不难听,马龙的就……一言难尽了。幸而他俩也没撑太久,约莫又过了近一个小时,酒意涌上来,靠着床一歪睡倒了,胳膊缠在一起,拉都拉不开,也就由着他们去了。

临走时王励勤摇着头笑,这是憋了多久了啊。


马龙做了个梦,梦见封闭训练的一个下午,三剑客围了一桌吃点心。许昕嫌闷,掏出手机开了个APP听广播,晚高峰时段,两个电台主持人插科打诨讲着笑话。

一个问:你这辈子最深情、最绵长的注视都给了谁?

另一个答:手机。

在座三人哈哈哈发了一通笑,许昕跟了一句,你俩呢,你俩的都给了谁?

马龙隔着饭桌和张继科深情对望,一眼万年,就在许昕以为他俩将要说出彼此的姓名、连被闪瞎的准备都做好了的时刻,俩人异口同声说了句,球。


世乒赛后照例有几天自由时间,大家趁着空闲各自去忙些私活儿。

答辩前马龙把自己收拾得利利索索,白衬衫黑西裤,发了张自拍到群里,被许昕吐槽挎个黑包就可以去卖保险了。

方博刚到俄罗斯各种不适应,联赛用球桌比通用的矮一截,接发球都快趴台面上了,对战一个不知名的俄国小哥频频失误出界,前三局正手一分没得,好在及时找回状态3:0吊打了水谷隼,不然天知道要叫他师兄念多久。

经过一番休息调理,张继科的状态有所恢复,人一放松,手感找回来不少,自信心更是噌噌往回涨,迫不及待地想要同众队友在赛场上一决胜负。

那就相约成公?

不见不散!


很久很久以后,又一次世乒赛后的庆功宴上,队内众人把酒言欢,谈及往事,大力哥含笑拍拍已当上教练的几位师弟的肩膀:“17年在杜塞,你们喝多了大半夜跟人酒店里瞎嚎,还是我给你们扛回去的!”


男人不难,做人不难,谁不为生活而忙碌承担。有些难关,走过才有答案,几十而立都不算晚。

男人不难,做人不难,犯过了错也许还会再犯。有些难堪,只是成长的坎,每一个平凡的人都不简单。


FIN

评论(56)
热度(528)

© 仓鼠国的兔子君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