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20咱来搞个笑】没有医保和寿险的最好不要看中超(一发完)

此文有病,中超球迷掐架梗,极度ooc

 @大白腿和小细手 亲人厚意无以为报,借此文聊表谢意。

 

1.

“大头啊,你这是何苦……”从刚入学的同系师弟手里接过入社申请表,程靖淇一脸痛心疾首,“真想好了?”

师弟点头:“想好了。”

程靖淇作悲痛欲绝状:“你现在后悔还来得及。”

“我不后悔。”

“大头啊!”程靖淇捂脸,一副快哭出来的样子,“自打迎新时我校门口第一眼见着你,就一直拿你当亲生的儿子来待,我不能眼睁睁看着你往火坑里跳啊!”

“我就报名入个足球社程靖淇你特么废话怎么这么多有完没完再装我翻脸了。”

“不听老人言吃亏在眼前啊,唉!”程靖淇仰天长叹,旋即伸手一抹脸换上个极骚包的微笑,“好的小盆宇,我们来做个登记,姓名?”

师弟狠狠白了他一眼:“王楚钦!”

“籍贯?”

“吉林。”

“唔……加入校园医保了吗?”

“……还没。”

“家里有没有给你买寿险?”

“不是程靖淇你查户口呢?”

“大头啊,你不懂,我这是为了你好!”程靖淇拍了拍王楚钦的肩膀,“记住啊,看球有风险,打call需谨慎,尤其当着社里大佬的面,千万别乱讲话!”言罢大手一挥,写了张字纸给他,“拿着,这是C区观赛券,凭券入座,鲁能对国安,明天晚上不见不散哟!”

2.

王楚钦手持此券找到一号食堂三楼的时候才发现,所谓的座,不过是张破折叠椅,还是最后一排的。尽管头前摆着的液晶电视是70英寸的超大屏,想要好好看比赛也需越过重重人头,十分费劲儿。

来得日子虽短,对这液晶电视的提供者,王楚钦倒也有所耳闻。为丰富在校师生的饮食,学校将一号食堂的三层整个外包给一位马姓老板,在马老板的经营下,这里渐渐成了吃货们的天堂,不但菜系齐全品种丰富,各色小吃应有尽有,更难得干净卫生,色香味俱佳。因马老板酷爱看足球比赛,便买了台大电视观赛,但一人观看甚是无味,便同校足球社合作,每逢比赛日组织社员们同来观看比赛,场地免费。学生们看得开心,免不了买些扎啤烧烤助兴,也给自己带来了生意。

时间尚早,前排的椅子上却已坐满了观众,其中不少还是熟人。

“哟,大头,你也来咯。”

这口软糯川普的辨识度相当高,不用回头,王楚钦也知道来人是隔壁系主任邱贻可。

“邱老师,你也来看中超?”

“我就凑个热闹。”邱贻可说,“你支持哪个队?”

王楚钦不好意思地笑笑:“没什么特别喜欢的,都还行。”

“咳,看着玩儿嘛,认什么真。哎小胖你喜欢哪个队啊?”音乐学院声乐系的风云学长周雨拉着一个小胖子在他身旁落了座。这位学长在九月份的校迎新晚会上凭借其惊天地泣鬼神的歌喉吓倒了一礼堂的新生,王楚钦当然认得他,而与他同来的那个小胖子,正是今年广东省的高考状元樊振东。

小胖子笑成了一朵花:“我不玩这个,我就陪雨哥。”

“小胖真乖。”周雨听了非常高兴,长臂一伸,樊振东顺势靠过来揽住了他的腰。

啧,王楚钦揉了揉眼睛,有点疼。

3.

前排忽然起了骚动,似乎是有人在吵嘴,等王楚钦反应过来留神细听时,争吵的人已从两个变成了两拨,拉开架子对上了阵。

左手边当先一人个头不高,生着张白生生的圆脸,话语中带着些许东北口音:“也不出去打听打听,你惹的是济南小霸王,怕了吗?”

右手边领头的皮肤微黑,留着小胡子,一对浓眉格外引人注目:“那又怎样?小爷是朝阳群众,一环到五环全趟,害怕的应该是你!”

“你们国安除了野蛮飞铲还会啥?”

“铲完人还指着人鼻子骂最后吃到红牌的那不是你们队长?”

“那是栽赃!那是黑哨!哼,你们龟安技不如人就会请黑哨!”

“嘿,一犯规就说裁判吹黑哨,驴能果然会赖皮!”

“龟安臭脚!”

“驴能漏油!”

对骂到急处,鲁能的支持者竟口不择言,出了昏招:“你们不行,华夏那烂水平的客场都能踢你们个四比一!”

立时就激怒了一位:“华夏水平怎么就烂了方博你给我说清楚!”说这话的是河北籍学长、助教崔庆磊。

国安的球迷也没聪明到哪儿去:“还好意思说,苏宁这种破队你们都踢不过。”

副教授陈玘忽地站了起来:“闫安你什么意思?你倒讲讲我们怎么就是破队了?”

不知谁接了一句:“苏宁上不了台面,也就跟力帆一个档次。”

“哪个龟儿子敢讲力帆!”邱贻可性子急,张嘴就骂,“老子砍他脑壳!”

“力帆?呵,也就比亚泰强那么一丁点吧。”有人说。

这下连王楚钦也坐不住了:“喂!当我们吉林没人的吗?”

说好的大家都是看着玩儿凑热闹呢?

小胖正圈着他雨哥的脖子玩儿部落冲突,闻言淡定地同他雨哥对视一眼,摊手道:“还好我不玩儿这个。”

4.

眼看一场和谐友好的观赛活动还未开始就要以全武行收场了,终于有人来劝架了。

“哎呀呀都是自己人有话要好好讲的呀。”劝架的身材高大,鼻梁上架着副黑框眼镜,听口音就知道是上海人,“你看我们上港和申花……”

话没说完,众人齐齐冲着他大喝:“滚!”

“哎哎哎上港申花招你们了!”外语学院大三的尚坤不乐意了,“欺负我们上海人脾气好吗?不要太过分噢跟你们讲!”

忽有一人打后排挤到了前面去,拦住正在撸袖子的众人,正是王楚钦的同班同学林高远。小孩儿被吓坏了,一着急满嘴冒家乡话:“唔好嘈喇,都冷静吓!”

大家突地停止了争吵,偌大的厅堂里鸦雀无声。

最怕空气突然安静。

“我……我说错了什么吗?”林高远慌了。

不知是谁指着林高远大喊了一声:“恒大的,弄死他!”

若不是马老板手快一把拉了电闸,林高远这顿揍大概挨定了。

“要打出去打!”马老板一嘴大碴子味儿在整个黑灯瞎火的楼层中回荡,“我们辽宁开新也不是好惹的!”

5.

灯灭了,屏幕黑了,球已然看不成了,一众球迷只得掏出手机打开手电筒,借着亮光下楼,各回各家各找各妈。心情低落的王楚钦不由得想起了程靖淇,此刻他一定站在寝室门口等着自己回去,笑得十分欠揍。

啊,现在那小子在他脑海中的形象居然闪耀着母性的光辉,完全不觉得讨厌了呢!

然而下一秒王楚钦一个手抖,差点把他心爱的大华为摔出去——楼梯口伸手不见五指的灰暗中,突然出现了两排点亮黑夜的大白牙!

BGM是萦绕耳边久久不去的“嘿嘿嘿嘿嘿嘿嘿”。

“我去科哥你是不是又跑去美黑了?你那肤色都和夜色融为一体了!”有人大叫。

吓死了,王楚钦长吁一口气,微微偏转了手机光源的照射角度——于是他很不幸地被一束过于强烈的反射光狠狠地刺中了眼睛。

“黑点儿怎么了,多有男人味儿啊,吸吸吸吸吸吸吸……”

与那两排白牙一同点亮黑夜的,是一张白得反光的俊秀面庞。

王楚钦心想,我可能是见到了活的黑白无常。

6.

大厅里的灯光终于重新亮了起来。

白牙的主人上手就捏鲁能这边为首的人的小圆脸:“长能耐了啊方博,我一会儿不在就带着弟弟们搞事儿!”

“科哥你轻点儿疼疼疼疼疼!”

白到反光的俊秀男子笑嘻嘻地训国安阵营的领头儿:“小新你平时挺稳重的人怎么今天不知道分寸了呢?”

“龙哥我错了我错了我真错了!”

见此情景,王楚钦不禁十分惊讶,遂向身旁的周雨发问:“雨哥,这两个人是谁?”

“你加入足球社都没见过社长和副社长吗?”周雨微笑着回答,“白的那个就是马龙,黑的那个是张继科。”

怪不得,王楚钦暗道,系里的同学一听说我加入了足球社都要抱拳尊一句“社会你科哥,龙狠话不多”。

他愣神的这两分钟里,那边厢张继科马龙已经一边一个抱住了马老板的胳膊。

“琳哥,嘿嘿嘿嘿嘿嘿嘿……”

“琳哥,吸吸吸吸吸吸吸……”

“得,我这就去把电视打开!”马琳翻了个大大的白眼,“你们俩真能腻歪。”

7.

趁着电视台还在放广告,周雨开始了他的讲述:“科哥和龙哥啊,他们相识于烧烤摊,相恋于绿茵场。”

彼时他们也是刚刚入学的G大新生,也是一场中超球赛,也是国安对鲁能。

彼时食堂三楼的老板马琳还是一个露天烧烤摊的摊主,摊前放的彩电还是显像管的,才29英寸。

那晚,马龙先领着一群国安球迷来了,他身穿一件紫色短袖,胸前大喇喇地印着“工体最牛逼”。谁知才刚坐定,又来一群球迷,当先那人着橙红色T恤,正面“鲁能是冠军”,背面“你用电我用心”。

马龙心下顿时一紧,砸场子的来了?他偷偷打量张继科,一眼瞄见了他袖子下面露出的纹身,啊,这是个不良少年!为了维护工体的尊严,也许今日注定要有一战了。

然而张继科只是礼貌地点点头:“老师儿,能匀个地儿吧?”

马龙从他低沉的嗓音中闻到了来自胶东半岛混着蛤蜊腥气的清新海风。

“昂……你们坐吧。”

不知是因为戒心还是因为客气,两拨人都安安静静,谁也不好意思为自己支持的球队大声加油。

上半场结束时,张继科嫌热,一焦躁就把上衣脱了,一身漂亮的纹身彻底暴露在灯光下。

马龙原以为他纹的会是左青龙右白虎,谁知定睛一看,胸前unbreakable背后persistence加小翅膀,右臂上还有一只和平鸽。

“又是小翅膀又是和平鸽,难不成当自己是丘比特?”有人吐槽。

可到了马龙眼里却是:啊啊啊啊啊他真是好清新好不做作和外面的非主流杀马特好不一样!

那晚,平日里见面便要撕个你死我活的球迷们把酒言欢,结为兄弟,张继科高举青岛纯生,马龙端着燕京清爽,马琳手执雪花干啤。

次日,G大足球社挂牌成立。

8.

后来呢?

后来啊……俩人一见倾心日久生情,大三那年一起去看了现场,你科哥就在观众席上求了婚。

哇,那一定很浪漫吧。

浪漫好像没有……倒是很暴力。

暴力?为什么?

你知道你科哥怎么求的婚吗?他对你龙哥说,国安赢了你睡我,鲁能赢了我睡你。

……然后呢?

然后鲁能赢了,你龙哥给了你科哥一巴掌。

再然后呢?

再然后就……睡了呗。

……

9.

比赛结束离开食堂,王楚钦恰好打科龙二人身旁经过,只见张继科光着膀子,整个人挂在了马龙身上。

啧,辣眼睛。

龙啊。

哎。

王楚钦一边发誓他不是故意听这俩人讲悄悄话的都怪他们声音太大一边竖起了耳朵。

你看鲁能赢了对吧,今天我说了算。

昂,你想干啥?

咱们来解锁一下高难度新姿势吧!

啊,辣耳朵!

王楚钦悲愤地含泪跑向在路灯下等他一起回寝室的程靖淇,麻麻麻麻我要麻麻!

END

评论(53)
热度(182)
  1. 仓鼠国的兔子君仓鼠国的兔子君 转载了此文字  到 张马屯总站
    仓鼠国的兔子君:
  2. 需要爱的小乌龟仓鼠国的兔子君 转载了此文字

© 仓鼠国的兔子君 | Powered by LOFTER